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丽多彩的情感天空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根萍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12-18 10:36

军旅作家朱金平著《情感的天空》(蓝天出版社)是一部军旅题材的散文集,作品紧扣时代主题、意境高远、察事洞世、思想敏锐、题材独特,无论是主题的选择、语言的运用,还是写作的技巧上都彰显着不凡,在军旅散文中独树一帜。

《情感的天空》情感真挚。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者只有倾注真情,方能写出感人肺腑之佳作。如《-46℃,我在北极站夜岗》中有这样的叙述:“我们两人一边站一个,时间不多一会儿,就感觉一股寒气从四面八方往身体里钻,脚开始发麻,防护最薄弱的小腿像浸泡到冰水里……”作者在最寒冷的季节联想到祖国“北极”边防站岗的战士,并在凌晨最寒冷的时刻同边防战士一起站岗,体验守边战士的不易。在《航行的丰碑》《英雄尤建华》《潜艇今天去远航》《日出小兴安岭》等散文中,都能找到作者情感的喷发点,使人感受到情感的温度。尤其是散文《妈妈,你在那边还好吗》,催人泪下,在当代文学艺术网2016年举办的“我的父亲母亲”征文比赛中深深打动了读者,最终与贾平凹一起获得一等奖。

这部散文集充满哲理。优秀的散文,其风格要不是热情如火,要不就是冷静如铁。这个“铁”字,追求的是理性,讲究的是道理。而朱金平的散文里,处处闪耀着哲理的光芒。比如《回眸命运的起跑线》,讲了一起高中毕业的同班同学,为什么许多年之后人生会发生那么大的改变,关键是每个人当初追求的理想不一样。这个理想,就是每个人年轻时的起跑线;而这个起跑线,往往就决定了一个人今后的命运。再比如在《舅舅与外甥》这篇散文中,作者通过自己与外甥互相学习、互相勉励、共同进步的经历,将古人讲的“萝卜不如菜根,舅舅不如外甥”这一民谚,进行了新的解读,令人回味无穷。读朱金平的散文,每每让人掩卷沉思,总能够给人思想上的某些启迪。

语言优美,是朱金平散文集的另一个鲜明特点。散文首先应是美文。在朱金平的散文作品中,无论是篇幅长的,还是篇幅短的,对语言之美的追求不遗余力。在《中国,充满希望的太阳》这篇散文中,开头一段是这样写的:“您从星星般的弹孔中,流出灿烂的黎明。染满东方的血红,在剧烈的阵痛中分娩出一声惊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轰然中,您挣脱惊涛骇浪的魔掌,磅礴而出……”这篇散文仅数百字,每一句都是字斟句酌,就像一杯美酒,让人陶醉。再比如《情溢乃堆拉》开头这样写道:“带着神秘的向往,带着无尽的遐思,我在北京如火的七月,第一次来到您的身旁。牵着高原上的太阳,放牧蓝天上的白云,越过一道道山川,穿过一层层迷雾,登上一座座山巅,寻找一个个哨所。”这样的语言,自觉不自觉就将读者带入到西藏边防的万千气象之中。

朱金平的散文构思巧妙。在结构布局上,总是别具一格,决不平铺直叙,真正做到了形散神不散。像被列入福建省2017年中考语文试卷范文的散文《一棵小白杨》,开头从大家耳熟能详的军旅歌曲开始,文末却采用了茅盾在《白杨礼赞》中的一段话:“那就是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实在不是平凡的一种树。”文章首尾呼应,又深刻点题,让人读来一气呵成。在《轻轻地你走了,亦如你轻轻地来》这篇散文中,作者采用第二人称的倒叙手法,像一个生者与死者娓娓道来的对话,开头就揪住了读者的心:“没有打一声招呼,你就这么轻轻地走了。而且永远不再回头,把你的魂魄与生命融入了西陲的雪山与大漠……”在分3个层次回忆牺牲的战友之后,又回到文章的开始:“落叶飘零,寒风骤起。你在这个季节而来,又在这个季节而去。作别西天的云彩,你瞬间踏上了茫茫远去的路……”读来意蕴悠长。再比如《我是一只卢沟桥上的狮子》,朱金平以第一人称的手法,将自己变成一头狮子,来抒发满腔的爱国情怀,使这篇散文在构思上别具一格,独一无二。这是我读的抗日作品中最为钦佩之作,它具有强烈的时代性和深刻的导向性,呈现出黄钟大吕之气象。

今天,我们的文坛很需要走心之作来向新时代致敬,需要不断地矫正被过度商业化的情感和生活,需要打捞沉没在时代水底的美好人性,需要反思我们过往的粗粝和愤激,更需要用一场酣畅的泪水来洗涤我们日渐麻木的情感。让我们静下心来读读《情感的天空》吧,它将带领你回到火热的生活中去,捕捉那些曾被忽视而又充满温暖真情的军旅气息,寻找到那些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