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书简》收藏长征途中珍贵书信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07-20 08:41

为继承红军传统,弘扬长征精神,广西人民出版社推出了《长征书简——重温我们先辈的长征》(简称“《长征书简》”)一书,呈现并铭记波澜壮阔的长征历史,缅怀革命英雄与先烈,弘扬爱国主义、长征精神,向长征胜利80周年献礼。《长征书简》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罗平汉先生负责编写,收录了毛泽东致朱绍良、朱德致陈济棠、刘伯承致孙震等二十封书信、电文,每一封书信都包含书信正文、作者简介、书信解读、长征故事。在这些书信中,既有热血男儿的沙场绝笔,也有严父慈母的谆谆嘱托;既有兄弟姊妹之间的默默心语,也有恋人之间的爱与深情……书信是一种温柔的艺术,在古代中国被称为“尺素(帛)”或“简牍”,其亲切细腻有时超于日记、笔记,致使许多文人墨客都有收藏书信的习惯。《长征书简》收藏了长征途中带有革命先烈浓浓温情的珍贵书信,汇集了红军将士惊天地、泣鬼神的家国情怀,重现了红军长征的英勇历程,书简虽短,但足以呈现鲜活的长征精神,被评为中央宣传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

主编

罗平汉(1963— ),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199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获博士学位。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主要从事中共党史的教学与研究。著有《土地改革运动史》《农业合作化运动史》《农村人民公社史》《当代历史问题札记》《当代历史问题札记二集》《大锅饭——公共食堂始末》《中国共产党农村调查史》《大跃进的发动》《回看毛泽东》等,主持国家科研项目多个,发表论文百余篇。

内容简介

《长征书简》是一部以书信为主体,着眼于爱国主义教育、生动展示中国工农红军伟大长征历史的通俗历史读物。全书以波澜壮阔的长征为历史背景,选取参与长征的红军指战员、红军将士的珍贵书信,以及红军当时发布的公告、红军队伍间的联络信等,并配合相关珍贵历史材料,对选取的书信作了详细解读,从独特的角度展示了长征的艰苦历程和重大历史作用。本书所收录的书信内容丰富,有革命烈士对亲人的嘱托,有战场硝烟炮火的记录,也有红军战士对革命前途的乐观与展望,不一而足。我们希望通过认真截取、客观描绘红军长征的历史细节,生动再现那段刻骨铭心的革命历史,展现红军战士众志成城、不怕牺牲、甘于奉献的豪迈情怀,弘扬伟大长征精神,使人们在阅读的感动中提升对长征的了解和认识,增强爱国主义情感,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传承伟大长征精神,在新时期走好新的长征路。

编辑推荐

1. 本书被评为中央宣传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

2. 本书以长征期间红军战士、将军等书简的形式呈现长征,讲述生动的历史故事以及个人的感受和情感,有极强的现场感,真实感人富有亲和力,视角独特,突破了以往长征类读物的局限,是对长征历史解读和展现方式的创新。

3. 本书以长征书信为主体,选用原文,并附有不少原件影印件,有较大的史料价值。

4. 本书书信后附有党史专家细致、深入解读以及相关背景资料,较为全面立体地介绍了呈现家书细节以及与长征历史的关系。

5. 本书整体设计独特,以家书的形式呈现,双色印刷图文并茂,可读性强。

目 录

致朱绍良

致陈济棠

致孙震

我们临死以前的话

致全体同志

致某夫妇

给兄嫂的信(一)

给兄嫂的信(二)

致妻子叔振

狱中留言

给岳父的信

给喻权域的信

勃沙特先生,久违了

告陕北工农劳苦群众书

三军会师前的历史遗墨

给弟弟的信

红军战士的一封家书

给父亲的信

给母亲的家书

红军战士给父母的家书

附录:红军长征大事记

后记

原文试读

《长征书简——重温我们先辈的长征记忆》

给岳父的信

(一九三五年九月二十日)

杨幼麟

丰泰老伯:

不通音问又三年了,在这三年中,虽然从报纸中得到一些家乡的消息,然而总不能满足我全部了解的要求,虽然前数次的写信询问,但始终得不到支字片纸的答复,结果我的希望还是渺然!

秋初的时节,又掀起了我思念故乡的情绪,因此又来作此次通讯的试探,以慰故乡倚念者!

