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殷鉴|因酒亡国!名将因两次酗酒功败垂成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徐兵博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11-13 11:40

南北朝时期,有一场发生在南郡王刘义宣和孝武帝刘骏之间的重要战争。按刘宋朝廷当时的形势,如果刘义宣凭借他在荆襄一带的长期经营,再加上被称为“万人敌”的鲁爽等勇将支持,若无意外之失即可成大事——成立一个相对“正常温和”的刘宋政权。请关注《解放军报》的报道——

“鲁爽酗酒败军”的历史殷鉴

■徐兵博

南北朝时期,有一场发生在南郡王刘义宣和孝武帝刘骏之间的重要战争。按刘宋朝廷当时的形势,如果刘义宣凭借他在荆襄一带的长期经营,再加上被称为“万人敌”的鲁爽等勇将支持,若无意外之失即可成大事——成立一个相对“正常温和”的刘宋政权。

然而,刘义宣最后的功败垂成,竟归因于其极为信赖的名将鲁爽的两次酗酒,教训至为深刻。

鲁爽与刘义宣相交已久,刘义宣本欲藉其勇力以成大事。孝建元年二月,刘义宣派密使通告鲁爽,约定于秋季共同举事。不料,接书时鲁爽正在喝酒,喝醉了的他连日期都没有看清,便不分青红皂白立即起兵行动,同时还派人告知他的弟弟鲁瑜一同起事。在这样的情况下,刘义宣等人只好在仓促间共同起兵,导致这件关系生死存亡的大事件在时机和准备上先失一筹。

后来,鲁爽率军直出历阳,从采石渡江,计划与另一支友军水陆两路一起沿江而下,直逼金陵。按照他的这一作战计划,只要一举击溃孝武帝派出的薛安都部,便可以直入金陵,覆灭昏庸的孝武帝统治。可惜的是,当鲁爽所部与薛安都军兵锋相交时,却再次因为喝多了酒,竟然“无力被刃”,以致被本来不是他对手的薛安都毫不费力地斩于马下,鲁爽军队失去主帅,很快便被击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弟弟鲁瑜也被部下斩杀。后来,刘义宣也因为没有鲁爽军队的呼应支持而失败被杀。

近1500年后,当我们回望这段历史,不由思及绵延中华数千年的“酒文化”,以及诸多因酒而亡国亡政亡身的深刻教训。据《世本·作篇》记载,最早发明造酒技术的仪狄、杜康,均是大禹时代的臣属。据说,禹在饮了仪狄献上的酒之后就对酒本能地心生恐惧,他说:“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并因此而“疏仪狄,绝旨酒”(语见《战国策·魏策二》)。即禹不但戒酒,还从此远离用酒来讨好自己的仪狄。然而,禹的孙子太康不但迷恋女色,而且狂饮不已,最后在一次出京游猎时,京城和大片国土被夷羿攻占,太康成为华夏史上第一个因酒丧政之君。后来复国的夏朝末帝夏桀更是酒色之徒,据说他在皇宫修造的酒池大得可以航船,夏桀则日夜与王后妺喜及宫女饮酒作乐,最后把夏朝推向了灭亡的境地。

商朝的末帝纣王更是在宫中“积糟为丘,流酒为池”,还在酒池边“悬肉为林,使男女裸身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据说纣王君臣一次曾连续喝酒七天七夜,纣王最后不但国家被周朝覆灭,自己也是葬身火海。基于商纣失国的教训,新建立的周朝大臣周公专门作了一篇《酒诰》以训诫他的后人:“告以纣所以亡者以淫于酒。酒之失,妇人是用,故纣之乱自此始。”(《史记·卫康叔世家》)把“酒”和“色”列为纣亡的主要原因。基于此,周公要求前往卫国上任的康叔及其治下的臣属们“刚制于酒!”——即“绝对不能喝酒酗酒”。在《酒诰》里,周公做出了“刚性规定和要求”:如果是随康叔到卫国的周人有“群饮”(类似于今天的大宴宾客)行为,则“尽执拘以归于周,予其杀”,也就是要统统逮起来押回都城,杀了他们。周公《酒诰》可谓史上最严的戒酒令。

然而,到了周公的后人周厉王、幽王时期,酗酒之风再次兴盛,其中周厉王“荒沉于酒,淫于妇人”,周幽王则“饮酒流湎,倡优在前,以夜续昼”。周朝经两个“酒徒色棍”的“折腾”后终趋崩溃。春秋战国时期,因酒误国亡政者更是举不胜举。其中最典型的是战国末年的宋康王,这位曾经先后打败齐国、楚国和魏国的勇武之王,本有可能使宋国成为战国“第八大国”。然而,小胜之后的他却开始沉溺于酒色。据传他在喝酒时,臣下和百姓必须在旁边和周围“山呼万岁”以为其“助兴”。正因为如此,康王在位时宋国最终被齐国所灭。后世的齐国名相邹忌因此说:“故曰酒极则乱,乐极则悲,万事尽然,言不可极,极之而衰。”

历史上也有因戒酒而成大功的正面范例。据《新序·刺奢》记载,战国初年,晋国执政大臣赵襄子一次设酒宴待客,连喝五天五夜,兴致依然很浓,他颇为自己的酒量自豪。这时,一个名叫优莫的侍者反讽道,那您就继续喝吧!当年纣王喝了七日七夜,您比纣王还差两天两夜呢。赵襄子听到这句话顿时警醒了:我岂不是也要完蛋了?赵襄子听从优莫的谏言,当即停止了长夜之饮,奋发求治,最终成为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开国君主,成就了一世英名。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