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美军无法理解的上甘岭谜团,就有这个!

来源:钧正平工作室责任编辑:薛祺
2017-04-07 09:06

60多年后,美军的老兵们在回忆那场战争的时候,仍然会对一些东西感到疑惑不解。比如曾在上甘岭所发生的。

这是1952年的一天,为了打破战场上的僵局,联军集中了一支空前庞大的现代化力量:阵地后方布置有数个强大的炮兵团火力,而附近机场集中了大量攻击机中队的空中力量,此外还有千里之内的各类轰炸机的支援。

火炮毫不吝啬地发射、飞机不分昼夜地起飞降落,重磅航弹和大口径火炮把山头一次又一次砸碎削低,而燃烧弹又把支离破碎的阵地烧成一片火海……炮兵和飞行员们的任务简单而又单纯——抹去对面阵地上的一切存在,以至于后来有一个词来形容这种最壮观和奢侈的破坏:范弗里特弹药量。

然而,就在每个人都认为在如此火力之下那些阵地上不会剩下什么的时候,顽强的狙击却没有停止。看似支离破碎的阵地上,进攻的美军步兵却依然遭到不依不饶地狙击,防守者们从弹坑里钻出来,有的甚至身上燃烧着火苗,但并不影响他们把进攻者一次又一次赶下去,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现象比比皆是。

42天后当这场战役结束的时候,那些最终放弃进攻并撤离的美军士兵们一定曾想过,究竟是什么支撑那些志愿军在这么令人绝望的火力差距面前,依然选择了一步不退?

这一问题同样是我所思索过的,直到有一天,我读到了关于一位志愿军连长的两个故事。

他叫万福来,是志愿军十五军某部六连连长。那一天,他和他的连队正在上甘岭。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位英雄。这是一场更加残酷的阵地拉锯战,夜幕下,连长奉命率领自己残缺的连队去进攻一群堡垒。勇猛的突击取得了进展,但在敌猛烈的火力下,连队也伤亡惨重。唯一剩下一个碉堡依然在吐着火舌。最后时刻,连长突然看到一个伤兵挣扎着向碉堡射孔爬去,于是他突然意识到这名士兵想做什么。他忍住热泪,端起机枪向射孔拼命射击以掩护这名伤兵最终爬到了碉堡前完成惊人的一跃。那名伤兵的名字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叫黄继光。可大家所不知道的是,由于目睹那场战斗得以幸存的人已经寥寥无几,所以部队一开始只给黄继光记二等功。此事被已在后方医院养伤的连长知晓后大为不满,他不顾重伤未愈,一再向上说明才使英雄的事迹重新得到确认,于是世人才皆知那勇敢的一跃。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一句承诺。就在以牺牲黄继光等英雄的代价夺取阵地后,连长带着仅剩的人立即转入防御。联军反攻来得迅速而又猛烈,在新的依旧惨烈的战斗中,连长不幸身负重伤。但其在被送下阵地前,凝重地叮嘱着剩下的人一定要守住阵地。其中一名士兵回答他:“连长你放心,人在阵地在!”惨烈的阵地防御战持续了两个昼夜,连队仅存的人一个接一个倒在阵地,但最终坚持到了援军的到来。那名从生死线上下来的士兵,一下阵地就想找到连长报告,却再也没能见到连长。这成了他一生的夙愿。直到最近,在央视《等着我》节目中他才知道万福来连长早已过世。节目里,士兵拉着连长的亲人痛哭:“我想亲自和他说啊,连长,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完成了!”

读罢这两个故事,我承认,我泪流满面。

我们没有站在那个阵地上,我们没有经历那样惨烈的战斗,我们能想象得到那些勇气、荣誉、信仰,但我从这两个故事中,还读到了一个原因——信任。

因为信任,所以黄继光毅然爬向碉堡,他相信战友们一定会利用他创造的那一点时间去赢得胜利;因为不敢辜负,所以连长无论如何也要还烈士于荣誉,他相信自己士兵的在天之灵正注视着他。因为信任,所以连长把阵地托付给了士兵,他相信自己连队绝不会放弃;因为不敢辜负,那个士兵几乎只身坚持到了最后,他相信连长一定在等待听他们胜利的报告。

战场上一定有宏观和伟大的东西,但一定也有微观和具体的东西。在血与火环境中,只有微观和具体的东西才能支持起那些宏观和伟大的东西。上甘岭战役最激烈的时候,一个连队的存在时候也许只有几个小时。但即便明知那样,连长依旧会无所畏惧地走在最前面,士兵们依然会无所畏惧地紧跟其后,不离不弃,生死与共。是什么让他们有了这样的具体的行为?其实正是那些对命令的承诺对战友的信任。

是这些信任令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取得了最辉煌的荣誉。

今天的中国军人,亦请珍视这种信任。我们断不可失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