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寻常的三个建军节

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萧锋文、萧南溪责任编辑:薛祺
2017-04-17 15:36

1935年秋萧锋在六盘山下留影。

编者按

原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萧锋的女儿萧南溪,从父亲的日记中整理出有关上世纪20-30年代三个建军节的回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红军初建时期成长、发展、壮大的过程——

1928年的“八一”

雏形的游击队就是这个样子,游击队来自人民,靠老百姓养活,游击队要用打土豪、劣绅、反动派缴获的战利品,自觉地拿出来去救济受害的老表。

南昌起义后,中国革命暂时处于低潮,但是,过了不到八个月,党中央确定了土地革命时期走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这以后,在湘、鄂、赣、粤、闽等地方,相继爆发了很多工农暴动和起义。尤其是广东北部、湖南东部、福建西部、湖北东部,工农武装暴动成功打下了革命根据地地盘。在井冈山、东固山有一大片地区建立了工农兵苏维埃政权,各地也相继成立了地方武装和游击队。

我的家乡泰和县在江西南部的赣江流域,赣江西部有井冈山朱、毛领导的红四军,赣江东部有东固山李文林等领导的红军独立第二、四团积极活动。正因为有东、西两地红军撑腰,我县也闹起了暴动,在康纯县委书记的领导下,打土豪、除恶霸、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搅扰得那些土豪劣绅们吃不好、睡不着,整天发疯似地喊:“反了!反了!全反了!”是的,我们是在造反,是在造压迫工农大众的剥削阶级的反,我们泰和县紫瑶山游击队成立不到8个月,就同地主豪绅的反革命武装打过125次仗。1928年的“八一”这一天,就是在固陂圩同白军靖卫团的战斗中度过的。

固陂圩是泰和县东的一个大镇,一条赣江支流和无数小溪环绕着镇的东、西、南三面。东、西圩口各有一座木桥,南面有座石桥与外面联系,圩的四周是绿荫荫的樟树,风景秀美,圩上有一所县立高小,在任善书院旧址上,学校有在校生五六百人,镇上还有四十家商店、一家当铺、一个供农民赶圩摆摊的广场。集市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热闹。

但是这么好的地方,硬是让国民党区公所的官僚们和靖卫团的团匪们糟践了。他们以盘查为名,狠狠地敲诈赶圩的农民;靖卫团丁在圩上巡查,看着谁不顺眼,就给谁扣上一顶“土匪”、“通匪”的帽子,关押在区公所里,那个区公所里的刘所长,可是了不得,谷壳壳大个官,说抓谁就抓谁,说没收谁的东西就没收谁的东西,还经常调戏妇女,作恶多端,是个恶霸土皇上。老表们心里恨透了他们,可势单力薄,不敢公开反抗,只能忍气吞声地把仇恨埋在心里。

自从1927年9月,游击队成立打泰和城后,广大工农群众都变了,有了游击队撑腰,穷人们不再忍气吞声,强烈要求游击队收拾这帮子害人精,有的老表独自跑到紫瑶山游击队的驻地,报告了靖卫团的人数、枪支、活动范围,甚至连刘所长在哪儿嫖婊子,在哪间房子抽大烟都“侦察”得一清二楚,还画出了地图。

紫瑶山游击队队长袁邦福、党代表王曰群、士兵委员会耿主席一起研究,制定了作战方案,首先提交士兵委员会游击队讨论。讨论会上,大家群情激昂,一致表示要攻打固陂圩。一位岁数略大点的战士说:“要打,就要打胜,去年‘八一’这一天,我们在南昌向国民党打响了第一枪,今年‘八一’该我们戳国民党几个窟窿了。我们今天戳,明天戳,这儿戳,那儿戳,要不了多少年,国民党就要让工农大众给戳垮了。”

他讲得很风趣,又很在理,得到大家共同赞许,游击队员们异口同声地说:“对!打掉固陂圩的靖卫团,给泰和县的国民党戳上几个大窟窿!”

要想打掉120人的靖卫团,如果是在现在,用解放军的武器装备,一个排就足够了,但是在1928年那个时候,敌人有70支快枪,我们125人的游击队只有40支土枪,五花八门,长短不齐,子弹也很少,每人平均10发,最神气、最勇敢的班长、副班长才15发,全队还有三分之二的人仍然用马刀梭镖。

这个仗怎么打?在游击队初创时期,我们采用的是“三子战法”,即:第一发子弹接近敌人,第二发子弹向敌人冲锋,第三发子弹就要解决战斗。

8月1日凌晨,固陂圩的战斗打响了,我们由圩上地下党刘洪桥等同志带路,趁黑悄悄地摸进了敌人的驻地,三小队的战士卡死了敌人哨兵,游击队的各小队从四面跳进了作为靖卫团驻地的任善书院,趁着敌人没有发觉,我带领第一小队的两个班,迅速冲进敌人住的平房,对着床板猛戳猛砍,三小队长大喊着:“冲呀!”“杀呀!”猛扑两排平房,敌人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作了刀下鬼。

战斗进行了20分钟,两间平房内的敌人全部被消灭了,我命令三班长黄福春等人,把敌人尸体上和平房内的子弹、步枪、手榴弹全部拿走。这时,还有一间平房内的敌人有了准备,正在负隅顽抗,我了解到全班战士手中的枪内只有两三发子弹,不能恋战,袁队长命令:“就让他们多活几天吧,撤退!”我们安全而快速地撤出了战斗。

这次战斗,我们共缴获快枪20支,子弹10000发,军服450套,银元450块,还抓了25个俘虏。我们用战利品装备了一个小队,班长孙炳芳、贺英等同志高兴地说:“这下我们可不是15发子弹了,今后的日子可好过了!”我们将缴获的衣服和银元,除留一部分作队里的伙食经费外,其余全部救济了桃花洞被敌人烧光抢光的贫苦农民。雏形的游击队就是这个样子,游击队来自人民,靠老百姓养活,游击队要用打土豪、劣绅、反动派缴获的战利品,自觉地拿出来去救济受害的老表,那时战士们穷得无钱抽烟,也不敢将银元私入腰包,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经过“八一”固陂圩的战斗,以及之后的百十次战斗,紫瑶山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升级为泰和县独立营,我由小队长成长为独立营营长。我们独立营经常配合东固山红二、四团打仗,往井冈山送粮。我们打下了一片红色根据地,国民党在固陂圩被戳了一个洞。伪区公所刘所长吓得逃到了外地,不敢回来;那些靖卫团丁,多数都被我们抓过,经教育放了回来,也没了过去的耀武扬威。土豪劣绅被杀的杀,跑的跑,没有跑的也收起了往日的飞扬跋扈,变成了温顺的“绵羊”,老百姓一改往日的忍气吞声,腰杆也直了起来,愁容变成了笑容。集市上买卖兴隆,熙熙攘攘。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