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成名,人称“张疯子”

来源:中国军网责任编辑:陈晨
2017-12-19 09:19
 

曾任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上将说过:“抗日战争时期山东有著名的三员战将,他们是‘梁大牙’梁兴初,‘张疯子’张仁初,‘毛猴子’贺东生。”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六军首任军长张仁初,为何有“张疯子”的绰号呢?笔者考证,“张疯子”的由来有几种不同的说法。

最早的说法来自红军长征攻取腊子口的战斗,时任红四团副团长兼二营营长的张仁初,主动请战,在突击连六连坐镇。在最后一次强攻中,他光着膀子,一手拿枪、一手挥着大刀片,同六连突击队一起冲上敌军阵地。在接下来的直罗镇战役中,红四团代理团长张仁初再一次赤膊上阵,亲率突击队直捣敌阵。从此,就有人称张仁初是打仗敢拼命的“张疯子”。

在抗日战场上,张仁初的名声越来越大,平型关战役时他是主攻团的三营营长,带队和日军拼杀。转战正太路时,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部,在头骨上划了一道沟又飞走了。惊险过后,他扳着手指说:“这大概是第9次负伤喽,马克思还是不想让我去,要我多消灭几个鬼子哟!”

张仁初被真正叫响“张疯子”的绰号是在一一五师师部率六八六团挺进泰西地区之后的“陆房突围”一战后。

那是1939年5月11日,一一五师师部、六八六团、中共鲁西区委、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3000余人(战斗部队只有2000多人),被日军包围在肥城东南的陆房一带。这里三面环山,一面是丘陵,陆房在小盆地的中央。距日军尾高龟藏司令官的指挥部演马庄仅10公里。形势十分危急。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把六八六团团长张仁初找来,命令道:“张仁初,你不是能打吗?!部队交给你,一定要守到天黑!”张仁初和政委刘西元立即对六八六团作了紧急动员。张仁初说:“我们是久经考验的部队,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坚持到天黑,打到一人一枪,也要保卫师部,保卫地方领导的安全!”刘西元说:“我们六八六团是主力部队,不是第一次和鬼子打交道了,平型关咱们打过歼灭战,义阳镇阻击,我们一个连掩护过友军撤退!同志们,共产党员们!挺起胸膛来,打垮敌人的包围。”

这次包围陆房的日伪军部队有8000多人,其中有5000多名日军,还配有重炮等武器。战斗一打响,陆房就硝烟弥漫,炮声隆隆。陆房战斗是一场遭遇战,来不及构筑工事。张仁初带领六八六团的一营、二营,在东南面的肥猪山和岈山、磨盘岭一线全力阻击正面进攻的敌人。他亲自到一营坚守的肥猪山主阵地,掌握预备队,将冲上来的鬼子,用反冲锋压下去。最激烈时,张仁初挥着大刀,同战士一起砍杀冲上来的鬼子兵。打到下午时,日军再次调集重兵,全力进攻制高点肥猪山。张仁初带领六八六团,硬是将鬼子死死挡在了山下。全天打退了敌人9次冲锋,毙伤敌1000多人,终于坚持到了夜幕降临。

按照上级命令, 张仁初率六八六团在22时掩护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悄悄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

第二天清晨,日军开始向肥猪山和陆房村猛烈炮击,当他们冲进村里时,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他们哪里知道,一一五师师部已在距这里六七十里路的无盐村宿营了。

陆房突围的胜利,保卫了一一五师领导机关和地方党委的安全,并使国民党实际上承认了一一五师入鲁的合法地位,对我党领导的独立自主的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陆房突围,六八六团声名大振!蒋介石给朱德总司令发贺电称:“殊堪嘉慰!”这一仗,张仁初也打出了名,“张疯子”的绰号在齐鲁大地不胫而走。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