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烽火岁月 追寻战地飞歌

抗战纪念馆首枚入藏独立自由勋章及其授予者张非的故事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武元晋 编辑:王甲伟 发布时间:2014-09-04 16:27

今年7月7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广场举行的“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的仪式上,有一幕场景令人印象深刻:在庄严肃穆的乐曲中,红色幕布徐徐开启,一个巨大的八角星形独立自由勋章浮雕呈现在人们眼前。

独立自由勋章,是根据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议,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有功人员的勋章。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雕塑制作过程中,授予原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音乐队队长张非的一枚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发挥了重要的参考作用。

就在8月15日,张非的妻子,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政委华江,在和4个子女商量后,把这枚勋章及勋章证书一并无偿捐赠给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这一幕,张非未能亲眼目睹,2011年12月27日,93岁的张非已经溘然长逝。和老伴儿一起风风雨雨走过半个多世纪的华江说,假如他在天有灵,一定会欣慰于自己和儿女们的决定。

奔向革命圣地延安

在北京市禄米仓胡同的住所,86岁的老人华江摩挲着纪念馆拍摄给自己的勋章照片,向记者描摹着勋章的样子:勋章外形为八角形,正面图案中间是红星照耀下的延安宝塔山,背面刻着勋章授予的年份和编号。在老人深情的讲述中,那些已然逝去的烽火岁月,张非的飒爽英姿又一幕幕浮现在记者眼前。

张非原名金成钧,1939年3月,他瞒着父母,偷偷跑到了陕北,入学陕北公学。6月中旬,他所在学校接到通知,要与鲁艺等学校组成“华北联合大学”到敌人后方开展国防教育,培养抗战干部。这个消息,让他和一千多名师生都感到振奋,他们迫不及待想奔赴圣地延安,再去往抗战的最前线。

7月2日,经过300多里的行军,张非终于看到了高高的宝塔山,趟过了清澈的延河水。7日,“华北联合大学”正式宣告成立。9日,他和师生们在桥儿沟天主教堂西侧广场上,见到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这一连串的好消息让时年21岁的张非兴奋、激动,内心充满欢乐。

多年以后,他在《张非诗文辑录》中这样写到:“……我们听的津津有味,一点也不觉得时间长。最后,周副主席又振臂指挥我们全场高唱《热血滔滔》、《到敌人后方去》等革命战歌,把师生们的抗战热情极大地调动了起来,让大家兴奋不已,有的女同志还流下了热泪……”

华江说,在以后的岁月里,张非不止一次提及在延安10天短暂而难忘的日子:每天从祖国各地甚至海外,穿着形形色色的青年男女,面带豪放的表情、迈着豪迈的步伐,络绎不绝地奔赴延安。延安的夜晚,从山上一排排窑洞里透出的微黄的光亮,真像是重重高楼。冼星海、吕骥、郑律成等音乐家创作的《二月里来》、《保卫黄河》、《太行山上》、《延安颂》、《毕业上前线》……一直在他耳边高扬。

张非曾告诉华江,在面临民族危亡的时刻,这一生中最难忘的10天,让他的心灵得到了震撼的洗礼,坚定了革命信念,受用终生。

在敌人炮楼下演出

1942年的秋天,抗日根据地晋察冀军区除北岳腹心地区外,到处都是敌人的据点、炮楼和封锁沟、墙,一直伸到根据地的鼻子底下,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炮楼都修到炕头上了”。

张非所在的华北联合大学文工团响应“到敌人后方去”的号召,由团长丁里带领十几个人,在武装工作队队长李喜亭和他的不足三十人的战斗小分队的掩护下,深入到当时的平汉铁路保定附近,进行被称作是“政治攻势”的小型演出活动,在敌人后方重新燃起抗日斗争的火焰。

演员事先化好妆,穿好服装,带上简单的乐器和喊话筒就出发了。他们或攀援准备好的绳索,或踏着武工队同志搭的人梯,越过封锁沟,绕过封锁墙,到距敌伪据点一、二里地的村子里去。武工队用机枪、小炮封锁了敌人可能出没的路口,群众也早已集合好了,演员一到,用不了十分钟演出就开始了。

照明用的是老百姓吃饭用的大碗,盛上一碗菜油,用棉花做灯捻,点着后挂起来。演出队根据当时当地具体情况临时编写的“对口词”、“快板”这样的节目,大多是有名有姓的实在事儿,现编现演,所以也非常受欢迎。此外经常上演的小话剧有《张大嫂巧计救干部》、《打特务》、《黎明前的战斗》,以及张非谱曲的《水流千遭归大海》、《我们永远在一起》等歌曲。《水流千遭归大海》反映的是伪军“身在曹营心在汉”,歌中唱到:“上有天下父母在,手拍着良心我不用表白。只要是我站岗,油盐、粮食尽管运吧,别忘了把抗日胜利的消息带过来。水流千遭归大海,我们的心思啊你们猜一猜!”

