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清谈”

发布时间:2011-07-27 17:39    来源:    作者:郑蜀炎

核心提示:坦率地说,那些弃世俗之观念为敝屣,载酒行于江湖的清谈之士恃才名、恃门第、轻薄傲世之习皆不可取。所谈的那些云里雾里的学问,不烟不火的话题也于世无补。

提到“清谈”一词,大都把它视为夸夸其谈、只说不干的代名词,甚至和“误国”挂在了一起。但细读史籍,方知清谈并不仅仅是空谈,其本意并非现在理解的引申之意。对此,《辞海》早注解得清清楚楚:清雅的言谈、议论;玄谈;公正的议论。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中国文化史上留下浓浓一笔的“清谈”之风,其渊源想来也在于此。历史上最有名的“清谈”人物出现在东汉末年、魏晋时期。想当年宦官逞凶,“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诸名士“欲以口舌救之”。结果招来党锢之祸,“身被淫刑,祸及朋友”。在屡遭折锐摧衿后,如老子所说:“不善乃善人之资。”名士们学会了保护自己,但凡涉及到具体的人和事,便仗马寒蝉,将“臧否人物,激浊扬清”的风格及内容变为专事辩析抽象理论。于是,出现了所谓“清谈”———没有明确实际的针砭,而是钻入书本,用离人们生活很远的话来说现实。其主要话题一是以老、庄和易经为主的哲理玄学,二是五经等经义,三是佛典。德国哲学家维根斯坦的一句话大概可以作为对“清谈”的注解:“一个人对于不能说的事就应当沉默。”

坦率地说,那些弃世俗之观念为敝屣,载酒行于江湖的清谈之士恃才名、恃门第、轻薄傲世之习皆不可取。所谈的那些云里雾里的学问,不烟不火的话题也于世无补。但是,他们远权势宦海优游林下、重品行风骨啸傲烟霞、求风清月白隐山涧茅庐的那些故事传说,完全够得上后世“不谓孤,众倾之、众毁之而不为动,此谓之男子”的评价,今日听来依然也是“志士过时有余香”。

明代的顾宪成提出了官场君子的标准———“官辇毂,志不在君父;官封疆,志不在民生;居水边林下,志不在世道,君子无取焉。”对此,许多文人书生称得上是躬行君子,要知道,躬行往往比饱学更难。但世上有些事说来就这么怪,“垂衣而治”———帝王不亲自动手动脚治理国家,被认为是圣明之举。但书生们谈玄归隐,说一些衔华佩实的话,反倒为人诟病。每当想到这些,如闻广零散绝响,让人掩卷潸然。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品味着英国历史学家汤比因的话,遥望已在历史的天空散去的“清谈”风云,总觉得有话要说———人生不是戏,不能老是折柬相约、诗文唱和、濡毫染纸、坐而论道。所以,不切中时弊的“清谈”实不可取。但是,我们更不能容的是污浊之气———一个正常的社会,没有心灵的秩序和社会的自我约束很危险。人们的心灵应当有所归宿,人也应当有所敬畏,应当自我约束欲望、贪婪与残忍,知道在自己的利益外也关爱一下别人。因此,无论是面对怎样沸汤滚油、脂腻粉浓的生活,一点清逸风怀,几缕清幽悠然的情感,还是需要的。

海涅有这样的诗句:“善良的人会在人间找到了天堂。”这天堂里,必定吹拂着“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于贫贱,不忻忻于富贵”的清白之风,我想。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