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鼓角争鸣中的文化音符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柴永忠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07-20 08:44

德国著名历史思想家和哲学家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指出:“战争的精华,不是在胜利,而是在于文化命运的展开。”文化与战争向来是相生相伴的孪生兄弟,但透过文化的视窗俯瞰波诡云谲的战争原野,进而探寻暗含于军事思想中的文化基因,却是前人少有问津的。通读李相影、张力的新作《理性的胜利——改造中国军事思想的文化基因》(长征出版社),除了感佩作者独辟蹊径、敢于犯难的学术勇气外,也经受了一次中国军事思想的文化洗礼。书中新意、新风盎然,锐度、辣味十足。

其一,这部书打开了一扇透视中国军事思想的“天窗”。一直以来,中国军事思想的研究往往侧重于历史发展和现实问题分析,从文化视角切入的不多,更别说从文化基因角度对中国军事思想进行解剖分析。中国军事思想的文化基因研究是一个崭新而宏大的交叉性课题,旧有的分析方法把中国军事思想从时间上割裂成彼此孤立的片段,几个大的时间段之间缺乏横向联系,这样就无法回答为什么中国军事思想存在的某些问题会在不同的历史时段反复出现。制约当代中国军事思想发展的因素中,除了经济、社会、政治制度之外,还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等。从文化基因的视角展开对中国军事思想的研究,无疑为最终解决上述疑惑洞开了一扇别开生面的“天窗”。

其二,这部新作对加深军事思想文化基因解析的时代价值和进步意义有了更高的认知。文化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历久弥新的重要战略力量和战略工具。文化强,则中国强。强军兴军,文化是题中要义也是内核动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百年梦想,最终必然要体现在文化的复兴与崛起上,这其中自然包含中国军事思想文化的复兴与崛起。文化基因属于文化的深层结构,指含有文化遗传信息的基本单位,主要包括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等。研究中国军事思想文化基因的遗传和变异,有助于辨别那些跨越历史长时段、对中国军事思想持续发挥重大作用的本质性因素。“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发现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对当代中国军事思想的发展、创新而言,文化基因研究是从深层次挖出制约与阻碍其健康发展的根本原因,从而有的放矢地主动消除或减轻这些负面影响,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能够跃上快速、健康发展轨道,从而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有力的支撑与保障。

其三,这部书为探求具有中国特色军事思想创新规律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思想力即战斗力!思想的先进性永远比武器的先进性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制胜当下、决胜未来最终都取决于“脖子以上”。反过来讲,思想的代差比武器装备的代差更加可怕,对军队的影响也更加持久致命。当前,我军正处在机械化尚未完成、信息化又迅急扑来的双重挑战压力下,要完成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就必须大力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变革,向改革要战斗力,向创新要发展力。纵观人类战争史,每一场军事变革最终必然落脚于作战方式的变革才具有根本意义和实在价值,而人类作战方式变革的本质是思想的跃升,是哲学的革命,是军事文化的大变革。未来信息化战场的联合作战归根结底是心理与意志力的较量,它最终表现为军队是否有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行为判断,共同的使命责任和群体认同等,而这一切都有赖于文化的滋养与确立。细心的人会发现,虽然军事变革常常发韧于技术革命,磨砺于兵戈沙场,但最终的实现与完成必须深深嵌入先进文化的民族内核,完成从思维、意识到精神、价值观等文化层面的脱胎换骨,才能算作是一次完整意义上的军事变革,也才能最终催生新型军队,诞生新质战斗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中国军事思想进行文化基因的解剖研究,是历史的感召,是时代的呼唤,更是责任使命的要求使然。

《理性的胜利——改造中国军事思想的文化基因》一书正是时代叩问的深度回应。纵览全书,贯穿其间一明一暗两条主线,明线是中国军事思想的发轫发展,暗线则是各个历史时期的价值观、思维方式等文化基因要素对军事思想形成变构的影响。通过两条线的交织透析,作者不仅详细阐述了中国军事思想文化基因的遗传与变异对中国近代军事思想的影响,分析了中国共产党人如何对中国军事思想文化基因进行成功改造,从而推动毛泽东军事思想成为指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强大理论武器,论述了改革开放、世界新军事革命、“高新远边疆”(即:泛指随着高新科技发展带来的、超越传统安全疆域之外的,有关太空、网络、电磁等新领域的国家安全问题。)战略对中国军事思想文化基因的影响,以及应对之策等,而且还首次得出了中国军事思想文化基因具有遗传稳固性、民族沉淀性、时代变异性和主观改造性等鲜明特征,归纳出中国军事思想的文化基因链及它随时代发生的变异情况,分析出主动改造中国军事思想文化基因的一般性规律。

该书从文化的大视野中描绘了一幅中国军事思想演进嬗变的画卷,承前启后为创新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思想开出了“文化基因”的方剂。如同透过问题的B面去探究剖析问题本身,从而以全新视野认知问题的A面。这条路因崎岖难行而少有人问津,但正因为走的人少之又少才更有学术意义和现实价值,“奇正相宜”间更能抵近问题的本质本源。或许,这正是作者透过字里行间告之读者的最大启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