名士风流

发布时间:2011-07-27 17:30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名士风流的故事都已远去,罗曼·罗兰说得真好———我不说普通的人都能在高峰上生活,但他们应当上去洗礼,可以变换一下肺中的呼吸和脉管中的血流,在那里将感到更接近永恒。

读中国历史,名士风流无疑是很有意绪的篇章,有诗为证:“从古江山闲不得,半归名士半英雄”。

名士当然就是有名望的人,同时还得具备一些独特的才情和性格。所谓“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宝珠不饰。从来至美之物皆利于孤行。”记录了许多名士风流的《世说新语》中对此就有过这样一些描述:须度量宏阔,宠辱两不惊;善玄学清谈、论辩义理,各路掌故,莫不毕集;多有技巧,豁达不羁……

后来,有学者把名士称作中国文人的人文幻想。由此,亦隐亦狂的形象就凸显出来。魏晋时期,竹林七贤服药纵酒、隐逸避世、拒官抗权的那些诗文故事,堪称绝唱。有一出京剧《击鼓骂曹》也很精彩———那名门望族之后祢衡在大堂上把衣服一扒,伴着名曲《渔阳三挝》的节奏,边擂鼓边骂曹操道:“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古代名士们怪异荒诞的行为方式,不仅留下了世人津津乐道的传奇,而且也构成了中国文化中千年不绝的独特形象。如不食周粟,挖野菜于首阳山下的伯夷、叔齐兄弟;如渭水垂钓、自得其乐的姜子牙;如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

无论从什么意义来说,名士之风有可敬佩的亦有可批判的。

《庄子·天地》中的一则寓言很能体现名士们的价值观:子贡在路上见一老人正费力地提水浇地,问为何不用工具,既省力效果又好。老人却说,用工具的人就有机心,就会心神不宁,结果必然“道之不载”。文中“有机事者必有机心”实在是一句透彻的话,但毕竟过于遁世了。“闲世人之所忙,忙世人之所闲”的人生态度实在是一种不足取的逃避。

比较起来,有几位外国的名士倒是更值得崇敬。法国科学家拉瓦锡以自己的实验为基础,写了《化学基础论》。头一次阐明了火的燃烧是因为有氧气,而不是依靠所谓“燃素”的常识。但他后来却被处死。为此,同时代的科学家悲愤地说:砍掉这颗头颅只要一瞬间,再长一颗100年都不够;一次军事政变后,士兵在智利诗人聂鲁达家中查找武器,他厉声斥道:你们在这里能找到的唯一武器,就是文字……

名士风流的故事都已远去,罗曼·罗兰说得真好———我不说普通的人都能在高峰上生活,但他们应当上去洗礼,可以变换一下肺中的呼吸和脉管中的血流,在那里将感到更接近永恒。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