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朱然带兵看“作风养成”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徐兵博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07-17 08:53

朱然,三国时期东吴大将。他为《三国志》等中国古代史书所记载,主要是因为他曾参与过影响三国走势的三次重大作战行动:其一是在东吴主帅吕蒙败关羽的荆州一役中,作为吕蒙麾下大将的朱然和另一将领潘璋一起,在关键的阻击战中成功擒获了蜀国赖为干城的大将关羽父子,一战而赫然成名;其二是其在另一东吴名将陆逊大败刘备的“夷陵之战”中,率军攻破蜀军前锋,截断蜀军后路,迫使刘备败退白帝,从此奠定了吴强蜀弱的两国局势;其三是当东吴与蜀国交战之时,驻守江陵的朱然判断魏军必乘虚而入,因而提前准备,并在此后的江陵保卫战中,当东吴援军被曹军击溃,朱然指挥仅剩的5000孤军击退曹魏数万大军的围攻,三战而威震曹军。

然而,在名将辈出的东吴,因为有周瑜、吕蒙和陆逊等名将的光芒遮掩,特别是经过《三国演义》等文学作品的渲染,朱然作为名将的真实历史并不为后世所重视和研究。近日重读《三国志·吴书》,仔细品味其中有关朱然章节,一方面深为朱然被后世军史研究“冷落”而叹息,一方面又为其作为军人的“优良作风养成”而赞叹。

一向被后世史家称誉为比较客观记载历史的《三国志》作者陈寿对朱然是这样描绘的:“然长不盈七尺,气候分明,内行修洁,其所文采,惟施军器,余皆质素。终日钦钦,常在战场,临急胆定,尤过绝人,虽世无事,每朝夕严鼓,兵在营者,咸行装就队,以此玩敌,使不知所备,故出辄有功。”

这段话对朱然的评价大体包含三层含意:其一,朱然个子不高但相貌威严,而且品行高洁,很有涵养,他的才华大多只显示在军事方面,而其他方面都显得很质朴;其二,他在平日里也像身在战场一样,时时处处恭敬戒备,即使在没有战事时也要求部队每天早晚庄严击鼓,士卒们都要整装列队,以此迷惑敌人,使他们摸不着头脑;其三,一旦遇到战争等危急之事,朱然就会表现得大胆镇定,谋略超群。正因为有了这样良好的“军事素养和作风养成”,所以只要一有战事就会立下战功。

朱然还很有“背景”。史载,朱然之父朱治与吴主孙权之父孙坚“交好”,而朱然“尝与权同学书,结恩爱”。就是说,朱然不但和孙权是“世交”,而且是“同学”,关系自然“非同一般”,而在这样深厚的“背景”下,朱然不但没有利用与孙权的关系而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反而“内行修洁”“终日钦钦”,忠实地履行着自己作为军人将帅的职责使命。

而正是能够保持“终日钦钦、常在战场”的“优良作风养成”,朱然才能为国家立下不世功勋。《三国志》还记载这样一个故事:当时东吴朝廷察觉到归义的地方将领马茂拥兵自重,有叛国之心,孙权“深忿之”,却又不敢出兵平叛。这时候,深忧国家的朱然主动向孙权上了一份“请战书”说:“马茂小子,敢负恩养。臣今奉天威,事蒙克捷,欲令所获,震耀远近,方舟塞江,使足可观,以解上下之忿。唯陛下识臣先言,责臣后效。”请战之言,效命之心,为国分忧之志跃然纸上。孙权收到朱然的“请战书”后,由于担心朱然难以完成使命而有意没有向大臣们公开。后来,“朱然出兵大破马茂,献捷之日,群臣上贺”之时,孙权才拿出朱然早前的“请战书”说:“此家(指朱然)前初有表,孤以为难必(难以完成任务),今果如其言,可谓明于见事也。”在这里,孙权对作为将领的朱然“明于见事”的高度评价,其实正是来源于他长期“优良作风养成”所形成的优异军事素养。后来,为了表彰朱然的这一战功,孙权遣使拜朱然为当时国家的最高军事统帅职务之一的左大司马。后来,当朱然患病将不久于人世时,孙权竟为他“昼为减膳,夜为不寐”;去世后,孙权更是“素服举哀,为之恸哭”。可见朱然在孙权心目中的地位。

重温近2000年前的名将朱然的故事,思及我军当下的军队建设,尤其是体制编制改革的大形势,深感朱然身上有许多值得学习和效仿的优良品质。尤其是他“终日钦钦、常在战场”的“优良作风养成”,更值得今天的我们认真揣摩、思索和引鉴。当前,经过我军长期优良传统教育的绝大多数将士,无论平时还是战时,无论面临裁转并改还是岗位转换,无论别家离子还是远离城市,都能够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优良的军人作风和良好的战备意识,他们是我军改革大潮下坚如磐石、忠勇善战的主体力量。但也要警惕的是,在军队改革的大形势下,在面临种种利益关系调整时,极少数同志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没有认清自己的使命,没有从军队改革大局考虑问题,从而导致在日常战备上松懈了应有的高度戒备,在完成军事训练和日常工作时降低了应有的标准,在履行职能上不再严格要求,甚至在个人问题上和组织讨价还价。

朱然以其穿越千年的“优良军人素养”启示我们:作为新时期的革命军人,身处关系国家安危的军队改革大局,就应当耳必常闻鼓角之声,神必常游战阵之中,行必常处战备之中。古人云:“其无常备之虞,必有临阵之危。”时刻练兵备战,聚焦打仗,这才是新时期我军将士必须具备的“优良作风养成”。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