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蜀炎解放军报社记者部机动组高级记者,大校军衔。曾任部队参谋,1979年调原昆明军区《国防战士》报做编辑。1985年调任解放军报记者。在全国新闻最高奖项评选中,写作的新闻先后获得“全国现场短新闻”一等奖,“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编辑的作品获“中国新闻奖”编辑二等奖、三等奖。同时,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记者快博

[更多...]


最新作品

[记者人格大家谈]人格与心灵

记者1984年在云南老山采访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 郑蜀炎)有一个说法叫人格力量守恒——物质、职位、环境等条件改变不了人格。著名学者韦伯说:“在学术领域,只有纯粹献身于事业的 人,才有人格可言。”记者这个事业,妙笔生花也罢,倚马可待也好,任何才情都替代不了你的人格。下面3篇关于人格零散的读书随笔,虽不能格物致知,但却愿借诗书之泽、诵读之声来感悟人格的滋味和品位,所谓“读书谈道,愉愉如也。”

 生命格调

读到一则新闻令我的心微微一颤悠——新西兰的麦肯奇盆地被确定为“国际黑暗天空保护区”,由于对各种光源的限减,这里堪称

素面朝天——光污染几乎等于零。加上当地大气稳定性等自然条件,使之拥有了独一无二的深沉黑夜,可以清晰地观察到银河系最明

亮的星系。

真的没想到,当各种物质或者非物质,文化景观或者历史遗迹……无不为繁华喧腾、红尘滚滚所包围的今天,地球一端居然还有这样

一个如此静谧而有品质的保护区,我不禁久久地仰望头顶上那片并不沉寂的星空,让韩愈清澈的诗句缓缓淌过心间:“从今有雨君须记

,来听萧萧打竹声。”

法国哲学家马塞尔有这样的名言:“拥有就是被拥有。”当我们拥有着许多的现代、优裕和时尚的生活时,其实也在不知不觉中被

物质所拥有。有一个科学定理叫做“布朗运动”,即:任何悬浮在气体、液体中的微粒,都永远处于无休止无规则的运动状态。这些年

流行一个词叫做浮躁,其实就是在种种物质的冲击波中,心灵被卷入这种迷离不安的状态。

当然,所谓“秋水文章不沾尘”只是一种文人的寄情遣怀。恰如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在现实世界中,个人有许多需要。”

我们的古人也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而正是“仓廪”之需,使我们离不开鬻货粜粮、车马盘缠这些凡尘俗事、市井话题。所谓“莫笑


田家老瓦盆,也曾盛酒养儿孙。”对此倒也不必矫情,东汉年间有个叫严子陵的名士隐于富春山中,看似远避人世烟火。但后人却讥其

是“一着羊皮便有情”,因为他成天披着羊皮大氅垂钓于江边,倘若他和真正的渔夫一样穿蓑衣戴斗笠,汉光武刘秀又如何发现得了他

呢?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张爱玲真诚的品质——有人劝她取一个和文章同样靡丽典雅的笔名,可她说:“我愿意保留我俗不可耐

的名字,向自己作为一种警告,从柴米油盐、肥皂与太阳中去寻找实际的人生。”

明人有这样的诗句:“流水相忘游鱼,游鱼相忘流水,此即便是天机。”鱼离不开水,但鱼水总是相忘于江湖。人的生存离不开种

种物质,但人也不能“风情颇张,不能自遏”地总惦记着那些器物实利吧,更何况我们的热血的物种而鱼是冷血动物。英国作家毛姆在

小说《月亮与六便士》中讲述了这样一个充满寓意的故事--主人公在仰望月亮时常常忘了脚下的六便士,在象征着梦想的月亮映照下,

折射着现实的便士并不总是那么具有诱惑力。

温家宝总理数次过推荐亚当·斯密写的《道德情操论》一书,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作者恰恰是写出《国富论》的经济学大师。以研究

财富著称的他,却偏偏把一生的大部分心血都倾注在《道德情操论》的修订完善上。在他看来,无论有怎样的市场经济运行规则,道德

正义是天空的月亮而财富只是脚下的便士。

“二十文章惊海内”的李叔同,在生命最光鲜的日子里,痛悟自己“多涉绮语,格调亦卑,无足观也。”令人喟叹地从“芳草碧连

天”走向青灯黄卷,而留下了弘一大师淡雅隐忍的背影。往事已随流水,但并不如烟。这就是人生的格调,这就是生命的品质。孟子说

“能格君心之非”。一个人的生存半径里倘若没有这样的格调和品质,其人格道德也就几乎为零。昆德拉有这样一个比喻:“书是一个

暗号,靠它可以从茫茫人海中辨认出对方。”或许,我也能套用其语说:格调是一种标尺,靠它度量和辨识的是人的精神纯度和人格高

度。


 “清谈”人生

提到“清谈”一词,大都把它视为夸夸其谈、只说不干的代名词,甚至和“误国”挂在了一起。但细读史籍,方知清谈并不仅

仅是空谈,其本意并非现在理解的引申之意。对此,《辞海》早注解得清清楚楚:清雅的言谈、议论;玄谈;公正的议论。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中国文化史上留下浓浓一笔的“清谈”之风,其渊源想来也在于此。历史上最有名的

