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董克学、李含洋责任编辑:姜可
2017-02-24 16:02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留下来陪你每个春夏秋冬”,最近这段时间,手机里总是单曲重复播放周华健的《其实不想走》。

人活在世上,在一个环境中待的时间长了,便会对周围的一切产生一种心理依赖。军装穿了这么久,突然马上就要脱下,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愁。

越是临近离开,越是怀念曾经在部队的日子。

我知道,在军改这张答卷中,这次是没有选择题的。选择军人这个职业,就选择了特殊、服从与接受。当一纸命令到来,该我说再见的时候,我希望用军人特有的方式说离开。

这种离开,是一种服从的洒脱。其实真的不用说太多,就一个口令“向后转,齐步走”足以。面对军改,理解不理解的慢慢就理解了,习惯不习惯的慢慢就习惯了。平时都在说讲觉悟,顾大局,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践行我们当初诺言的时候了。不需要跟组织讲太多困难,提许多要求,其实也没有这个必要,上面能为我们考虑的总会为我们考虑的,要相信军改会给我们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

这种离开,是一种调整的淡然。一方面,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要给自己设置太高的期望,到最后就不会有太多的失望,心里的落差也就不会太大,正如古人讲的那样“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舒”;其次,要调整自己的状态,马上就要把频道从部队切换到地方了,我们要逐渐把生物钟调整过来,习惯了“五加二”、“白加黑”的日子,要试着接受与习惯“朝九晚五”的生活;最后,就是要调整自己的定位,思考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毕竟,回到地方我们还得撸起袖子加油干。是该好好考虑自己的时候了,问问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然后收拾心情,整装待发。

这种离开,是一种惯性的担当。当兵的最高境界,就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以普通一兵的标准要求自己。这种担当,是走好最后一公里的坚持,是在位一分钟战斗六十秒的努力,要做到人在工作在,绝不当临阵撂挑子的逃兵;这种担当,是准备手头工作的“无缝对接”,与后来人做好交接,确保自己走后,单位工作不受影响。只要我们都这样做了,单位领导放心,同事开心,我们最后也能走得舒心、顺心、安心。

向后转,齐步走,留下的是我们的青春与回忆,流下的是不舍的泪。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