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反恐新课题:如何破坏网络遥控指挥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魏岳江、马铭骏责任编辑:姜可
2017-06-12 08:48

军报记者讯(魏岳江、马铭骏)近期,继英国伦敦发生三起袭击事件后,伊朗首都德黑兰又传来两起恐怖袭击之声,极端组织宣称对上述恐怖袭击事件负责,凸显国际社会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形势严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6月3日发表电视讲话说,恐怖主义正产生“新趋势”,他们为了报复英国在伊拉克的反恐军事行动,通过网络发号施令,指挥那些在欧洲本土出生、接受外国极端组织“洗脑”和培训后“回流”到欧洲国家、伺机发动袭击的人员。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最后强调:为了阻止恐怖主义,需要进行网络监管。

自去年10月摩苏尔战役打响以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联盟与“伊斯兰国”拉开了旷日持久的城市反复争夺战的序幕。截至目前,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联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多条战线上不断进攻,伊拉克政府军即将全部收复摩苏尔西城、叙利亚拉卡战役帷幕已经拉开。然而,“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内线战场势力范围逐步收缩、地盘几乎全部丧失的情况下,反而采取网络遥控指挥方式,在外线战场上拉响了复仇恐怖袭击的警报,通过网络招募外国极端分子成员,指挥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发动突然恐怖袭击,企图保存内线残余力量。基于此,国际社会只有联合起来、加强网络监管,破坏“伊斯兰国”网络遥控指挥数字链条,才能使“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头目在网上不发声,减少有组织的恐怖袭击活动。

社交媒体:“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招募成员的集结地

种种迹象表明,“伊斯兰国”经常使用社交网站、手机应用、电子杂志等互联网手段,在推特等微博客和各种网络论坛中散发文字、图片、视频,大力宣传极端思想,诱惑激进分子为其效力,制造多起星点式恐怖活动。

社交媒体(社交网站、微博、微信、博客、论坛、播客等等),就是指人们用来创作、分享、交流意见、观点及经验的虚拟社区和网络平台。日前,社交媒体成为“伊斯兰国”采取文本、图像、音乐和视频等形式,招募极端主义思想的不法分子网络集结地,其传播速度快,影响力巨大,短时间内能爆发出令人眩目的能量。据报道,“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成员与被其煽动、蛊惑的一国公民联络时使用被网络工具隐藏的社交媒体加密网站,即便水平最高的(安全)机构也无法洞穿海量的信息。2015年出版的反恐书籍中披露,“伊斯兰国”每天在网络上释放约9万条消息。他们熟练利用社交媒体散播消息招募成员,再转入加密的社交通信软件信息进一步沟通,通过分享网站存储数据,并利用在线文本编辑平台编辑恐怖袭击实时战况。“伊斯兰国”甚至开发了App。在“伊斯兰国”网络蛊惑和煽动下,欧洲一些国家因经济低迷、社会矛盾加剧、失业率高居不下,致使一些穆斯林人成为“伊斯兰国”恐怖人员的黑名单后,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采取单独分散发动恐怖袭击的方式,祸害无辜平民。此外,“伊斯兰国”还经常采取换电脑、手机和应用程序等手段,躲避网络攻击。即使某些网站被取缔、账号被关闭,他们仍可更换网站和账号卷土重来。有媒体报道称,“伊斯兰国”开发了一款其成员专用的手机社交软件,以此进行秘密通信策划恐怖活动。如,“伊斯兰国”开发了一款名为Alwari的社交软件,其成员利用这款应用软件来互通消息。2016年8月主办夏季奥运会的巴西政局动荡,和“伊斯兰国”有关的嫌疑人通过社交媒体公开招募巴西本土人员,并发布将袭击巴西的威胁。此后,“伊斯兰国”更擅长以互联网为战场,以社交媒体为传播媒介,向支持空中打击的“盟国”公开煽动极端思想,剑指美国社会各个阶层。2015年12月2日,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圣贝纳迪诺市一所名为“内陆地区中心”的残障康复中心发生恶性枪击事件,导致14人遇难、21人受伤。经查证实,此次枪击案的罪魁祸首是“伊斯兰国”的两名“追随者”(一对夫妻)。其中一名男性嫌疑犯在多年前与美国联邦调查局“恐怖分子”名单上的其他嫌疑人有过联系。另外一名女性嫌犯疑似在社交网站上用别名发布信息向“伊斯兰国”表示忠心。目前,美国境内约有300个社交媒体账号正在极力向美国人传播“伊斯兰国”极端主义思想,“伊斯兰国”支持者呈现不断扩大趋势。自2014年3月以来,美国共逮捕了71名被控与“伊斯兰国”活动有关的人,其中2013年逮捕了56人。截至2015年秋季,美国有250名美国人已经前往或准备前往中东加入“伊斯兰国” 。2015年8月21日,约旦王储阿卜杜拉•侯赛因说,恐怖分子利用青年人的激情,以伊斯兰教义为伪装,向他们渗透极端思想。在约旦,已有上千名思想偏激的年轻人加入了“伊斯兰国”。在突尼斯市并不发达的郊区,如今有不少年轻人向加入“伊斯兰国”的人表示羡慕。2016年以来,“伊斯兰国”利用网络、社交媒体协调恐怖行动,招兵买马,构建跨国跨区域的恐怖主义网,推进极端思想在全球扩散传播,并通过网络指挥欧洲及其他地区的极端分子,发号施令说暂时不要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战斗,而是要求他们先足不出户呆在家里躲避起来,后伺机制造恐怖活动,如法国和丹麦发生的袭击事件,就是如此。而根据法国参议院2015年4月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至少有1430名是法国人,其中200名现已经返回法国。这些返回国内的极端分子,如同定时炸弹,是引发恐怖活动的“导火索”。