“清谈”人物出现在东汉末年、魏晋时期。想当年宦官逞凶,“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诸名士“欲以口舌救之”。结果招来党锢之祸

,“身被淫刑,祸及朋友”。在屡遭折锐摧衿后,如老子所说:“不善乃善人之资。”名士们学会了保护自己,但凡涉及到具体的人和

事,便仗马寒蝉,将“臧否人物,激浊扬清”的风格及内容变为专事辩析抽象理论。于是,出现了所谓“清谈”———没有明确实际

的针砭,而是钻入书本,用离人们生活很远的话来说现实。其主要话题一是以老、庄和易经为主的哲理玄学,二是五经等经义,三是佛

典。德国哲学家维根斯坦的一句话大概可以作为对“清谈”的注解:“一个人对于不能说的事就应当沉默。”

坦率地说,那些弃世俗之观念为敝屣,载酒行于江湖的清谈之士恃才名、恃门第、轻薄傲世之习皆不可取。所谈的那些云里雾

里的学问,不烟不火的话题也于世无补。但是,他们远权势宦海优游林下、重品行风骨啸傲烟霞、求风清月白隐山涧茅庐的那些故事传

说,完全够得上后世“不谓孤,众倾之、众毁之而不为动,此谓之男子”的评价,今日听来依然也是“志士过时有余香”。

明代的顾宪成提出了官场君子的标准———“官辇毂,志不在君父;官封疆,志不在民生;居水边林下,志不在世道,君子无

取焉。”对此,许多文人书生称得上是躬行君子,要知道,躬行往往比饱学更难。但世上有些事说来就这么怪,“垂衣而治”———

帝王不亲自动手动脚治理国家,被认为是圣明之举。但书生们谈玄归隐,说一些衔华佩实的话,反倒为人诟病。每当想到这些,如闻广

零散绝响,让人掩卷潸然。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品味着英国历史学家汤比因的话,遥望已在历史的天空散去的“清谈”风云,总觉得有话要说——

—人生不是戏,不能老是折柬相约、诗文唱和、濡毫染纸、坐而论道。所以,不切中时弊的“清谈”实不可取。但是,我们更不能容

的是污浊之气———一个正常的社会,没有心灵的秩序和社会的自我约束很危险。人们的心灵应当有所归宿,人也应当有所敬畏,应

当自我约束欲望、贪婪与残忍,知道在自己的利益外也关爱一下别人。因此,无论是面对怎样沸汤滚油、脂腻粉浓的生活,一点清逸风

怀,几缕清幽悠然的情感,还是需要的。

高蹈而恬淡、雍闲而旷远的人格总是“难得襟怀同雪净,也知富贵等浮云”的,因此,在廖廓无垠的时空中往往显得寂寞。一

部《庄子》堪称清谈之典,言逍遥、论齐物、谈天道、穷宇宙,那一个个忘言、忘我、忘生死、穷达、是非、毁誉、美丑、彼此、大小

、得失、旷达的道理安抚慰籍了多少颗失意冷寂的心,又警惕醒悟了多少得意升腾的人。其思想、艺术的境界令后人豁若撤蒙。别的不

说,光成语就留下170多个,如望洋兴叹、如相濡以沫……但就是这样一本国学经典,却冷寂了近千年。一直到了晋代,人们才开始认

识到它的价值。而且社会越是前进发展,人们从中感知和品味到的东西越多。

但是,真正有生命力的作品是不怕受冷落的。马克思非常欣赏的德国作家席勒提出过一个有名的艺术原则:“创造的冷静和伟大的

耐心。”这位伟大作家还有一段著名的话:艺术家应当“向上仰望他的尊严和法则,而不是向下瞧着个人幸福和需要。”浮名躁利、滚

滚红尘,固然能带来“个人幸福和需要”,但它总是以牺牲生命力甚至人格为代价的。人都需要考虑生存,但即便是达不到“萧然物外

,自得天机”的境界,起码也应该做到宋人关于维系生存和保持操守关系的基本标准:“甑中有麦饭数升,床上有一絮被,虽仪、秦(

战国时著名说客张仪、苏秦)说之于前,彭、韩(汉代名将彭越、韩信)驱之于后,不能使之为盗。”

海涅有这样的诗句:“善良的人会在人间找到了天堂。”这天堂里,必定吹拂着“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于贫贱,

不忻忻于富贵”的清白淡雅之风,我想。


 心灵品位

“灵魂没有庙宇,雨水就滴在心上”。国外非常有名的诗人里尔克的诗我大多读不懂,但这一句却深深地撞击着我。你看,外

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心灵,实质上是裸露在风雨中的。在心上溅落的那点点滴滴,是情感缕缕是思绪万千。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

湖之远者,心灵都需要感情的滋润。我国老百姓常说的“人心换人心”、“人心隔肚皮”等俗语,其实就是在表述人们对心灵沟通、交

流的需求。大概正因为如此吧,始于先秦诸子的“谈侠”、“论剑”,兴于唐的传奇,繁于明的武侠,盛于清的公案……打打杀杀虽说

热闹,成气候的并不多,传之于世的更是远不如那些故事性并不强的诗词歌赋。

心灵的格调决定着文章的品位。“古中国最寂寞的一颗芳心”(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评价)只属于李清照;“晓来谁染霜林醉?

