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坚守的军魂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张怡然、郝昕、王良文、付伟川责任编辑:姜可
2017-06-15 10:52

和查海生这位诗人相识是在几年前,在忙碌的课业歇息之余,随手拿来他的一本诗集翻阅。打开那一页页厚重的沧桑,读到的全然是他坚守的影子,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敬意,尊敬其的理想,更敬佩其的坚持。我想那俨然是一种敬畏,敬畏一种坚守的灵魂。当我步入军营,我依旧带着这本海子诗集,历经军训,走过沧桑。授衔的那天,我穿上军衣,带上军帽,好像一夜间成了长大的孩子,理解了海子一生命运的坎坷和他所谓的坚持,低头看看自己的肩章,抬头望望头顶的帽徽,我想当年海子的初衷和现今我坚守军魂的理想类似吧。

在海子的年代,文化刚刚复苏,那伴随着利益的泡沫文字铺天盖地滚滚而来。他不曾绝望,未有徘徊,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夜路,追求诗与真理大诗,融合中国的成就与行动锻造真正的诗歌。在昌平的孤单宛如“鱼筐中的泉水放在泉水中”,宁愿化作“单翅鸟”“揪着头发作为翅膀离开”。感慨其执着,坚守着身为诗人的灵魂。而现今,在祖国边疆的土地上,永远都屹立着一群铮铮傲骨的英雄。无论是狂风咆哮或是大雨倾盆,环境再险恶,现实再残酷,他们用自己最神圣的军魂和执着的忠贞守卫着一方平安。

或许海子选择的终归是一条永不回头的路,在双目合闭的刹那不是一颗巨星的陨落,而是一个坚守的灵魂在呐喊,让所有人敬畏。他的坚守扎根在每个敬畏你的人的心灵净土上,就像你的生命继续在“春天,十个海子里”,依旧微笑着“夜歌”,持一份坚守诗歌的宁静和淡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渐渐明白他为何要把梵高作为你的红头发瘦哥哥,为何喜欢“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鞋子”。因为他们都共同坚守着本真和所热爱的神圣理想。而我的理想呢?参军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注定要用自己的坚强换得净土的宁静;宣誓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注定要用自己的想念慰藉余下的时光。要时时刻刻保卫我热爱的土地,钟爱的军魂。就像当初的海子,我们用一颗赤子之心和无畏的气概坚守祖国河山。

正如西川所说:“一种歌唱的力量足以摧毁歌唱者本身。”我想海子在诗的国度用切身行动证明了他对诗魂的忠诚并会让每个人都生出一种敬畏。望着窗外兀自倔强着的天光,新的一日在黑暗中挣脱而来。回想祖国从帝国主义列强中挣脱而出到改革开放以来,迎来一个又一个光明的新时代,继往开来新一代离不开军人在战场的坚守,离不开军人对理想的热血,离不开军人大无畏的牺牲。我想当代革命军人的样子就是这样吧,它倒映在祖国的每个角落,扎根在每名军人诚赤的内心,留给祖国和人民的总是坚守的军魂。

军人,一个神圣而庄严的名字,敬你矢志不渝,畏你献身军魂,敬畏你坚守的军魂。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