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孙子战略纵横》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郭春鹰责任编辑:薛祺
2017-05-02 10:15

正本清源,察古鉴今

——读《孙子战略纵横》

■郭春鹰

《孙子》一书被公认为中国兵学文化的源头、元典,历代注疏评说汗牛充栋,探赜索隐新见迭出。国防大学于泽民教授等人著《孙子战略纵横》(长江文艺出版社)作为从战略层面研究和解读《孙子》的学术专著,既有从历史到现实的宏观战略思考,又有对前人误读误训《孙子》的指谬和匡正,可谓体大而虑周,守正而出新,读后令人有耳目一新、豁然开朗之感。

针对古往今来有关《孙子》文字的考证和释义,作者不拘泥旧说,不迷信权威,提出了极具拨乱反正意义的独到见解。例如,对于《孙子》中的《形篇》,从曹操注《孙子》为发端,历代注家都从“示形”角度加以阐释。对此,作者经过深入研究该篇的内容,首先发现一个很大的破绽,即篇名与内容不符。接着又经过对“形”字本义和引申义的详细考察,根据上下文的具体语言环境,断定在《孙子·形篇》里“形”字的含义,是从“形体”引申出来的“实力”一义。据此明确指出《形篇》“是一篇名副其实、完整系统的实力论,是对军事实力的地位、作用、建设与运用等原则的专论”。该篇提出的“度”“量”“数”“称”“胜”等经国治军原则,即在度、量、数的相称中求胜的原则,其基本精神是以富国强兵为目标,以土地资源为基础,根据土地和人力资源可能提供的数量来考量军备的综合平衡、相称发展。这无疑是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卓越战略思想。可是由于前人对“形”的误解、误注,把“称胜”理解为两军实力的对比,把读者的视线引向单凭实力看胜负的误区。再如《势篇》,本来是关于重势、造势和任势的专论,但由于以往的误解、误注,把文内“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的“择”字都训为“选择”。前面讲“不责于人”,接着又强调“择人”,这显然是矛盾的,不能自圆其说。作者经过对西汉以前大量文献、竹书、帛书、汉印文字的考察比对,断定“择”是“释”的假借,应训为“舍弃”。“择”作“释”解,不仅符合全篇的思想逻辑,也符合具体语境中的语言逻辑,这样才能 与《势篇》造势任势的宗旨相契合。而对“择”的误读则使《孙子·势篇》强调的势比人强、谋势重于谋人的思想大打折扣。

以往研究者多从《孙子》的某些言论观点出发探讨其战略价值,难免带来片面化、碎片化之嫌。本书另辟蹊径、别开新面,从整体战略理论体系上锁定了《孙子》对后世战略理论形成所起到的奠基作用。该书开篇就以科学严谨的论述,肯定《孙子》是战略理论的奠基作:“孙子的价值是多方面的,就其军事价值而言,其中最为光彩夺目的则是它对战略理论的奠基作用。主要表现在它对战略概念、战争力量要素、战略目标以及实现战略目标所遵循的原则等基本理论问题,在2500多年前就做出了系统的回答。”还比如“全胜”与“战胜”的关系问题,《孙子战略纵横》明确提醒人们:《孙子》两略并提,并以“全胜略”为上,但其论述的重心仍然是“战胜略”。这是《孙子》一书的根本价值所在,也是其作为兵书存在的理由。这正反映出《孙子》既追求理想目标又正视客观现实的科学态度。如果把“全胜略”与“战胜略”对立起来,或颠倒其主次关系,必定影响对《孙子》战略思维的认识,也会有悖于做好战争准备的指导思想。作者强调:“战争本来是敌对双方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地步的产物,是不得已而为之。用兵之法是探讨在不得已的条件下克敌制胜的策略。其产生的前提就注定了要以‘战胜略’为主。”作者还指出,慎战是从所处的多极战略环境出发的。赢得和平发展的重要前提就是要利用好多极格局这个平台,牢牢掌握战略主动权,做到政治上有民心可用,军事上有强军可恃,外交上有友邦为助,地缘上有要地依托,这样才能形成有利的战略态势,获得“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这些论述还原了《孙子》的本意,引导读者将目光由局部投向整体,有益于人们从多方面的联系中领会孙子兵法的深刻内涵。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孙子》革新进步的战略思想与当代新军事变革有着一脉相承的联系。当下世界军事变革的每一次发展,几乎都是对《孙子》战略思想的进一步诠释和证明。基于这种认识和判断,本书列出专章,结合现实明确提出:借鉴“以道为首”“以人为本”的战争理念,正确认识战争主体,把抓“固本”作为首务;借鉴“重势”“任势”的宏观思维,自觉投入现实变革实践;借鉴“兵家之胜,不可先传”的革新精神,解放思想,确立与信息化战争相适应的新思维新观念;借鉴“践墨随敌,以决战事”的开拓精神,为军事变革提供理论牵引和支持;借鉴“率然一体”“吴越同舟”整体观念,正确认识战争活动体系化的发展趋势,确立战略谋划在战争指导和军队建设中的核心地位,等等。作者根据现实战争面临的信息网络条件和高技术武器装备不断出现的新情况,在相关章节中提出了应对之策,强调施道义谋略,兴有名之师;施威慑谋略,求不战屈敌;施攻心谋略,夺敌军之气;施伐交谋略,得交合之利等一系列饱含古今智慧的原则。这种研究成果不仅充分汲取了孙子兵法的精华,而且具有其显明现实针对性,在创新性发展、创造性转化中为《孙子兵法》的研究和运用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