网络监管:使“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网上露头就打

如何防范那些不受恐怖组织直接控制、只是思想受到影响的“独狼”袭击者,加强网络监管是反恐怖重中之重。

网络监管,主要负责对互联网的监督、监管和检查,主要是监管外部的网络状况,类似于网监、网络警察的性质。面对“伊斯兰国”在网络上的咄咄逼人的态势,一些国家掀起全民网络监管的人民战争,已经展开—场激烈的网络反恐怖猫捉鼠游戏,让蛊惑极端思想的“伊斯兰国”像网上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星期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指出,“每次袭击都证明,互联网成为煽动暴力、传播极端意识形态的渠道……我们需要社交媒体公司在删除恐怖主义内容时,更加积极主动,成为主导角色”。一些国家大部分商业社交软件将“伊斯兰国”成员视为公敌以至于无法利用,一旦发现其身份就可能会被封禁账户。民间黑客组织也自发对“伊斯兰国”的全面技术渗透,不仅配合网站积极举报封杀极端组织相关账户。而且不断利用新媒体技术手段,展开对“伊斯兰国”的侦查和渗透。英国两名内阁要员3月26日敦促谷歌、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付出更多努力阻止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在网上传播。世界各国也甘落后,采取多种措施,开发一系列恶意软件,用于破坏“伊斯兰国”的网络宣传和成员招募活动,切断恐怖和“伊斯兰国”蛊惑、煽动青年的网络渠道;同时,也逐步解决贫困、失业等滋生恐怖和暴力极端主义的根源问题。美国国防部正考虑加大对“伊斯兰国”的网络打击速度和范围,用更强大的网络攻势破“伊斯兰国”的服务器和手机通讯能降低公众对其注意力,阻止潜在的恐怖袭击。制定网络攻击方案,其中包括网络干扰和使用计算机病毒等,使用“特洛伊木马”之类的病毒以及其它网络攻击手段破坏“伊斯兰国”的通讯。

