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事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张恒通、付伟川、张怡然责任编辑:姜可
2017-06-15 10:51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

——《士兵突击》

兵第一次到营区,也是兵第一次坐卡车,晃晃悠悠像洗衣机,颠得一车新兵滚成一团。那辆后来不知道坐了多少回的卡车,兵第一次下是爬着下去的。还没站稳,兵就吃了一惊——这操场咋不长草呢?明明还是裸的泥土,又是海边,硬是找不到绿色。

当晚,班长和新兵们拉家常,兵把这个疑问提了出来。班长嘿嘿一笑,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兵第一次去操场跑圈,看见一茬茬黑黝黝如铁塔的老兵戳在操场中间,伴着震天的喊声向前扑去,身体狠狠砸在地上。班长边跑边问,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吗?兵点头,沉默。

兵没有手机,打电话要等整整一周的时间,兵第一次觉得七天是如此漫长。

兵其实没有一个远方的姑娘可以寄托青春的不安,刚成年的兵最想念的是兵的外婆,兵在外婆家度过了童年,兵每次和外婆通话时都感觉自己又坐在了摇椅上,身边吹来了田地的清香,那是肥沃泥土的芬芳,和充满腥气的海风完全不一样。

入伍第一年没有假期,兵默默等待着肩膀上一道拐变成两道,好早点回去再看看外婆。兵也不是不羡慕那些有电话找的人,可兵以前没有过爱情,营区连蚂蚁都是公的,时间久了,兵也就差不多忘了。

忽然有一天,班长让兵去连部,说有电话找。兵白着脸从指导员手里接过听筒,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说外婆走了,知道请假不容易,让兵别回去。兵放下听筒后绕着操场没命地跑,一圈又一圈,班长不出声跟着,最后兵气喘不过来,停下朝着老家的方向磕头,眼泪流的鼻子头发到处都是。班长叹息,唉,谁让咱是当兵的。

海军要抽调尖子去索马里护航,选上了兵。兵没有出过海,上了船就拿背包绳把自己绑在床上,一日三餐都吃方便面,终于熬了下来,在舱室之间机动也和野外一样轻松了。

舰队停靠非洲,兵拿着攒下的补助去买了一堆象牙工艺品,没几天就挨了通报批判,那是兵第一次不是被表扬的通报。回去说起这事,班长觉得奇怪,说你也不像是喜欢这些玩意儿的人,费力气买来送给谁呢?兵笑笑不说话,仔细收好等着放假。

假期过了一个又一个,兵也成了老骨干,成了最受新兵欢迎的老兵。这年夏天旅里来了一批实习的军校生,那也是新兵呀,兵和学员们拉家常,恍惚间好像看见了刚当兵的自己,情不自禁说起往事。兵的外婆家以前是富人,外婆还年轻的时候就不行了,兵小时候外婆说起过家里曾经的牙雕,象牙手镯,一脸的怀念。兵在海外买了象牙后的第一个假期,就把它们都放在外婆的骨灰盒旁。

兵当时没想到两年后还能和学员们一起喝酒。他还记得当时对学员们说过自己在考虑当年退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留下了,还提了干,假期多了不少。久别重逢,兵就劝学员们别考研,直接去部队。兵不是不喜欢知识,兵十几年看过来,毕业生还是早点去部队的好,要想在部队长久的干,不早点了解是不行的。

兵想着,自己吃着国家的饭,就干到干不动为止吧。兵这样想着回到营区,就接到通知去开会。领导告诉兵,全军都在改革,编制要动,军官数额没以前多了,综合考虑,安排兵转业。

兵愣愣地问,真的?得到肯定的答复,兵不说话,兵没有和命令讨价还价的习惯。手续办下来,兵收拾好东西,一个人走了。

走出营门的时候,兵差点被吼叫着蹿进来的老卡车撞到。站在车卷起的烟尘里,兵眯起眼看见车厢里一群陌生的面孔,稚嫩,啥也不懂,叽叽喳喳。看见有人指着光不溜秋的操场问着什么,兵笑笑,转头走开。

营区,又迎来了新的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