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拒绝谭延闿的笼络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贾晓明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11-23 11:52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左起)蒋介石、谭延闿、冯玉祥合影。

1916年春,蔡锷的护国军一部开进湘西,与拥袁军队作战,屡获胜利。2月,贺龙为策应蔡锷反袁护国,同陈图南、韦敬斋等人举行农民起义,用两把“菜刀”(柴刀),趁夜攻陷芭茅溪盐局,生擒了税警官李佩卿,缴获了12支枪,又打开仓库,把财物和盐巴分给贫苦群众。不久,他在洪家关召开“桑植讨袁民军”成立大会,被推举为桑植讨袁民军总指挥,与当地反动武装作战,屡获胜利。4月16日,程潜在靖县召开湖南人民反袁大会,被推举为湖南护国军总司令,誓师讨袁,贺龙率部赶来联合。经湘西护国军左翼司令罗剑仇介绍,贺龙率领的数百名桑植讨袁民军被正式编入护国军,贺龙被任命为湘西护国军左翼第一梯团第二营营长。

湖南各路义军节节胜利,势如破竹,迫使湖南督军汤芗铭于次年4月弃长沙北逃。在各省反袁斗争节节胜利的打击下,袁世凯被迫宣布取消帝制,并于6月死去。当月,湖南参议会复会,推举林德轩统领湖南军政。林德轩坚辞不就,仅接受湖南清乡总司令之职(后又被委任为湖南清乡督办兼任警备司令),由谭延闿担任湖南省长兼督军。

谭延闿上台后为削平地方势力,以整编为名,令湘西各路民军分别开往长沙、常德听候整编。还没同军阀政客打过交道的贺龙不知谭延闿囊中之计,又适逢母病,便回家探亲,将队伍交给罗剑仇率领。罗剑仇带着队伍开往桃源,途中被湘军收编。贺龙料理完母亲后事,方知队伍已被收编。旋即到常德,找到了罗剑仇。罗剑仇把贺龙引荐给谭延闿。

谭延闿听说贺龙在民军中威望很高,就委任他为湖南督军署咨议员,并拨出两只粮船让他收税赚钱。贺龙表示:“我拉队伍为的就是反对苛捐杂税,打倒贪官污吏,你们让我在长沙收税装进我的口袋,这不是黑起良心害老百姓吗?”他断然拒绝了谭延闿的笼络。

在长沙,贺龙找到了在湖南政法学堂读书的堂兄贺连元,经他介绍,贺龙同林德轩相识。林德轩听说贺龙的姐夫谷绩廷改名谷虎时,便建议说:“他改虎,你就改龙嘛!你贺云卿有云,云从龙,风从虎呀!”(贺龙原名文常,字云卿,护国战争中取曾用名叫贺镇南。)从此,他正式改名贺龙。贺龙对林德轩的革命精神甚是佩服。经林德轩介绍,贺龙又投入到革命党人反对湖南军阀势力的斗争。

谭延闿虽身为革命党人,却和北洋军阀相勾结,依靠反袁武装攫取湖南军政大权后,又排挤革命党人,消灭反袁民军,因而引起了湖南革命党人的强烈不满。革命党组织成立“正谊社”,斗争矛头主要指向谭延闿及其手下师长赵恒惕、湖南善后督办主任梅植根,提出了“攻谭、杀赵、灭梅”的口号。正谊社策划炸毁谭延闿的住宅,暗杀梅植根,将炸谭宅任务交给了贺龙。

贺龙接受任务后,就在他住的坡子街福元旅馆着手准备。不料,刺杀梅植根的革命党人董清在青石街开枪落空,引起了军阀们的惊恐,连夜搜查抓捕刺客。他们在贺龙住的旅馆砖墙中,搜出手枪1支,炸弹2枚,贺龙被押入大牢,交给警察厅厅长唐荣阳执行处决。革命党人立即全力营救。林德轩闻讯,急电唐荣阳不准执行,并星夜赴长,与谭延闿交涉。

时逢谭延闿、赵恒惕与湘军第二师师长陈复初发生矛盾。陈利用与北洋政府陆军次长傅良佐的关系状告谭延闿,使谭陷入被动。革命党人认为两害相权取其轻,目前陈复初拥有1个师的武装,与北京政府关系很深,应该是主要的打击对象。于是林德轩等改变了策略,将“攻谭”改为“拉谭”,提出愿同谭延闿一起对付北洋军阀,并要求释放贺龙。谭延闿鉴于林德轩的威望,又握有军权,并认为革命党于己有利,便释放了贺龙。

1917年8月,北洋政府下令免去谭延闿的督军职务,委任傅良佐继任,遭到湖南各界的反对。革命党人决定在傅良佐未到任之前,将先行入湘的秘书长、副官长刺杀。这个任务又交给了贺龙。但傅良佐的先行人员迟迟未来,谋刺计划没有执行。

贺龙在长沙期间,看到了军阀官僚政客们的明争暗斗,认清了他们的嘴脸。两次谋刺失败,也使贺龙对中华革命党采取的这种斗争方式是否正确产生了怀疑,同时感到,革命必须有一个正确的光明正大的办法,这种恐怖行动对大局无补,是不可取的。

由于北京政府首脑段祺瑞反对恢复国会,宣布临时约法无效,8月25日至9月1日,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会议决定组织中华民国军政府,推举孙中山为大元帅,开展护法活动,反对北京政府武力统一中国的主张。湖南革命党人响应孙中山的号召,决定由林修梅在湘南、张溶川在湘西起义。贺龙带着林德轩送他的几十条枪,奉命返回湘西,很快就组建了一支200余人的队伍,担任湘西护法军游击司令,并立即与其他护法军一起攻击侵入湖南的北洋军阀部队。冬季,护法之战取得了很大胜利,进踞湖南的北洋军阀部队被迫停战言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