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氧的高原热血的兵

——本报记者夜宿五道梁兵站见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张歌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04-25 16:49

位于可可西里腹地的五道梁兵站。施 锐摄

初春时节,记者夜宿在海拔4617米的五道梁兵站,真切体会到青藏高原官兵的艰辛与不易。

晚饭刚过,月牙儿爬上昆仑山。一阵急促的哨声突然响起,兵站官兵闻令而动全副武装,冲出楼外列队紧急集合。月光下,大风掀开了列队官兵大衣的衣角,飞沙打在脸上。

“兵站装上了远程指挥可视系统,像这样的战备拉动,青藏兵站部机关可随时抽点。”指挥拉动的兵站站长毛立杰介绍,以往常说“兵站兵站,住宿吃饭”,如今的兵站不光是“天路”汽车兵食宿的驿站,还是守卫青藏铁路和当地安宁的“桥头堡”。

拉动结束回到宿舍,官兵给记者介绍起了新营房。锅炉房、制氧站、健身房、俱乐部一应俱全。虽然生活条件改善了,但在五道梁,风雪易斗,缺氧难改。

五道梁兵站地处昆仑山与唐古拉山之间的风口,大风常刮、飞雪不断,冬季更是寒冷漫长。记者刚到这里便有了头重脚轻之感,并很快发展为头疼。毛站长提前给夜宿兵站的记者“打预防针”: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区,空气含氧量不到内地50%,冬季夜里风大,含氧量更低,对于刚上高原的人来说,特别难熬。

怕记者一个人睡觉出现危险情况,兵站领导特意将记者安排在炊事班寝室。

“先吸点氧。”一进屋,班长郭利兵拧开了记者床头的氧气阀门,将氧气管递了过来。记者看到,每名战士的床头都装有这样一个装置。战士们说,每天晚上难以入睡时,就吸一会儿氧缓解不适。

夜渐深,记者越发感到头像炸开一样疼,喘不上气,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郭班长拿来红景天口服剂,记者服过后尝试趴在床上用枕头压着头,但难受劲儿还是不见缓解。

郭班长说:“我们在这儿服役多年,夜里也经常睡睡醒醒,头疼气喘是常事儿。”

战士们纷纷给记者支招:把背包带紧紧扎在头上,压迫减痛;把枕头垫高,用鼻子和嘴巴一起呼吸……

“新的一年大家有什么心愿?”听了记者这个问题,战士们陷入短暂的沉默。

还是郭班长先开了口:“新的一年,祝愿脑瘤手术后的父亲能尽快康复,身体平安。”士官况德祥说,盼着怀孕的妻子能顺利生产;士官赵江说,期待开春忙完车队第一趟保障任务后回家结婚……

“海拔高,矢志强军的追求要更高;氧气缺,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能缺。”这是写在五道梁兵站墙上的两句话,更是刻在官兵心底的信念。

在这躺着都是奉献的地方,官兵不仅要透支身体,甚至还面临着牺牲生命的考验。2013年,兵站一名干部刚从内地订婚休假回到格尔木,还没适应高原环境他就急着赶回兵站,结果就在当天午睡时发生心脏猝死,永远地离开了。

数字无言,但震撼心灵。组建61年来,青藏兵站部已有780多名官兵在高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2000多公里青藏线,平均2.5公里就有一名军人壮烈倒下。

窗外,夜寒星澈。对记者来说,这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夜晚,严重的高原反应让人难以入睡。可对戍守在这里的官兵来说,我的“这一夜”,不过是他们年复一年、千次百次中最为普通的一夜。

山高水长青藏线,忠诚热血高原兵。看着身边入睡或难眠的战友,记者肃然起敬。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