演出期间,张非两次遇险。一次是在砖瓦村隐蔽待机时,驻守清风店的敌人出来了,可能要进村,距离近、时间紧,又是大白天,转移是来不及了,张非和文工团的同志们马上下到预先选好的地洞里,所幸敌人并未停下来进村搜查,他们躲过一劫;还有一次是在演出回来的路上,张非突然“打摆子”(发了疟疾),实在走不动了,武工队员把他临时留在一个支持抗日的地主家里,敌人的炮楼就在不远的地方,火车在铁轨上跑过的声音都听得真真切切,张非烧的很厉害,在吃了几片奎宁后,昏沉地睡着了。提心吊胆的度过了一天两夜,病情痊愈的张非才被战友接走。

演出虽然惊险,效果却非常好,鼓舞了敌占区群众的胜利信心,老百姓说:歌声、快板都可以传到炮楼上敌伪军的耳朵里,还有的伪军化了妆偷偷跑下来混在群众里看演出,也有的伪军捎信来保证再也不干坏事了。

喷涌的艺术激情

提到张非,人们总会联想起两首描写地雷战的歌曲。

《让地雷活起来》是张非在战争年代的代表作,是最早显示出他的创作才华,并展现出他创作个性的一首歌曲,也是他到抗敌剧社后创作的第一首歌曲。1943年晋察冀敌后抗日根据地秋季反“扫荡”当中,李勇大摆地雷阵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地雷战已为广大群众掌握并与正规部队的作战结合起来。正是这火热斗争生活的感染和这时代的激情,孕育了这首《让地雷活起来》(郑红羽作词)。

“让地雷活起来!让每一个地雷都炸开!我们把地雷埋在这里等他来,下在那里招他来,打打逗逗催他来,逗逗打打勾他来,他不来打他来,大枪一响把敌人打进地雷阵,爆炸声中埋伏兵勇敢地冲下来。让地雷活起来!让地雷活起来!”

这首歌曲活泼跳荡,层次分明,充满战斗的豪情和胜利的信心,在敌后抗日根据地迅速流传,鼓舞了人们的斗志。

另外一首描写地雷战而同张非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歌曲,是融入曲艺风格的叙事体歌曲《晋察冀的小姑娘》(赵洵作词、徐曙作曲)。它记述了一个小姑娘怀着满腔仇恨把逼迫她带路的大队敌军引进预设的地雷阵当中,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故事。这首被誉为“大鼓歌”的歌曲,经张非的演唱首先在晋察冀边区流传开来,然后又传到了延安、张家口,甚至朝鲜战场……录成唱片后被列为民族声乐教材。

在张非的文艺工作生涯中,他虽然长期从事管理领导职务,但在业务上却是个多面手。除了谱曲,他也熟悉话剧、歌剧,通晓戏曲和曲艺,能写能唱能演。他曾在全国第一届音乐周上,担任海、陆、空三军大合唱指挥;1956年率团赴朝鲜进行慰问演出,在开城露天大广场3万多观众面前指挥大合唱。

斯人已逝,但张非创作的歌曲和他与独立自由勋章的故事,却永久的留存在人们心里。

附:张非简历

张非,河南省开封市人,1918年9月出生,1939年3月参加革命,194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11月入伍。战争年代,历任陕公剧团、华北联大文工团团员,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音乐组组员、组长兼演员等职。参加了“百团大战”和大同、解放石家庄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北军区政治部文工团音乐队队长、副团长、团长,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团长、歌舞团团长、歌剧团团长、京剧团团长,北京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副部长,中国音乐家协会秘书长、书记处书记等职。曾参加中国艺术团、杂技团、音乐家代表团赴前苏联、朝鲜、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前民主德国、奥地利、叙利亚、黎巴嫩、突尼斯、埃及、摩洛哥、加纳、澳大利亚等国进行访问演出。1957年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55年9月被授予上校军衔。1984年9月离职休养。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2003年被中国音乐“金钟奖”组织委员会颁发“终身荣誉勋章”和证书。2011年12月逝世。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