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 劲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胡丹青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12-07 14:56

八月的骄阳如一张火伞,训练场边的垂柳一动不动。一排排整齐的迷彩作训服在烈日的烘烤下变成了耀眼的金色,汗水夹杂着意识渐渐飘远……

“郝冬平,看什么呢!”瞬间,灵魂飞回躯体,班长的话如连珠炮般轰过来:“训练的时候走神,也不看看自己刚才走成了什么样子,简直就是在给全班拖后腿。”滚烫的训练场中央,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孤独与羞耻同时袭来。

郝冬平不喜欢班长陈扬,觉得他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简单粗暴,和自己之前想象中那些文武双全的班长相去甚远。班长看郝冬平也不是很顺眼,他觉得这个大学生士兵把班里的综合军事训练成绩拉到了地平线以下,不仅如此,这个家伙还很虚荣,说自己入伍就是为了找到做男人的味道,这根本就是在装。根据陈扬的猜测,郝冬平当兵肯定还有自己的目的,比如推荐上军校,比如争取到为数不多的专业军官考试名额。连队列动作都做不好,还想三想四,陈扬最讨厌好高骛远、自命不凡的兵。

郝冬平也看出班长对他的不满,自己的军事动作是不太标准,但是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又能怎样,求饶吗?不,绝不。那就练吧,重复地练,像许三多那样他在心里这样想。

陈扬非常讨厌自己手下的兵出现这种对抗式、自虐式的训练,到最后只会显得自己没本事。连长总是说,现在的军事训练,不是比谁傻练,最后练傻,这不是军人的血性,这是血腥。

为此,连长也在纠正连队出现在落后新兵身上自虐式的训练心理。现在,这个郝冬平就是在自虐,该休息的时候不休息,正课的时候又犯困,明显就不对路。果不其然,陈扬被连长训了一通,说他管不好自己的兵。陈扬不服:“连长,你不知道,郝冬平这小子不说实话,净玩虚的。”

连长问:“哪儿虚了?”

陈扬说:“他说他当兵是为了找什么男人的味道和劲儿,这还不虚吗?”

连长听了也一愣:“这个问题啊……也不是什么问题,没准儿现在的年轻人就有这样的想法呢?”

陈扬别过头:“反正我是不信。”

没几天,旅里来人挑兵了,原来是师里搞训练改革,条件是学历越高越好。这次是去空勤导航站,负责为空军飞行员在地下导航,这可是个好差事。郝冬平被选中了。

可没想到郝冬平却拒绝了,陈扬不解,找到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你去了以后就是重点培养,将来要送到士官学校学习,或者优先考军校的。”

郝冬平说:“我喜欢空降,不喜欢导航,空降有男人的味道和那股劲儿。”陈扬愣了愣,想骂他,又咽了下去。

他问郝冬平:“你要找的男人的味道是什么样子的?”

郝冬平也不隐瞒:“还没到部队时,大家都说,未来战争是班长的战争,可是我跟你接触之后,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陈扬看着他:“我明白了,你要找的不是我这一号的,是不是?”

郝冬平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是,班长,前些天我一直希望离开你的班。”

陈扬也不生气:“那现在呢?”

郝冬平勾起嘴角:“前两天,我无意中听到别的班长说起了你的光辉历史,真没想到你曾经在集团军比武中几次夺冠。我想我理解的兵味太简单和表面了,一个军人有过硬的本领,才是真正的军人。”陈扬沉默了一会儿,拍了一下郝冬平的肩膀,转身离开。

从第二天起,战友们发现郝冬平在正课训练中变得积极主动了,陈扬还时不时地利用业余时间给他和几个新兵开小灶,到新兵连结束,郝冬平的各项训练都达到了优秀。

新兵下连前的中午,郝冬平到操场去找班长。阳光依旧明亮,只见班长在单杠上做大回环练习,如同一个永不停歇的风车。

许久,陈扬从单杠上下来:“这个就是标准的训练动作,你可能要问对军人打仗有用吗?我没打过仗我不知道,但这是传统。我的班长要求我认真地对待每一次训练和演习,我也这样要求你们。我希望你们不仅能掌握我这个传统,也让我从你们身上学到我想学的东西。比如,保持住你们的真,我是为了有个好前途才来当兵的,你是为了男人的味道和劲儿来当兵的,感谢你对我的提醒。我突然发现,在我心中其实也一直有这样的一个梦。”

郝冬平说:“但愿我们都能不忘初心,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淬火成钢。”

陈扬笑着说:“我从进入部队那天起,就不曾想过要放弃。因此,也比任何人都明白淬火的意义。”两人相视而笑。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