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爱千秋--怀念邓稼先之四

发布时间:2011-07-30 16:00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李健

核心提示:

在工作中,邓稼先常说:“在我们这里没有小问题,任何一件小事都是大事情。小问题如果解决不好,就会酿成大祸。”

邓稼先的工作伴随着危险。一次,在特种车间加工原子弹的核心部件,就是把极纯的放射性极强的部件毛坯切削成要求的形状。既不能切多也不能切少,不能有半星火花,也不能出丝毫差错。李觉和邓稼先同时站在工人的身后。工人心里踏实了,全神贯注。李将军年长体弱,半夜时分,心脏病发作,不能相伴到底。邓稼先却一直坚持站在工人师傅身后,工人换班他不走,直到第二天早上拿到合格产品。

核武器爆炸试验前,要插雷管,这是所有危险工作中最危险的。邓稼先总是无言地站在操作者身后。

有一次午夜时分,邓稼先刚刚休息。突然,核材料加工车间来电话,说是一个重要部件的加工出了一点问题。他放下电话,穿着拖鞋就上了吉普车。黑夜里的瓢泼大雨,使河水漫过桥面。司机内心紧张,减慢了车速。邓稼先使劲摇晃着司机的肩膀喊道:“冲,往前冲!”司机急切地说:“老邓,你可是大科学家啊!”邓稼先严肃地压低声音说:“他们在等着我处理故障!干咱们这一行的,出了事故就不得了啊!”司机明白邓稼先的心情,加大了油门,冲过桥面。到了车间,邓稼先立即投入,一天一夜,故障终于排除。

抢时间排除故障解决问题成了邓稼先的工作作风和习惯,因为在他眼里,这是使命、是责任。

1979年,我国要在罗布泊进行第二代核弹试验。邓稼先庄严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可是飞机抛出的这颗核弹并没有爆炸。邓稼先决定亲自寻找。基地的领导陈彬说:“老邓,你不能去,你的命比我的值钱。”这话虽然让邓稼先感动,但肩上的责任驱使他踏上吉普,冲进大漠戈壁,寻找核弹残骸。二机部副部长赵敬璞与他同往。邓稼先到了事故发生区的边缘,他非常镇定地说:“到了,停车。”他知道此地对于身体的危险性,坚决阻拦赵副部长和司机等人跟随他。赵副部长坚决要去,邓稼先呵斥道:“你们都给我站住!你们进去没用。”

他独自走向深渊。核弹的碎片散落在地面,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那一刻,他像傻子一样双手捧起了弹片。瞬间,他急忙扔到地上,他清楚钚和铀的放射毒性。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返回。见到赵副部长的第一句话是“平安无事”。上车前,他主动邀请赵副部长与他合影留念。

几天后,邓稼先回到北京住院检查。结果表明,他的尿液具有很强的放射性,几乎所有的化验指标都不正常。妻子带着他拜访一些知名医学专家,他们惊讶地问,什么样的毒素使得邓稼先的指标坏到极点?妻子无言以对。

回到家,邓稼先表示要回单位,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许鹿希气得跺着脚跟他嚷嚷:“你一定不能去了,一定得回来。”

“回来我做什么?”邓稼先侧着头笑着说。

“你就做你的学部委员。”

“要是不发给我工资呢?”

“没有关系,一分钱不挣我养你,我的工资高。”

实际上,邓稼先他们当时正在攻克中子弹,根本无法离开。

 

责任编辑: 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