建立网络反恐部队:消灭“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网络黑客

事实上,“伊斯兰国”迅速崛起与网络空间密不可分的,是第一个网络时代建立起来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成立之初就在互联网上发表声明称,将在横跨叙伊边境的广大区域建立一个伊斯兰教国家,推荐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为该国家的领导人,并呼吁全世界的穆斯林效忠巴格达迪。此后,“伊斯兰国”就开始利用网络传播其极端思想,招兵买马,同时建立了一个专司网络战的行动小组。该小组隶属于“伊斯兰国”的情报机构负责人阿姆尼,其人数和领导者至今仍是“伊斯兰国”的最高机密。据说,“伊斯兰国”网络战的行动小组,网络技术能力已经达到了专业化水平,利用网络进行加密通信、策划袭击活动。他们不仅针对平民发动恐怖袭击,还频繁向欧美国家机关、大型科技公司发动黑客袭击,并通过网络进行宣传和招募。“伊斯兰国”还出版关于黑客袭击手册,指导为“伊斯兰国”成员之间的互相通信和策划袭击活动。如,如何保持通信和定位数据的安全,它还给出了几十个安全应用和服务的链接。2015年1月,“伊斯兰国”支持者入侵了美国中央司令部的YouTube和推特账户,窃取了大量内部文件并泄露到了网上,控制美国中央司令部推特账户长达1个小时,并把美国中央司令部的logo换成了“I love you ISIS”。2015年4月,法国电视台5台遭到来自“伊斯兰国”拥护者、黑客组织Cyber Caliphate的大规模网络攻击,入侵了电视台的广播传输渠道。

随着“伊斯兰国”对网络技术的运用,成立网络反恐部队提上重要议事日程。为了预防未来的恐怖袭击,世界有的国家建立起了一支特殊的反恐部队、科技队伍,采取群防群治、出台反恐法案、健全组织机构、启用先进安检技术、指纹识别系统等,给恐怖分子布下天罗地网。“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策划的一系列袭击事件也刺激了民间黑客的反恐行动,尤其是巴黎恐袭事件发生后,多个民间黑客组织宣布与,“伊斯兰国”开战,其中一个黑客团体宣布攻破了“伊斯兰国”的暗网宣传网站,用广告替换其网站原来的宣传内容,首次重创“伊斯兰国”暗网。2016年11月16日,全球最大民间黑客组织匿名者通过推特宣布对“伊斯兰国”宣战,发誓将把“伊斯兰国”从互联网上清理掉。“匿名者”加入网络反恐战斗,得到了大量网民甚至是官方网络反恐专家的欢迎。

2016年2月,英国军方决定建立特殊作战部队,又称“77旅”,以应对日益猖獗的“伊斯兰国”网络恐怖主义。英国政府高级官员披露,作为新的反恐战略的一部分,英国安全机构正在对极端分子的网站展开一场秘密的网络战。在开办自己网站的同时,政府还对那些监控和堵截网上恐怖分子信息的组织给予支持,以阻止“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通过网络对年轻人进行洗脑。英国建立的安全与反恐办公室,主要使命就是协调反“基地”组织及其支持者的行动。它一直受命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破坏恐怖分子的网络,并在英国年轻人中展开“争取情感上支持”的运动。反恐办公室隶属英国内政部,它与英国警方和军情五处合作紧密。

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成立网络司令部国家,2002年12月成立海军网络司令部,随后空军和陆军也相继组建自己的网络部队。2010年5月,美军建立网络司令部,统一协调保障美军网络战、网络安全等与电脑网络有关的军事行动,其司令部重要任务就是在网络战场进行反恐。美国除了空袭以及偶尔的地面行动外,美军还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发起网络攻击。2015 年4月底,美国政府公布了首次由网络司令部负责指挥的攻击行动,旨在对“伊斯兰国”成员的网络活动予以打击,并计划利用黑客攻击及网络武器摧毁由“伊斯兰国”使用的计算机系统,从而瓦解其功能并追踪其 网络枢纽位置。2015年8月,美国曾经使用无人机击毙了一名“伊斯兰国”的黑客。此前,有消息称这名黑客是阿姆尼网络战小组的负责人,他曾经指挥“伊斯兰国”的黑客对英国政府的邮件系统发动攻击。目前,美国成立的网络反恐机构——网络威胁情报整合中心(CTIIC),协调多个政府部门,将反恐可疑数据集聚,以促进网络反恐工作协同成效。2017年3月,五角大楼高级官员确认称,美国陆军已经向“伊斯兰国”发动首次信息战行动,并以此作为夺取伊拉克城市摩苏尔的军事行动组成部分。美国正在使用网络工具对该地区的“伊斯兰国”进行打击,具体包括干扰“伊斯兰国”成员的日常行动,破坏其在虚拟战场执行任务与通信的能力和指挥控制系统,让“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对它们的网络失去信心,让“伊斯兰国”的网络过载,无法再运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