近年来洪水的泛滥和瘟疫的流行1,以及生活程度的日高,我已经估计到,你们也无法免脱这些灾难,特别是不能得到任何接济而又无子、无父、无夫的人们底颠连流沛,更是我预想得到的事情;而以我[飘]〈漂〉泊无踪,何尚又非家人最关切的事呢?所以一切的烦恼、痛苦、怨哀……莫不是你们的正常生活呵!只是我不能估量得到的你们是否还有意外的变故?!你们饥饿、冻冷与铁蹄践踏重重压迫的生活到底如何呢!?

十一弟的不幸我知道一些,但其究竟如何?尚不可知。他生平的浮[燥]〈躁〉是最大的缺点,结果被其所苦,这真是想不到的不幸!素芝等同志受苦是否确实?特别是对云应记念是我时刻最关心的,自然我母的孤苦更是我不忍的事情,可是这些都是非人所造的,我们只存最大的暂时忍耐而已!

我近几年来压在生活上还能糊口,但每日的劳顿,已非昔日之体强力健了。现在精神疲乏,肢体消瘦为我的写照,但还未到江河日下之势,现正在医院调治,颇有功效。因为多病的关系,所以也没有钱留下,同时仍系原差只够生活,以至无法接济家庭,这自然使依赖者失望,但事实如此奈何!?我想以后的情形或许好点,等待以后吧!九爷在江西,今年三月前会得,也是因为自己不慎也弄得不好,闻说近来仍在病中,尚无消息。

我在湘庄2到此地还不久,情形还不十分熟悉,不久出院后或在此地庄上,暂时不会他往,目前囊不储金,无术言返!3

你老家中各位均好否?你老的精神还健康否?家母及素芝等情形如何?故请于接信后告我,同时我的情形亦请转告是幸!

关山万里,临款依然,游子能不伤怀!余后叙

敬祝

健康!

婿 施芙4

九月二十日下午于病中(十一月十九日收)

来信寄:福建汀洲福音医院转 书信摘自1983年版湘潭地委党史办编《湘潭地区革命烈士诗词书信选》。

1. 这里是暗指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的白色恐怖。

2. 可能是指湖南平江;下文说的地庄可能是指江西瑞金,因烈士在此两地时间较长。

3. 含蓄地表示他现在革命的工作中,不能抽身回来看望家乡父老和家人。

4. 即石夫,烈士的化名。

【书信·解读】

杨幼麟回国后,到湘鄂赣苏区工作。1929年9月2日,他在平江中共湘鄂赣边特委的扩大会议上,针对当时准备武装起义的各个问题,明确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敌人的进攻,固然不能消灭革命,但能打击革命,延缓革命高潮的到来。因此,在斗争中,不仅要学会直接的或间接的进攻,而且要学会退却;不仅要学会打击敌人,而且要学会躲避敌人的打击。那种盲动主义的孤注一掷的军事冒险,脱离群众的乱杀乱烧,企图与气焰很高的敌人作武装对峙,不仅不能打击敌人,而且必然招致自己的巨大损失。他主张先着手发展和巩固革命根据地,把恢复苏维埃组织同恢复、健全和发展党的组织紧密结合起来,然后动员群众,发展武装斗争,有力地打击敌人。他的这些意见得到与会者的赞同,并根据新的形势作出了新的决策。在这次会上,他与王首道、袁国平、刘建中、李宗白等五人当选为特委第二届执委会常务委员,成为边区重要领导人。为了坚持边界斗争,杨幼麟与王首道等于12月10日在万载陈坑召开的特委执委会上,又就运用民主办法改选各级苏维埃组织,扩大边境赤卫武装,组织年关斗争,建立中心工作区域,加强思想教育等问题采取了许多重大措施。他和特委坚持边界斗争的一些正确方针和策略,使边界形势有了很大的发展。1930年6月,当边界特委在平江县东乡西区召开湘鄂赣边境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时,特别就形势变化和经验教训作了总结,并作了相应的决议。在选举边境特委第三届委员会上,他又当选为执委常委委员,分管宣传工作。1930年7月,红三军团前委和湘鄂赣边境特委遵照党中央命令,进攻长沙。湘鄂赣特委还组织随军工作团,由杨幼麟和王首道负责。红三军团攻占长沙后,杨幼麟担任了新成立的湖南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代理主席。省苏维埃政府在他的主持下,制定了施政纲领,颁布了《暂行劳动法》和《暂行土地法》。红三军团撤离长沙后,省苏维埃政府随军先迁到平江长寿街,再迁至江西修水上杉,改名为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1931年7月,在浏阳东门楚东山召开的湘鄂赣省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上,他当选为新成立的湘鄂赣省省委委员。在9月23日召开的湘鄂赣边区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他又当选为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兼任军事部长。湘鄂赣边区武装斗争在他的主持下,由于灵活运用游击战术,加强对白军的政治攻势,大力消灭地主武装,破坏敌后交通和发动白区群众斗争等措施,使得红军越战越强,队伍也不断壮大。

