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牺牲在战场,老父亲却为他交了51年党费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胡国桥、都昌林责任编辑:姜可
2017-07-03 08:59

【前言】今天是党的生日。在中国共产党九十六年的光辉历史中,无数中华儿女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书写了对党的热爱和忠诚。在此,讲述一个三十多年前牺牲在战场上的19岁小战士的故事。他在战斗打响前,庄严地向连队党支部写下了入党申请书;在光荣牺牲后,他的老父亲为他寄来了党费……

赵广来烈士

军报记者讯(胡国桥、都昌林)他叫赵广来,1966年出生于山东省邹县看庄乡金山村。在上小学时,他勤奋好学,遵守纪律,连续四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并一直担任班长职务。老师和同学们一致称赞他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1977年10月的—天傍晚,正在场院干活的赵广来突然发现场院屋子失火了。为了抢救集体财产,他立即和4名社员一起投入灭火。当时火势很大,房梁眼看就要被烧塌。11岁的赵广来急中生智,顺手摸过—条床单,在水缸里浸湿披在身上冲进火海,硬是拖出了两半麻袋花生种,而他的双腿和双手都被烧起了硕大的水泡。这时候,刚进院来的生产队长张广伦一把将赵广来搂进怀里,要带他去治伤。可赵广来却说:“不要紧,不要紧。”

1982年秋的—天中午乌云密布,眼看大雨即将来临,但困难户赵大娘的瓜干还在地里晾着。赵广来听说后,立刻放下自家的农活,帮赵大娘把瓜干收拾起来,并用车帮忙运到她家。

村里办扫盲班,赵广来当了“小先生”;小朋友不慎落水,他跳入水塘抢救;农忙时,他帮老乡运肥种小麦;农闲时,他义务伺候五保老人……像这样的好事,赵广来究竟做了多少,金山村的乡亲们扳着手指头也数不清。

1984年冬天,赵广来应征入伍。他在步入军营后的第—篇日记中就写到:“我是—个兵,扛枪为人民,平时多流汗,练好真本领。战时敢流血,卫国可捐身!”他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在紧张的新兵训练中,因为身子骨弱他投弹只能投20多米远,是新兵中水平最差的一个。有一天晚上,赵广来躺在床上左思右想难以入睡。于是,他—骨碌爬起来,拿起几枚教练手榴弹迎着刺骨的寒风到训练场独自加练。就这样,经过无数次的反复练习,赵广来的投弹技能不断提升。冬训结束了,赵广来的胳膊肿了、耳朵也冻伤了,但各项训练课目取得了全优成绩。

1985年1月,在新兵训练时与全班战友合影。(前排左一为赵广来)

新兵训练结束后,赵广来随同部队抵达前线。在临战训练中,为了增强战士们的体质、适应山岳丛林地区的作战需要,连队进行了武装越野训练。按训练要求每人负重40公斤,赵广来却给自己加到50公斤,并利用早晚休息时间加紧练习。在—次十公里越野中,赵广来由于负重过量发生呕吐现象。战友们看到后都争着要替他扛武器,可他却婉言谢绝了:“这点苦都吃不了,上了战场还能顶得住?”他咬着牙,硬是坚持着同战友们一起胜利到达终点。

1985年1月,新兵班在组织战术训练。(后排左二为赵广来)

在一次风雨交加的夜训后,战友们突然发现赵广来“失踪”了。班长带领全班战士分头寻找,发现他正趴在草丛乱石中练夜间射击。他对战友们说:“在山岳丛林地射击,遮蔽物多、目标小、消失快,只有把枪法练准,才能不失时机地消灭敌人”。就这样,—连半个月,赵广来风雨不误坚持苦练,终于练成了神枪手。

1985年4月,赵广来和全班战友进行构筑工事训练。(后排左二为赵广来)

赵广来在训练间隙,不忘看书学习。

“我愿用青春的热血书写胜利的捷报,请组织把最危险、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这是赵广来临上阵地前写给连队党支部的决心书。

1985年5月19日,赵广来和战友们接受了—个高地的防御作战任务。这个高地东、西、南三面受敌,距敌人最近的哨位不到20米。山顶上的石头已被敌人的炮弹炸成石渣粉末,树木全被炸成半截木桩。阵地上共有五个哨位,全是由天然石缝构成。从五号哨位到一号哨位,一个比一个危险。连长考虑到赵广来是个新兵,缺乏经验,就把他分到五号哨位上。

赵广来蹲了两天感觉五号哨位险情较小,于是他找到班长再三请求:“我家有兄弟四人,即使我‘光荣’了,也有人为父母养老送终。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如果连里需要一个人先牺牲,也应首先轮到我啊!”

班长深受感动。其后几天,班长耐不住赵广来的软磨硬泡答应了他的请求,派他到一号哨位。一号哨位处在这个高地的最前沿,条件最差、险情最大,加上下了大雨,洞里积了很多水,上岗放哨两只脚只能泡在水里。可是,赵广来毫不畏缩。一次夜里值班结束后,两腿已经麻木了的赵广来为了让其他战友能够休息一下,仍然在阵地上密切注视着敌人的动静。突然,透过晨雾,他发现对面无名高地上有个洞口正冒出了青烟,并有鬼鬼祟祟的人影。赵广来迅速向上级报告。结果,炮兵部队只用两发炮弹就把敌人消灭了。

在阵地上,赵广来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他为了抢救重伤员,不顾安危,突破敌人的封锁,冒险爬着闯过300米的开阔地;他为了给生病的战友解渴,不惧被敌人枪弹击中的危险,摸到山下找水喝;他为了保证阵地上有足够的弹药,曾四次往返于敌人火力三面控制的“生死线”。

