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军事变革大势与未来战争形态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炳彦编辑:杜海丰
2016-02-24 15:02

我军深化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这场改革是在世界军事革命浪潮汹涌澎湃的背景下展开的,是我军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要深刻理解和自觉推进这场改革,有必要对世界军事变革的大势和未来战争形态作点分析。

何谓美军眼中“成熟的军事变革”

1993年,五角大楼借助克林顿政府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建设,首次出台《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报告重新设计美军未来任务,规划军力建设。

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将军们,踌躇满志地提出实施新军事变革,创造新的军事优势。随后,世界主要大国相继响应。到今天,这场变革已经进行20多年了。

如果我们把20多年来新军事变革的过程作个分段,可以概括为前十年,即1993~2003年,为思想激荡的十年,舆论准备和理论准备的十年。2003~2012年、2013年,是思想沉寂的十年,是着眼军队转型、加快技术创新和战略调整的十年。

2012年、2013年之后,我们感到另一个新的变革潮头开始兴起。主要标志是:美重返亚洲,推进“亚洲再平衡”,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在此战略指导下,开始寻求可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

2011年,美净评估办公室给国防部提交一份重要研究报告,名曰《日益成熟的新军事变革》。这份重要报告是被誉为“五角大楼的导师”安德鲁·马歇尔主持撰写的。

这位处于耄耋之年的超级智囊,曾在1993年与时任美国防部长佩里、前参联会主席欧文斯,率先倡导以信息化浪潮为标志的新军事变革。为什么在新军事变革已经展开将近20年时,马歇尔和他的净评估办公室提出“日益成熟的新军事变革”?难道之前的新军事变革是不成熟的?

对此,笔者认为,之前的变革是着眼于共性,基于能力的变革。美《2020联合构想》绘制的蓝图,是着眼创造美军绝对优势的军事能力,造成与其他军事强国的时代差。这个蓝图绘制时,谁是主要对手还没有搞清楚。

直到2006年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他们还把中国、俄罗斯、印度,统称为“十字路口”的国家。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洲”、实行“亚洲再平衡”战略,主要竞争对手才算确定下来。美军之所谓“成熟的军事变革”,是对手明确,目的性、针对性、指向性非常清楚的军事变革。

2012年,美国防部快速反应技术办公室启动旨在改变“游戏规则”的“下一代技术”项目,2013年9月,美国一家知名智库给国防部一份重要建言报告,叫《改变游戏规则:颠覆性技术与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提出,美国防部应当把“下一代技术”创新的重心,放在颠覆性技术上,即“以快速打破与对手间军力平衡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技术或技术群”。

《日益成熟的新军事变革》把过去近20年的主要变革成果,概括为“信息技术主导下的精确战能力”,认为这个成果已经扩散到其他国家,成了所有军事大国共用的作战思想和作战方式,也成为中国“区域拒止/反介入作战”的手段。

美军“成熟的军事变革”,就是要颠覆“信息技术主导下的精确战能力”,改变“非接触精确战”的“游戏规则”。这实际上是吹响了新一轮军事变革的号角。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