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云”是朵什么样的云?

——对美军“作战云”概念的认识与解析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程明明责任编辑:姜可
2017-03-21 08:53

“云”是对网络、互联网的一种比喻说法,“云概念”则是近年来最火的高科技概念之一,其互联、高效、共享等特质,不但深刻影响和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也正在推动军事领域的重大变革。2013年,美空军首次将“云概念”引入作战领域,提出“作战云”概念,并迅速得到美国防部、海军及其他军种的认可,逐渐成为美军应对21世纪下一场信息化战争的新方略。

●缘何提出——

意在打造美军新的跨代优势

进入21世纪,美军先后以反恐和制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名义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发动多场战争,每次战争美国几乎都凭借强大的信息、火力优势,完全掌控战场局面,快速取得战争胜利。但美军高层对此有着清醒意识:以上几场战争美军并未遇到真正强大的对手,战争在美军掌握绝对制空权和制信息权的低对抗环境下进行,未来倘若丧失绝对的空天和信息优势,美军将很难保持对战场的控制。美军认为,若想在未来战争中保持持续的战场优势,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和挑战”:

对手强大“反进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威胁。美军认为,其在历次局部战争中所仰仗的信息、火力优势,主要依托强大的天基信息系统、大型海上作战平台、联合指挥控制中心等获得,而在“对手反进入与区域拒止能力不断提升”的背景下,尤其是面对大量“精确制导远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威胁,这些传统的优势力量,以及美军依托这些优势力量所形成的作战样式“都将不可续存”,“对手可以通过对少数关键节点的攻击迅速瘫痪美军的作战力量体系”。

先进作战武器与落后作战方式的挑战。进入新世纪,在大量装备F-22先进隐身战机后,美军又先后迎来F-35战机、DDG-1000导弹驱逐舰、福特级航母等高度信息化武器装备。但综观美军的作战指挥与控制,还停留在2003年“自由伊拉克”行动时,高度依赖卫星、预警机等核心装备平台的“网络中心战”时代。美国前空军部长麦克·韦恩就惊呼:“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使用20世纪的机械化部队却在以19世纪的方式作战,我们现在同样存在以20世纪的方式在21世纪作战的危险。”美军急需新的作战理论来激活新型信息化装备的作战潜能,“重拾美军与对手的跨代优势”。

作战力量保持与国防预算紧缩的挑战。在美国“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和“国家安全需求不断增长”等多重因素影响下,美军各军兵种也陷入财政窘境。美空军前情报主管、第一副参谋长大卫·德普图拉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目前美军空中力量主要由老旧的A-10、F-15/16、B-1、B-52飞机和B-2以及少量的F-22、F-35组成,不足以应对21世纪对手的“反进入与区域拒止”能力,并呼吁要“改变方略”以应对“可用于国防的资源比重下降”的挑战。

美军自认为的这些“威胁和挑战”,正是其提出“作战云”概念的背景。

●核心理念——

实现多种平台跨域联合作战

面对这些新的“威胁和挑战”,2013年1月,美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司令迈克尔·奥斯蒂奇首次提出“作战云”概念方案。2014年,大卫·德普图拉在其基础上,对“作战云”概念方案进行了全面阐述,指出:“类似于云计算的方式,‘作战云’是一种各军种的空中力量采用分散的空中作战形式,在不断进化的数据链、抗干扰通信系统和新的瞄准工具等支持下,实现空中、地面、海上和太空领域信息共享能力的跃升,进而最大程度地发挥隐身飞机、精确打击武器、先进指挥与控制系统以及有人与无人系统结合的优势,创造出规模化、模块化的灵活作战能力,并以此确保敌人对单一作战单元的攻击不会瘫痪美军的作战行动。”

同年,美国《航空周刊》发布了“作战云”构想图,描述了由在轨太空侦察/通信/导航卫星,空中预警机、F-15/16战斗机,海上航空战斗群,与深入对方综合防空系统区的F-22/35隐身战机、RQ-180无人侦察机、新型远程轰炸机(LRS-B)等多维作战单元,共同构建的“空中优势云”发展远景,更加清晰地展现了美军“作战云”概念全貌。

从以上美军对于“作战云”概念的阐释和描述,我们可以粗略探析美军“作战云”的特征和其应对“威胁和挑战”的基本思路:

战场信息跨域融合。“作战云”依托“不断进化的数据链、抗干扰通信系统”等先进的战场信息网络,和“新的瞄准工具”等新型战场传感系统,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等信息网络技术的支撑下,将广泛分布于太空、临近空间、空中、地面、海上和水下各域作战平台的战场情报信息一体融合,并实时无缝地在各域作战平台按需分发。“作战云”所形成的这种“信息共享能力”,既保证了美军对战场的按需高度透明,同时也避免了具备“反进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对手,对其天基信息系统、大型海上作战平台、联合指挥控制中心等关键信息节点“破一点、瘫一片”的局面。美军设想,在“作战云”体系中,任何一个和多个战场节点的缺失,都不会决定性地影响其战场统一态势信息的共享和分发。

群组力量分布作战。与传统作战各军兵种空中力量按平台属性分类编配、按行政手段组合的方式不同,“作战云”通过“不断进化的数据链、抗干扰通信系统”,将各军兵种的空中力量以“分散的空中作战形式”,根据实时任务需求,在线优化配置组合,形成“模块化”的群组力量。各群组力量在高度一体跨域融合的信息支撑下,通过“作战云”体系的高效调度和管控,分布实施作战。这种群组力量分布作战的模式,既继承了“网络中心战”获取信息的优势,又进一步发展了从信息向火力分配、目标毁伤转化的优势,大幅缩减了作战的“侦-控-打-评”周期链,全面提升了美军信息化装备的作战效能。