然而,杨幼麟这些正确的措施,却受到六届四中全会以后的中央“左”的指责,认为“湘鄂赣省委贯彻四中全会不力,转变不彻底,犯了严重的调和主义、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并派出一个中央代表团来改组省委。代表团来到省委驻地修水县上杉后,又在执委扩大会议上指责杨幼麟和李宗白是“右倾机会主义”,“妨碍了六届四中全会所规定的‘一省数省首先胜利’的中心任务的完成”,指责红军“完全停留在游击时代的游击主义”,“平浏地域观念严重”等等。并认为他不宜继续在省苏维埃政府中负责,因而将他在湘鄂赣苏区的党政职务全部解除。杨幼麟在遭到“左”倾错误的打击后并不灰心,而是相信今后的情况总会好转。他在给亲友的一封信中说:“我们只有最大的暂时忍耐而已!”“我想以后的情况或许好点,等待以后吧!”他离开湘鄂赣苏区后来到中央苏区,但已身患严重的肺病。苏区中央局留他在中央苏区一边工作,一边治病。杨幼麟给岳父的信就是在福建汀州福音医院疗养时写下的。

杨幼麟在苏联学习和回国后,曾多次给家里写信,但由于反动派的封锁与搜查,这些信家里大都没有收到,他也没有收到家里的音信。因此,在福建长汀时,他给岳父写下了这封信。家书的主要内容是向岳父询问家中的情况,其中提到几个主要的家庭成员:十一弟是杨幼麟的弟弟杨再麟同志,1930年12月5日被反动派枪杀于湘乡县城;九爷是杨幼麟的哥哥杨次麟,1930年红军攻打长沙时任红三军团某团副团长,后转战于湘赣苏区,在第四次反“围剿”战役中牺牲于江西宜黄;素芝是杨幼麟的妻子沈素芝,1931年5月曾被伪湘潭县府派兵以“共匪头目家属”的罪名逮捕入狱,遭受严刑拷打;云应是杨幼麟的女儿杨湘云。杨幼麟烈士写下这封信的时候,他的哥哥杨次麟和弟弟杨再麟早已为革命牺牲,妻子沈素芝也遭受了残酷的牢狱之灾。而杨幼麟在信中还在打听他们的情况,可以看出他已经许久没有家中的音讯了。因此,整封家书中充满了对家人生活和安危的关切、挂念。虽然急于了解家中情况,但“囊不储金,无术言返”,杨幼麟含蓄地表示他现在革命的工作中,不能抽身回来看望家乡父老和家人,表达了自己无法接济和看望亲人的愧疚之情,也表达了自己无法尽好一个儿子、丈夫以及父亲之责的难过之情。在信的末尾,杨幼麟写道:“关山万里,临款依然,游子能不伤怀!”这是杨幼麟复杂心情的写照,正如汉代文学家班彪在《北征赋》里写的那样,“游子悲其故乡,心怆悢以伤怀”,充分表达了游子在外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对国家命运不济的感伤。尽管如此,杨幼麟烈士仍对革命倾注了全部。由于长期在艰苦的环境里进行斗争,积劳成疾,患上了严重的肺病。信中杨幼麟烈士也提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精神疲乏,肢体消瘦。但杨幼麟依然抱病从事革命工作,红军战略转移后,他坚守苏区,无怨无悔,直至献出自己的生命。

【链接】

杨幼麟同志是一位党的好干部,对党的事业忠诚,很有能力,工作负责,作风民主,并能忍辱负重,为湘鄂赣边区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后又不因遭到错误的打击而灰心。他坚信党,坚信真理一定战胜谬误。他离开边区到中央苏区后,如实向中央反映了湘鄂赣边区省委的情况。不久经中央核实后,改组了省委,撤销了原省委书记的职务,证明了杨幼麟同志是正确的。

——摘自1985年王首道给中共湘乡市委的信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