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秒拥抱”有多暖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刘程、李蕾责任编辑:薛祺
2017-05-11 10:44

海拔 5418米

“两秒拥抱”有多暖

■刘 程 本报记者 李 蕾

卓玉娇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三十里营房医疗站巡诊分队的车渐渐驶出了海拔5418米的全军海拔最高哨卡——河尾滩边防连。看着后视镜里渐行渐远的营房,护士卓玉娇心头的感动却越来越浓。

感动源自一名战士。在巡诊分队和哨卡官兵拥抱告别时,战士小范黑紫干裂的嘴唇微微抖动,真切地对卓玉娇说:“感谢您的细心照顾,您给我的温暖真的像妈妈一样!”

那一刻,卓玉娇的眼睛湿润了。回想起第一次上高原之前,巡诊分队队长叮嘱大家要跟官兵拥抱告别的情形,卓玉娇当时还有些难为情。但在海拔3700多米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工作了7年,特别是巡诊走遍了所有喀喇昆仑高海拔哨所后,卓玉娇渐渐感受到一个两秒钟真情拥抱的价值——

面对长年累月在生命禁区戍边的高原战友们,面对战士们被紫外线灼伤的脸庞上那双真挚的眼睛,拥抱不再单单是一个动作,更是一种仪式:一种用来表达对戍边战友敬意的神圣仪式!

每次巡诊离开哨所时,卓玉娇和战友们都会跟戍边官兵拥抱道别。这个护士手册和职责里没有的“两秒拥抱”,虽然短短一瞬,动作简单真挚,却饱含着高原医护工作者对守防官兵的深切理解和崇高敬意,其温暖久久在生命禁区战友的心田回荡。

时间回到那次河尾滩边防连巡诊。两名新战士患了感冒,卓玉娇配合军医立即展开治疗。

诊疗结束,高原缺氧让卓玉娇感到十分疲倦,但她坚持用最温柔的语气叮嘱注意事项。被卓玉娇的细致体贴所温暖,临走时,战士小范的眼眶中有泪水在打转。

对喀喇昆仑守防官兵来说,比高寒缺氧更大的考验是孤独寂寞。第二天,这两名战士症状明显好转,但小范却显得闷闷不乐。

这没有逃过卓玉娇的眼睛。在她耐心细致地引导下,小范说出了心中困惑:担心长时间在高原守防会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影响以后的工作生活。

卓玉娇向他讲解了如何科学认识高原反应对人身体的影响。巡诊期间,她专门抽出时间与他谈心。回到医疗站后,卓玉娇坚持每天给小范打一个电话,给他讲防护知识、谈人生感悟,让这名战士的戍边生活重新洒满阳光。

除了为官兵查体诊疗,巡诊分队还为官兵心理疏导。一次巡诊中,一名长年守防的老兵谈了10多个对象都遭遇“吹灯”,因父母催促而倍感压力。了解情况后,卓玉娇主动给这名老兵疏导心理,帮这名战友走出心理困惑。

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尽管高原巡诊路途遥远、行程疲惫,但巡诊队员们十分注重军容,每到一地都要认真整理。女队员还特意补上淡淡的粉底和口红,把自己最精神饱满的一面展现给戍边的战友们。

一个两秒的真挚拥抱,一次雪山下的促膝长谈,一个暖心的问候电话……这些可能在常人看来简单平常、微不足道,但却是高原医护人员重要的“护理内容”——正是这些护理手册和职责里没有的关怀,为常年守防的官兵注入正能量。

一个“两秒拥抱”,是这群雪域高原军中护士常年奉献的缩影。医疗保障之余,卓玉娇喜欢和站里的其他姐妹们编排歌舞,在巡诊时为官兵带来欢乐。

7年多的高原巡诊经历,让卓玉娇更加懂得:用自己的努力为高原官兵的心灵洒上一抹阳光暖意,这是高原护理工作者的特殊担当!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