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遗爱千秋--怀念邓稼先之二

发布时间:2011-07-30 15:54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李健 

核心提示:

冬天过去了,春天却迟迟不来。

苏联“老大哥”承诺的那颗原子弹教学模型、那一车皮的俄文资料像空中的游云,随风而逝。苏联专家撤走了,临走,他们留下赠言:

“在原子领域里,你们中国人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没有苏联的援助,中国20年也造不出原子弹。”

赫鲁晓夫想在中国建“长波电台”,建潜水艇基地。毛泽东说:“英国人、日本人,还有别的许多外国人已经在我们国土上呆了很久,被我们赶走了。赫鲁晓夫同志,最后再说一遍:我们再也不想让任何人利用我们的国土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了。”“我们宁可被碾得粉碎也决不屈服!”

苏联背信弃义的19596月,被作为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代号“596”。

聂荣臻说,靠别人靠不住,也靠不起。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科学家。

邓稼先告诉大学生们,“没有他们我们照样能干,而且可以干得更好。尽管今后的路是曲折的,甚至是艰险的,但是,什么困难也动摇不了我们的决心。为了造出‘争气弹’,我们甘愿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1960728,核工业部副部长钱三强再一次把邓稼先请到办公室。

他告诉邓稼先,“原子弹的理论设计,要由你领导的那个理论研究室来承担。”历史选择了邓稼先作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理论设计负责人。刘西尧称原子弹理论设计为“龙头”的“立方”。要造原子弹,首先要拿出理论设计方案。如同建房要有图纸一般,这是重中之重。

拿出这张“图纸”,仿佛要在神圣的黑夜里走遍大地。邓稼先肩负大山般的重压,艰难前行。

邓稼先既要“攻关”搞运算,又要“扫盲”培育原子新人。他的生活紧张而忙碌。

1960年春天,巨大的障碍出现了。他们必须获得制造原子弹的一个关键参数。他们曾经问过苏联专家的那个数值,他们要进一步验证。这是一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关键数值,一切数值都必须准确无误。苏联专家给的那个数值究竟对不对?计算的结果总是难以相符。邓稼先跟大家一次又一次地算下去。他们每算一遍要有几万个网点,每个网点要解五六个方程式。到了年底,计算机使用的打孔纸带一麻袋一麻袋,从地面堆到屋顶。不管再难再枯燥,他们都必须把这个重要数值搞准确。他们忍受着疲倦、焦虑和煎熬。从春到夏,从夏到秋,他们先后经过九遍计算,最后验证了邓稼先他们所得出的数据。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把他们的这次计算誉为:集世界数学难题之大成。

攻关的岁月正是国家困难时期。这些奋战的年轻人常常在紧张的运算之后,疲惫地呼唤:“老邓,我们饿,我们好饿呀!”

邓稼先马上应道:“好的,你们等着,我这就想办法去!”没过多久,邓稼先从外面拎回一包高价饼干。大家立刻把他团团围住。

每当他们突破一个难关,邓稼先都会兴奋地说:“伙计们,都推车子去!”大家知道,老邓又要请他们一顿。在商品紧缺的年代,老邓的善举常给自身带来困窘。可研究上一旦有进展,他还是想有所表示。这时,他就会悄悄溜出去,买些火烧回来,大伙一哄而上。他会在一旁笑着说:“也给我留一口啊!”

饥饿的年代,他们吃菠菜蘸酱油。又攻克重大难关,年轻的竺家亨说:“老邓,怎么样?撮一顿,这次好好请我们,我们工作干的多漂亮!”

“走。推车子,到砂锅居。”

大伙一阵欢呼。“听说,那里可以从猪头吃到猪尾。”

那天,他们也从猪头吃到猪尾,还喝了酒。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