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说兵事】就这样,我休足了假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曹子东责任编辑:杜海丰
2017-02-16 10:14

2016年,我这样休足了假期

■第31集团军某师防空团上士 曹子东

“老婆,我的休假报告批下来啦,今年的假期肯定能完整地陪着你和儿子!”1月6日,得知被连队列为新年度第一批休假对象,我立即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嘴上虽信誓旦旦,其实我心里还是没底:对于咱摸爬滚打了一年的军人来说,几十天的假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要想一次性休够,确实不容易。刚刚过去的2016年,一波三折的休假经历让我感触太深了。

我和妻子是2015年10月领证结婚的。由于工作忙一直走不开,我盘算着,趁2016年过年休假补办个婚礼。

2016年1月下旬,我递交了休假报告。连队和营里都很支持,第二天就批准了。回家后,我们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正当我准备利用剩余假期陪妻子度“蜜月”时,突然接到电话,连队推荐我参加上级的尖子比武集训。

休假被提前召回,身为军人我没有二话。但离家那天,妻子眼神里的委屈,深深烙在了我的心里。

其实,当兵这些年,我对“休假难”已见怪不怪了。每个老兵都能讲出一大堆休假“闹心事”:有人因战备训练紧张、大项任务多,有假没法休;有人身处关键岗位没人顶替,有假不能休;有的单位把不休假当成敬业奉献加以表扬,大家有假“羞”于休……我能够休假20天,也算不错了!

归队后,我全身心投入到2个月的封闭式集训中,最终夺得了比武第一名。这时候,好消息传来:我妻子怀孕了。

我想继续休假回家探望妻子。然而,连队战友刘哲的父亲在工地干活时摔伤,情况危急,他也急着回家。

“根据人员在位率要求,连队只剩一个休假名额了……”指导员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是的,我很想回家和妻子分享初为父母的喜悦,但我知道,战友更需要这个假期。

时间到了6月,按说部队野外驻训休假更难了。孰料,我却享受了一次特别假期:团里出台了新规定,家在驻训地周围100公里内的官兵,在保证人员在位率的情况下,可视情休一周探亲假。恰好,我符合条件。

第一次从驻训场背起行囊回家,我感触良多:其实这两年,在破解“休假难”这个问题上,部队各级已想了不少办法。年初,团里结合个人申请、年度任务等情况制订休假计划已经细之又细;师里也制订了“五优先”休假原则,重点照顾存在两地分居、家庭困难、大龄未婚等特殊情况的官兵……

一周假期虽短,但我陪妻子做了产检,拍了孕妇照,留下了我们“一家三口”的甜蜜记忆,心里很乐乎。妻子的预产期是8月初,那时野外驻训差不多结束了,我想正好能利用剩余年假和陪护假,回家陪伴妻子迎接宝宝降临。

然而,7月份全国多地普降暴雨,部队接到命令抗洪抢险。抗洪要多久?还能休假吗?……一切都是未知数,我的计划又一次被打乱了。

妻子曾半开玩笑地给我撂过“狠话”:要是生孩子你都不陪在我身边,我会恨你一辈子!可面对洪水肆虐,战友们往前线冲,我怎么能当“逃兵”?我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抗洪抢险中。

半个月后,我们顺利完成任务。正当我在考虑如何开口请假时,指导员找到了我:“曹子东,连队已经给你上报了休假计划,今天你就可以离队了!”

怀着感动,我踏上了休假旅程。8月10日,我可爱的儿子出生了,那一刻我庆幸:这一次,总算没有食言!

是啊,这些年,在休假这个问题上,我们已向亲人“食言”过多少次了呀!

不过,回想这一年间充满曲折却也圆满的休假过程,我感到,有部队各级落实休假制度的坚强决心,有单位结合实际情况的科学统筹,有官兵之间的相互理解,休假“食言”的事必将越来越少。

2017年的假期,我满怀期待……

(曾 涛、陈 拓整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