总是离人泪”,《西厢记》里才能有这样的泪眼;“生同春光,死同玫瑰”,法国诗人吟咏蝴蝶的诗句不待读下去,便径自从眼睛直奔

心底,在浪漫的气质中感受到一种怆然的凄美……

柏拉图有句话挺有意思:“智者说话,是因为他们有话说;愚者说话,是因为他们想说”。若无真性情,在情感上便永远是愚

者,这些人可能啥都有就是没情感没有品位,和他们在一起老想起台湾女诗人席慕蓉的《戏子》:“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也不要相信

我的爱情,在涂满油彩的面容下,是一颗戏子的心”。

“天地无意,男儿有心”是一种飘逸,“与有肝胆者共事,于无字句处读书”是一种旷达,而陈毅元帅的《梅岭三章》“后死

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的气魄与风骨,则是生命品质和心灵品位的最高境界。

孟子所说“集义所生”的“浩然之气”是一种潇洒的品位。陈独秀弱冠之年与青年学者吴樾相争刺杀满清五大臣,吴问:舍一己与


艰难缔造孰为易?陈答:前易后难。吴曰:留难予君我为易。遂以26之青春年华赴义。中世纪的西班牙学者米盖尔因抨击“三位一体

”的神学观点被判火刑,他承认害怕痛苦因而跪地乞求判绞刑。但当听到条件是放弃自己的观点时,他马上站了起来说:这不可能!明

代文人杨继盛受冤入狱,惨遭酷刑。狱卒怜其弱,偷送蛇胆酒镇痛,他放声而言:本人自有胆,要蛇胆何用!

人的品位与人格,往往与功名、地位和权势无关。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有过647个皇帝,都已“俱往矣”。徐霞客“途穷不

忧,行误不悔,暝则寝树石之间,饿则啖草木之实,不避风雨,不惮虎狼,不计程期,不求伴侣,以性灵游,以躯命游,亘古以来,一

人而已。”他用自己的双脚,写下一篇人生品位的宣言。

大凡荡气回肠的壮举,一诺千金的豪情,义无反顾的奉献,金戈铁马的征途,都渗透着、流淌着一种有尊严的、高贵的品位。

大哲学家黑格尔一生与严谨的推理缜密的判断相伴,但他对这展示人类高尚的气质也极力推崇,比如有一首古希腊诗人写的只有两行的

诗,他就非常赞赏并在文中引用。那诗写的是个真实的故事:有300个斯巴达人据守一个关口以抵抗波斯人的入侵,虽寡不敌众却无

一人退却,只是在全部阵亡前请一个路过的商人把消息带回去———“过路人,请传句话给斯巴达人,为了他们的嘱托,我们躺在这

里。”

苏联诗人马雅柯夫斯基用他那著名的阶梯诗写道:“地球要做的事———旋转,江河要做的事———奔流,青年要做的事——

前进!”我相信,胸中荡激着这样潇洒豪迈之气的人,必然是拥有品位的人。

【记者感言】

亚里士多德把人类的知识分为两类:一类是技术性知识,如物理数学、金融经济、制造工艺……;一类是非技术性知识,它体现着人本质、尊严与价值。毫无疑问,人格就可以定义为这样的知识。

既然是知识,那就不是天生拥有的。在古汉语里,“格”字亦有纠正、推究之意。由此来说,人格其实就是一个人在不断地校正、丰富、反省自己的过程中形成并拥有的品格与格调。人格源于心灵,但却能够一览无遗;人格与财产、地位、文凭等无关,但却决定着你生命的价值……

唯此为大——这是孔夫子说的。

【作者简历】

郑蜀炎,1954年出生,1969年入伍。曾在云南边防部队任参谋,因酷爱文学并小有成就,1979年调入原昆明军区《国防战士》报社任副刊编辑。 1986年调入解放军报社,现为记者部高级记者。

在长期的军事记者实践中,郑蜀炎不仅参与完成了见证我军发展历程的宣传报道任务,而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写作风格。多年来刊发稿件上千篇,许多新闻作品获得各种奖项,其中写作的消息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全国现场短新闻”一等奖;编辑的作品分别获“中国新闻奖”二、三等奖。

同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并获军队优秀科技干部一类奖等荣誉。


 

记者1984年在云南老山采访


 

记者2010年于怒江大峡谷

发布日期:10-30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