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谁也不会被放弃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杜思德责任编辑:杜海丰
2017-09-11 15:18

1

高中毕业后,我被父母劝着参了军。

2013年的全国第一批九月份入伍新兵,我是其中一员。离开家这天,按照市武装部的通知,所有参军的小伙子们下午四点统一集结在火车站,我是我爹开车送过来的。天很热,人很多。武装部给我们发放了军装和一个黑色的包。包很大,里面没什么东西,所以显得有些干瘪走形。爹给我买了些吃的还有两条烟塞到包里。

我不抽烟。便问:“爹你给我买烟干啥?”

爹说:“等到了部队,给你的班长拿一条。”

火车快要启动,我趴在窗口与父母道别。母亲红着眼睛嘱咐我:“到了部队要坚强勇敢,听领导的话。”

爹说:“你妈说的对。”

我跟妈都乐了。我点头应允,做出OK的手势表示让他们放心。良久,列车咬着铁轨发出哐当哐当声出发了。我不敢回头,但依然泪目。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越克制哭得越伤心,索性便不克制,放任自己哭了个痛快。哭罢,我整理了心情,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儿一切安好,父母不必牵挂。

2

我的新兵连位于一个很美的小村庄,可当时的我并不这么想。进入营门,首先认识的就是我的新兵班长。他姓赵,当时二十九岁,上士,是吉林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子不高,爱说爱笑,明明很年轻却生得一副又黑又老的模样。要不是他自我介绍,我打死也猜不到他的年龄。放下行囊,吃过了为迎接我们特意而煮的鸡蛋面,班长体谅我们一路车马劳顿,表示今天可以好好休息,养好精神面对明天的训练。空闲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眨眼间的功夫便到了第二天,我习惯性的伸手向枕头边儿上摸了摸,才想起昨天手机已经被没收,我愣了一下,不免得有些失落和不安。

终于明白什么叫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叠被、打扫卫生、训练、干活。一整套下来,正好太阳由东到西。到什么时间干什么事,是班长最常说的一句话。在这里,我品尝了很多第一次的味道,第一次队列训练,我以为最累的是站军姿,能站到大汗淋漓。后来发现站军姿不算苦,坐姿才苦,能坐到腰酸背疼屁股疼。再后来我发现坐姿其实不算啥,蹲姿才是地狱,是对意志力的考验。只需十分钟,轻松让你两腿麻木、失去知觉、苦不堪言。第一次跑百米,争强好胜的小伙子们都胸有成竹、跃跃欲试,我自然也一样。却没想到刚上了跑道没跑多远,就由于身体不协调,右脚绊左脚摔了个狗啃泥,引起哄堂大笑。第一次俯卧撑和仰卧起坐,我连五个都做不了。第一次长跑,我两圈就掉队……渐渐地我发现我似乎不是这块料,队列转体转不好,被子叠不好,步跑不快,手榴弹扔不远……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全连组织大考,我全科目不及格。连长公布成绩那天,偌大的操场上挤满了整齐划一的队伍。班长就站在我身边,脸红一阵白一阵,我想他应该比我更无地自容。“别安慰我了!”事后战友们纷纷劝我,让我重整旗鼓。可我听不进去,我觉得他们都在嘲笑我。我开始变得内向,疏远战友,不喜欢训练,思想越来越消极。后来我干脆不练了,常“泡病号”逃避训练。

3

每个双休日班长都会组织集体活动,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所有人都要参加。这周我又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假,因为不喜欢跟战友们在一起,故此觉得集体活动还不如自己待在屋里来得舒服。趴在床上的我闭着眼睛任凭脑子天马行空——“吱呀”门被推开了,我赶紧装睡。听着脚步声,我能感觉到有人正缓缓走向我:“呦!睡啦?”班长的嗓音很特别。有些沙哑,但没有沧桑的感觉,听起来也不费劲儿,反而清楚又有些俏皮。我赶紧一个轱辘站起来:“报告班长,我没睡,就是肚子疼,想趴会儿。”

“挺大的小伙子,一天咋跟林黛玉似的,坐下吧。”

“嘿、嘿嘿。”我小心翼翼的和班长一起坐下。

班长坐在我左边,右手很自然地拍在我的左腿上:“给你讲个我的故事吧。”

这个故事我现在依然清楚的记得。

那年,班长是个新兵,很年轻,嗓子也不哑。刚到新兵连因为吃不了苦,训练成绩也仅仅徘徊在合格线上,所以并不自信。他人缘不好,因为他的战友们说:“都怪你,体能这么差还不加紧锻炼,害得我们班整体成绩这么低!”有好几次整个班级因为他考核不及格而全体受罚,比如在深夜里顶着熊猫眼紧急集合到操场上迷迷糊糊的跑个三公里,抑或是在烈日炎炎的中午,戴帽子扎腰带训上一个小时的队列。因此他成了罪人,几乎被所有人排斥。他班长也不太看好他,认为这个兵不行。