5月25日,阵地上又断水了。为了胜利,战斗了—天的赵广来又主动要求晚上下山背水。战友们看着他那疲倦的面容,争着对班长说,再也不能让小赵下山去了。可是,赵广来早就把盛水的塑料袋抢到了手中。

赵广来下山了。全班同志都为他担心,这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背水啊!赵广来背着80斤重的水袋,艰难地向我方阵地爬行。突然间,脚下的一块石头松动,导致他失去重心,顺着山坡滑了下去。连日来的饥渴、疲劳和磕碰让赵广来昏迷了过去。片刻之后,苏醒过来的赵广来忍着剧痛,又挣扎着爬了起来。他咬紧牙关,使尽全身力气向山上爬去。100多米的山路,赵广来竟爬了两个多小时。当他爬回阵地时,班长扑过去把他紧紧抱住,激动地说:“广来,广来,我的好同志,我要为你请功,为你请功!”赵广来却面带愧疚地说:“班长,我回来晚了。”话刚说完,身子一软就瘫在了班长的怀里。

5月31日是赵广来年轻生命中最有意义也是最悲壮的一天。凌晨,阵地上笼罩着茫茫浓雾,赵广来警惕地守卫着阵地。突然,东南侧传来一阵脚步声和拨动树枝的声音。他循声望去,只见十多米开外有几个黑影正在向哨位运动。“敌人要发动进攻了!”他一边注视着前方,一边发出战斗警报。不一会儿,敌人蓄谋已久的大规模进攻开始了。在炮火的掩护下,敌军以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向我方阵地扑来。赵广来马上呼叫炮火,并和战友们一起向敌人投掷手榴弹。随着一阵阵的爆炸声,敌人丢下—片横七坚八的尸体狼狈退去。

偷袭不成,敌人立即转入强攻,各种轻重武器一齐向我方阵地打来。阵地上顿时硝烟弥漫,弹片和碎石乱飞。50多名敌军在炮火的掩护下扑向一号哨位。赵广来在敌炮火停止射击的间隙,迅速跃出防炮洞。当敌人离他只有20多米的时候,他一口气投了十几枚手榴弹,当即毙敌3人。接着他又举起冲锋枪向敌人猛烈射击。

就在这时,敌人的一发炮弹在距赵广来一米远的地方爆炸。他的左腿被炸断,血顺着裤筒流了出来。接着敌人又开始组织新的进攻,赵广来带伤坚持战斗。突然,敌人的又一发炮弹爆炸,赵广来左手的三个手指被炸断,脸部和胸部多处负伤,昏迷了过去。班长见赵广来负了重伤,急忙给他包扎,可是血怎么也止不住。班长抱起赵广来要送他下去,这时赵广来醒了过来。他十分清楚:这时下去,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如果继续留在阵地上,就有牺牲的危险。但是,敌人正在疯狂进攻,我方阵地上本来兵力就不足,再减少两个人,一号哨位就有失守的危险。想到这里,他用力在班长怀里挣扎,大声喊道:“班长,班长,我求你了,我受伤了,你可不能只顾救我,不顾阵地啊!”班长含着热泪同意了他的请求,转身投入到战斗中。这时,赵广来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以顽强的毅力坚持战斗。左手指炸断了,他就把手榴弹夹在腋下,用右手拧开弹盖;左腿炸断了,他就用大腿夹住弹夹,往里压子弹。当战士们接过染着赵广来鲜血的一颗颗手榴弹和子弹时,止不住热泪涌流,战斗意志更加顽强。

激战中,赵广来机警地注视着阵地上的一切。突然,他发观在哨位左侧20多米处出现了缺口。敌军一个班的兵力已爬上我方阵地,情况万分危急。赵广来咬着牙、拖着断腿,以惊人的毅力爬到哨位左侧,双膝跪在地上、依托着石头,把—颗颗手榴弹扔向敌群。就这样,赵广来以顽强的毅力歼敌8名,牢牢地守住了自己的战位。

增援的部队赶到了。可是就在这时,敌人一枚罪恶的炮弹又打了过来。赵广来喊了声“防炮”,迅速扑到前来增援的战友身上。“轰”的一声,炮弹临空爆炸。战友安然无恙,可赵广来的肩部、头部再次多处中弹。人民的好儿子赵广来倒在血泊之中,为祖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战斗结束后,连队在清理烈士遗物时,发现了赵广来生前写的一份求战决心书和一份入党申请书。他在求战决心书上写道:“马上就要投入战斗了,我是‘钢铁连队’的一员,我要做钢铁战士。在保卫祖国的战场上,只要还有—滴血,也要洒在阵地上。生为人民生,生生死死都伟大;死为人民死,死死生生都壮丽!”他在入党申请书上写道:“我要时时刻刻想着祖国之恩,祖国之情,祖国寸土不能丢。请党在战火中考验我!”赵广来没有任何个人要求,只有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一颗赤胆忠心。他牺性后,上级给他追记一等功,并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民日报》刊登了他的英雄事迹。

当赵广来烈士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消息发表在《人民日报》后,他的老父亲给连队寄来了儿子的党费,一共是123元。原来,这里面满含了烈士父亲的一片深情:按照当时战士党员一个月2角钱的党费来算,老人家一次为儿子交了51年的党费。赵广来烈士生命之途虽然短暂,却书写下了最壮丽的人生诗篇。这个诗篇的主旋律是那么的激荡人心,也是那么的催人奋进。今天,在党的96岁生日之际,再次忆起赵广来烈士的英雄事迹,每位党员更应加倍珍视这个荣誉,续写好烈士未竟的华丽诗篇!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