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尔的烦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全宝 姜若辰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08-11 09:36

蒙古族战士巴特尔最近很烦恼。

去年9月,他离开了心爱的家乡,来到了武警部队,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从小在内蒙古草原长大的他,很快就在绿色警营中刮起了一阵草原旋风:训练场上有他如草原狼般迅捷的身姿,日常工作中有他勤勤恳恳的背影,文艺汇演时有他奔如骏马、矫若惊鸿的舞姿,休息日时常能听见他质朴爽朗的笑声。可渐渐的,他的笑声却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很多时候都有点郁郁寡欢。

原来巴特尔从小长在牧区,虽然会说汉语,但是说得不是很好,汉字也认得比较少。每当政治教育或者小组讨论的时候,巴特尔要么发言支支吾吾,词不达意;要么就是笔记写不好,有一肚子的思考感悟却愣是写不出来。班里的战友都了解他的情况,热心地围上来,帮助他学习汉语。可是中队执勤训练比较忙,战友们也都有自己的工作,所以巴特尔的汉语学习不系统,进步也比较慢。

尴尬的现状让单纯质朴的巴特尔倍感烦恼,这不,周六的晚上,他一个人坐在400米障碍场上,望着天空闪烁的群星,静静地发着呆。他想家了,他想念草原的清香,想念喷香的手抓肉,想念自己亲手养大的小马驹湿热的亲昵,想念额吉那醇香的奶茶,还有阿爸如草原般悠扬的长调……

一声雄浑苍凉的蒙古长调唱响在夜空下的训练场,那一瞬间,巴特尔仿佛又回到了家乡,回到了草原,身边是白羊群群、万马奔腾,那婉转悠长的长调仿佛波光粼粼的额尔古纳河,转过一个温柔河湾,一直流进他的心里。巴特尔恍然站起身,借着微弱的月光,他才看清楚这歌声来自何方。

“队……队长好!”原来是中队长宝音贺西格吟着长调,循着月光走了过来。

“别拘束,坐。”同是蒙古族的宝音贺西格露出一个宽厚的笑容,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巴特尔身边,伸出手亲切地拍了拍巴特尔有些绷紧的肩膀。

宝音贺西格是总队出名的特战人才,是总队400米障碍最快纪录保持者,军事素质极为出众。前不久,宝音贺西格奉命带领特勤队员追捕逃犯。宝音贺西格敏锐地发现一处房屋的一块天花板有被移动过的迹象,原来追捕对象就躲藏在天花板上。在战友们的配合下,宝音贺西格单臂支撑悬吊在空中,用另一只手独臂制服了追捕对象。为此,宝音贺西格荣立二等功,成为了总队表彰的“好干部”。宝音贺西格的事迹让刚刚入伍的巴特尔崇敬万分,他更是在心里立志要成为宝音贺西格那样的特战尖兵;但也正是因为这份崇拜,让巴特尔在宝音贺西格面前有些忐忑拘谨,虽然同为蒙古族,巴特尔对自己的偶像却一直敬而远之。

“巴特尔,看你最近闷闷不乐的,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啦?”

“队长,我……其实我……唉……”

看着巴特尔欲言又止的样子,宝音贺西格的笑意更浓了。“别说啦,我全都清楚。喏,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说罢,宝音贺西格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摞小纸片递给巴特尔。巴特尔打开一看,呀!这一大摞小纸片得有几百张,每一张都写着一个汉语词语,又用蒙语和汉语拼音作了注释和标记。字迹虽然有些稚拙,但能看出来做纸片的人很用心;而且这些小纸片都有些陈旧,有的已经微微发黄,看来是有些年头了。

“队长,这……”感激之情令巴特尔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宝音贺西格深情地望着远方,语重心长地说:“巴特尔啊,每次看到你,我都好像看到了10多年前的自己。那时候,我的情况比你还惨,我书读得不多,几乎就不会说汉语,常常是指导员上完一堂政治教育课,我一句都没有听懂。那时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草原的孩子,不能给咱们大草原丢脸,学汉语难道还能比训练困难吗?就这样,靠着领导的关爱、战友们的帮助,我开始努力学习,这些小纸片就是当时我照着字典亲手制作的。你看,我现在跟咱们战士说汉语说得多好,汇报材料也能自己完成。你的基础比我好,所以千万不要着急,不要灰心。咱们蒙古族有句谚语,‘别怕山高,不停地走就能走到顶峰;勿怯石重,用力地举就能举得动。’只要你肯努力,这种小事儿难不倒的!”

“队长,我……真的太感谢您了!”听到队长如兄长般的一番开导,巴特尔的心情霎时间多云转晴,他不由地握紧了手中的小纸片。

“哈哈,‘巴特尔’可是英雄的意思,你可不能只是名字叫‘巴特尔’,你要时时努力,事事争先,做咱们部队真正的‘巴特尔’!”说完,宝音贺西格爽朗地哈哈大笑。

“我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巴特尔’,一定!”

自由而奔放的蒙古长调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年轻的声音轻轻唱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