当时,连队每个班级都有一部插卡的座机电话,为的是周六周日能让战士们跟家人报个平安。因此,班长就常利用各种机会偷偷给家里面打电话,身心俱疲的他,每次打电话都只说一个事——他想回家,他不想干了。他爸肯定是不同意的。他爸很想鼓励他,便给他讲故事:“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讲什么故事啊,我都不想干了,你还有心思给我讲故事?”他爸一开口就被他顶了回去。他的父亲没办法了,就在电话那头骂他不中用,无奈又愤怒的说:“都是两条腿顶着个肚子的人,你怎么就这么怂?你怎么就不行呢!”可他也很委屈,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父亲为什么不理解他呢?为什么不同意自己回家呢?他爸说:你要是回家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他常常感到胸口闷得喘不上气来,人仿佛置身于深海里,他多么渴望有人能拉他一把啊。“我一定要回家,不管用什么方式。”他常这样对别人说。久而久之,这话传到他班长的耳朵里,他班长怕他逃跑,竟害怕得对他说:“你可以不参加训练,但你可千万别给我惹事生非啊!”他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此后的日子便就不参加训练了,也不再给家里打电话。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淹没了他,那种孤立无援的无助,让他几近崩溃。马怕被骑,人怕被逼;绝处才能逢生。他饭都不吃的躺在床上三天,最后他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是在害怕,害怕训练,害怕人际交往,害怕自己做不到。我不能再像个废物一样的活着了,我必须要试试!从这以后,他主动要求加强训练。别人跑一趟,他就两趟,别人6点起来跑步,他5点就起来跑步,每天给自己设立的目标他一定要完成,跑不动他就走,走不动他就爬,几乎每次跑完了步,他的腿如灌铅一般,嗓子眼涌着血腥味。为了让自己变得自信,他平时不管干什么,都努力让自己多说话,并且大声说话。久而久之嗓子就有些哑了,为了提高自己的交际能力,他主动和战友们打成一片,常常帮助别人,别人找他帮忙,他比办自己的事还要认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成绩从倒数几名到名列前茅,别人对他的评价也从封闭内向变成了一个热心肠。由于他进步特别明显,连长还专门给他父亲打了电话表示鼓励,说他是个人才,希望能再接再厉,在部队发光发热。他父亲得到了这种消息自然高兴得不得了,马上买了火车票来看他,心想,我儿子出息了,我儿子长大了。

几经跋涉,按照之前留下的地址,他父亲好不容易摸索到他所在的部队。儿子离着老远就听见那边大喊了一声:“爸!”他飞奔过去一把抱住自己的父亲,父子几个月没见,想念之情无以言表。他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父亲黑发变银丝,看起来老了好几岁。因此这几天他只报喜不报忧,几个月的委屈,后来他经历了什么,他怎么下定决心,因为什么下定决心,过程有多苦等等他一概没提,只说是班长对他特别关照他才有的今天。因此他父亲对他的班长感恩戴德,一个劲说感谢的话,他班长有些过意不去,发自内心的说:“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主要是他自己训练刻苦,叔叔您儿子本身就是好样的。”他父亲听了便更高兴了,满面春风,乐得合不拢嘴。

他父亲临走的前一天晚上,爷俩坐在一起唠嗑,他聊起当初竟然坚持不住想撂挑子不干的事,说现在回过头一想,觉得那根本就不是自己,自己怎么能做出那么怂的事。随后他又提到父亲劝自己的时候竟然给自己讲故事的事,不禁笑问:“爸,我当初情况那么紧急,您咋还有闲心给我讲故事呢?”

他爸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就挤到了一块,竟然有些脸红了。“儿子你还记得吗,小的时候你不愿意上学,一送到学校就又哭又闹,上蹿下跳的,非要回家,你的老师没办法了给我打电话,爸就给你讲故事,一讲故事你就不哭了也不闹了,你说爸讲的故事有魔法,是让人坚强魔法。”

“记得,我记得清清楚楚哩。”

“可后来你长大了,不愿听爸讲故事了,爸就把故事书放在一个纸盒里拿胶带封好。合计着别弄丢了,没准以后还能给我孙子孙女讲讲。头几个月你当兵去了,没过多久就给我打电话说你坚持不住,非要回去。爸听说你要是现在回来,那可就是逃兵呀,以后的前途就完啦!爸在家里心急如焚,觉都睡不着。每天就围着桌子左三圈右三圈的转。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就想起你小时候来了,心想这不正跟你小时候不愿意上学的情况如出一辙吗,因此才给你讲故事的,你是不是觉得老爸糊涂了?嘿嘿,其实你说我也真是荒唐,有病乱投医,我怎么会有魔法呢。”说着,他父亲把头低下来,眼睛直直地瞅着地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眼皮半垂着,神色有些黯然。

他听后鼻子一酸,心拧成一团。坚定的说:“我就是听了爸讲的故事才坚强起来的,爸是有魔法的,爸的魔法,正是您对我的爱呀!”

故事听到这,我内心波涛汹涌,既为班长的逆袭感到热血沸腾,也为他父亲对他略显笨拙的爱而感动落泪。班长不语。良久,他拍了拍我的肩头,转身出了门。我独自坐在屋子里,心中感慨万千。忽然明白,原来看似我孤立无援,也许其实很多人都在爱着我、在默默的帮助我。原来只是我封闭了自己,是我自己不接受,我自己不对大家掏心窝子,又怎能怪大家不对我敞开心扉呢?原来谁也不会被放弃,原来,只是我那有些病态的自尊心在作祟。

4

在某新兵连火热朝天的演兵场上,某班的一支队伍正在进行短跑训练。

“哈哈,你看他又摔倒了。”“哎,这样子考核怎么能合格呢。”“就是,到时候又得集体受罚,都怪他!”“对,都怪他!”……

摔倒的小战士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可避免的听到了战友们对他的议论声。他不甘的垂下头,可能是刚才的事伤了他的自尊心,他牙咬着下唇,狠狠的攥了攥拳头。我有些气愤的走到他们面前:“你们吵什么!谁再胆敢议论自己的战友,每人每天加量,两趟五公里!”“班长,别!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我扭过头拉着那个刚入伍的小战士进了屋。

“走。”

“班长,咱们去哪?”

“我给你讲个故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