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不合格,外出没资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俊龙责任编辑:杜海丰
2017-07-17 08:44

■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营列兵 张俊龙

梁晨绘

依法治军是强军之基。对于广大基层部队而言,损害这个基石更多的往往不是“不依法”,恰恰是打着“依法”幌子的“土政策土规定”。党的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军日渐成为广大基层带兵人的自觉遵循,强军之基越夯越实。但毋庸讳言,少数带兵人的法治意识还不够强,基层官兵身边还或明或暗地存在着一些“土政策土规定”。所以从今天开始,军报【基层传真】版推出《照一照身边的土政策土规定》连续报道,从一人一事入手,揭开官兵身边那些“土政策土规定”的面纱,从一点一滴做起,推进依法治军在基层部队进一步落地生根。敬请关注,欢迎赐稿。要求千字以内,见人见事、一事一报。

(编辑 张科进)

“91分!”就在上周,我拿到了参加连队专业考试以来的最高分,虽然再也不需要拿成绩单当外出资格证,可心里还是有些感慨,几个月前的请假经历仍历历在目。

那是下连后的一个周末,看着身边战友外出回来拎着大包小包,我有些眼馋,也想外出半天购买些生活用品。当我拿着请假条兴冲冲地找到连长时,没想到却吃了个“闭门羹”。连长掏出连队制订的《专业训练细化措施》告诉我:“新战士学专业课要打好基础,咱连每周会进行一次专业课考试,成绩不合格者取消外出资格”。

考试不及格,外出没资格,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我考了5次从没及格过,自然无话可说,只能“望假兴叹”。从那以后,我学起专业来更加发奋,经常大半夜到学习室加班,可由于基础太差,始终没能“咸鱼翻身”。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家里给我寄来包裹,需要到营区外的邮局去领取。我心想:这是正当理由,总不能还不让我外出吧?没想到,连长又把我“怼”了回去:“外出?啥时候等你当了训练标兵再说吧,我让别人替你取。”

这回我彻底绝望了,我当时真想说:连长,谁不想当训练标兵?可咱连兵器原理复杂,密密麻麻的电路图摞起来将近半米,对于只有中专文化的我来说实在太过深奥,光是看着都头晕,虽然我还是不及格,可成绩在慢慢提高啊。带着一肚子委屈,我暗暗赌气:不就是不让外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本以为不再提外出这茬就没事了,可没想到,上个月16号是我生日,父母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坐火车从老家赶来给我过生日,周五晚上告诉我已经在营区附近住下了。

那晚,我手里攥着请假单,却始终不敢敲开连部的门。这周考试又没及格,之前吃了两次“闭门羹”,我是实在张不开嘴请假了,冷面连长坚持“秉公执法”咋办?一边是父母关心的电话,一边是厚厚一摞专业书,我可真是欲哭无泪,又实在没脸告诉父母真实原因,就谎称部队周末有任务让他们先回去。

打完电话,躺在床上,那一瞬间我再也忍不住抹起眼泪,越想越觉得委屈,就在朋友圈发了条留言:“一墙之隔,两个世界,当时一别难再见!”末尾还加上了三个大哭的表情。发完后就沉沉睡了过去。

谁承想这条留言竟惹了事。第二天一早,朋友圈里的留言都是大家关心的问候,都以为我家出了啥变故,弄得我哭笑不得。吃过早饭,没想到教导员也找我散步,我再也憋不住了,大着胆子向他诉苦:“教导员,我父母就在外面,可我成绩不合格,出不去,心里难受……”

教导员知道了前因后果,专门把我父母接到了营区。到了连队,平时老“找我麻烦”的连长这回一个劲表扬我工作干得出色、学习刻苦勤奋进步很快,还批准了我周日外出好好陪陪父母。听着连长一个劲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之前不让我外出的事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事还没完。几天后,营里居然为这事专门搞了个“吐槽大会”,让我们这些新战士坐在一起聊聊连队的土规定。会上,有的战友吐槽连里安排成绩垫底的官兵打扫公共卫生、多安排帮厨,也有战友吐槽连队成绩划档不合理,没有考虑新战士成长规律……

“吐槽大会”之后,营里的土规定全都“吃了土”,大家训练积极性空前高涨,专业训练效益大幅提升,我的专业课成绩也是噌噌往上涨,逐渐从及格蹿到了优秀!

(高思峰、徐敏庆整理)

编辑点评

战士的权利与义务岂能交换

■张科进

成绩不合格,为啥外出没资格?战士张俊龙问得甚好。训练是军人履行职责的义务,请假是军人的法定权利,战士的权利与义务岂能交换?此举不但违背了条令规定,也不利于激发训练内动力。如何提高训练质量,连队干部应该走科学施训的正道,而不是土政策土规定的“歪门邪道”。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