跨代平台协同增效。通过“作战云”的战场信息跨域融合能力,三代四代作战平台能够获得潜入敌纵深的五代隐身作战平台、无人作战平台的目标指示信息,实现对纵深战场的有效打击;五代隐身作战平台也能够获得三代四代作战平台的远程火力支援,弥补自身载弹量不足的劣势。“作战云”的这种跨代平台协同增效,被认为是美军应对“力量与财务困局”的重要手段。2014年9月,即将离任的迈克尔·奥斯蒂奇在美国空军协会年会上明确表示,美国空军没有足够的预算来组建一支全五代机队,要履行好空军的职能,最优先的任务是实现“四代与五代”的信息融合、协同作战。

●发展现状——

正在由概念向实战行动转变

为尽快地将“作战云”概念方案转化到实用状态,在美国防部的统筹和牵引下,美军各军兵种都在结合自身军种职能和装备特色,推进自己的“作战云”项目建设和实验验证。

国防部稳步牵引“云”基础建设和概念完善。早在2009年,美国防部就提出了覆盖海上、空中、太空的数据共享概念,尝试将日益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应用到战术情报领域。2012年7月,美国防部首席信息官签署了《国防部云计算战略》,以军队战略的形式推进这一进程,并持续稳步开展“云”相关的存储设施、计算平台和软件服务建设。目前,美国防部已将这一概念确定为“作战云”,并分别从各军兵种、工业部门和学术界抽调人员,共同着力塑造完善“作战云”概念方案,最终目标是要形成一个拱形数据网络,扩展升级现有“全球信息栅格”,实现海上战舰、作战飞机、空间卫星的实时数据共享。

各军兵种争相开展“作战云”项目建设。美空军是“作战云”概念的先行者,其认为实现“作战云”的关键是信息融合,并将“空中优势云”的重点放在F-15/16等四代机与F-22/35五代机的信息互通上。2014年启动了“多域自适应系统(MAPS)计划”,企图将F-15/16的Link16数据链、F-22的IFDL数据链、F-35的MADL数据链有机融合,实现战场数据的实时交换。美海军也在通过“海军综合火控与防空(NIFC-CA)计划”,实现其用空中E-2D预警机或海上“宙斯盾”舰等作战平台,为F/A-18E/F和F-35C等舰载机及“标准”系列舰空导弹提供瞄准信息,甚至指挥未来第六代F/A-XX多用途战斗机发射武器的愿景。虽然由于军种利益,海军项目并不叫“作战云”,但其项目强调的多平台信息跨域融合具有典型的“云”特征。此外,美海军陆战队也启动实施了其“远征作战海上战术云”项目建设。

“作战云”作战模式检验验证已经全面展开。2014年9月23日,美空军F-22首次率领联合空袭机群,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目标实施空袭作战。任务完成后,时任美军空中作战司令部司令麦克·侯斯塔奇在接受《防务头条》采访时,表示“一般认为隐身是五代机的标志,其实不然,重点在于‘融合’”,“‘融合’使得F-22与其他平台根本不同”,“‘融合’是五代机的根本特征”,“五代机在前方侦察探测目标,然后让四代机在防区外打击它,你必须拥有‘作战云’,其拥有将数据来回传输的能力”。这次表态,也直接证明了美空军正在积极针对“作战云”作战模式开展实战性检验验证。

(作者单位:空军军事理论研究所)

编辑点评

跃上“云”端观风雷

■侯永波

当我们在网上购物时,网站会根据以往的购物记录来判断我们的购买偏好,推送大量的商品信息;当我们在浏览新闻时,软件同样会根据我们的阅读习惯,“投其所好”地定向推送内容话题……这些现象都说明,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云计算时代。

“作战云”之所以进入我们的选题视野,不仅仅是因为它频繁地出现于美军最新的作战理论中,处处透露着对抗消解“体系破击战”的思维,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着美军把云计算运用于军事领域的最新成果,反映出美军运用科技成果最大限度提高作战效能的一种思路。

像很多高新技术一样,云计算最早出现在民用商业领域。2006年8月,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首次提出“云计算”概念。很快,美军就对这种新技术表现出浓厚兴趣。2008年,美国防部与惠普公司合作建立了一个云计算基础设施。紧接着,美国空、海、陆等各军种都与商业公司签约设计相关云计算系统。美军对云计算技术的热情拥抱,有其在信息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大背景,但同时也反映了他们对最新前沿科技的敏锐嗅觉以及迅速的转化运用能力。

习主席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要主动发现、培育、运用可服务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前沿尖端技术,捕捉军事能力发展的潜在增长点”。显然,推进云计算领域的军民协同创新,我们是大有可为的。因为,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在云计算领域的发展,我国并不落后,国内一些公司已经有着较为成熟的运用经验。关键是如何结合我军实际,来实现云计算技术在军事领域的转化运用。

当然,我们发展运用云计算技术,须借鉴外军的经验,但绝非亦步亦趋克隆。美军的做法只是提供了运用的一种模式。在信息革命大潮云涌的时代,通过核心关键性技术突破是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的。敢于击水中流,方显英雄本色。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