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背篓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章熙建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7-12-20 11:31

炮弹如卷地毯般一波波滚来,矮壮的马尾松被成片炸飞。钟延祥抱着背篓费力地爬向红豆杉根底,就在被炸弹掀翻的瞬间,一束血雨喷洒脸庞,炸飞的小腿断肢跌落背篓,鲜血再一次把背篓藤条染得赤红。

这是1941年11月28日黄昏,苏南溧阳马塘翚岭。新四军十六旅医药科军医钟延祥在采药归途中,与偷袭旅部驻地的日军不期而遇。情况危急,钟延祥让卫生员从后山赶回去报信,自己则居高临下以短枪射击拖延日寇进攻。

就在奔向红豆杉林带的瞬间,一发炮弹落在身侧炸响,重伤的钟延祥痛惜地紧搂背篓,这只背篓凝结着6名红军兄弟的信仰和热血。

时光回溯7年。1934年春,四川合江临江镇万记药铺,大师兄钟延祥清早卸下门板,往寂静石板街一瞅,不禁骤然变色。青石台阶上一排穿草鞋打绑腿的兵,正相互倚靠抱枪相偎而眠,八角帽上的红色五角星,在晨曦中闪耀。红星,红军,那抹鲜亮艳红悄然无痕地烙进少年心底。红军采办药材公平谦和,银货两讫后连长还关切地叮咛掌柜:敌人很快就要打过来,赶紧歇业进山躲一躲!

翌晨,掌柜匆匆投奔山里族亲,可5个学徒却背起药篓追赶开拔远去的红军。当夜途经家乡山村宿营,钟延祥悄悄喊上回家晒药材的同胞学徒弟弟顺祥、恒祥。月色朦胧的寒夜,披星戴月的长征队伍多出7名新兵,那是一溜肩背药篓的学徒兄弟。

药铺7学徒背着药篓、药锄参军,被编入红二军团卫生部药材班。长征伊始红军即遭围追堵截,几场激战缴获让药材班终于配上枪械,学徒战友的单薄身躯在风雪中变得矫健威武。

进入茫茫草地第8个夜晚,药材班在草甸上点燃篝火宿营。野风鬼魅,钟延祥目光凝落于苍茫沼泽、晚霞如虹的傍晚,药材班穿越水草丰茂的水洼地,打前探路的老班长一脚踏入沼泽,只听他喊了声“哎哟”便瞬刻没了身影,曾被子弹击穿的军帽静静浮在草丛,与草绿、水波、残霞缀合成一曲凄婉挽歌。

老班长用生命坐标让战友绕过死亡陷阱,学徒7战友蹚过泥淖踏上草甸,连长就派通信员传令钟延祥接任班长。钟延祥让战士们把刀枪横架背篓上,又用绑腿带拴上弹夹,准备危急时掷出拉拽遇险战友。孰料晌午冰雹兜头而下,排在队伍中段的七师弟突然歪倒,沉入泥潭的瞬刻使出最后力气,将滑脱肩膀的背篓推向草地边缘。

少年红军生死关口决然舍弃生命,也不让泥潭吞噬红军的救命药材。钟延祥一夜间变得沉默刚强,学徒战友轮流掮负这只背篓,其实是坚守七师弟的一种精神。草地跋涉7名战友接连牺牲3人,第三个就是班长大弟钟顺祥,7只命运多舛的背篓唯有七师弟那只走完险厄之旅。

“嗒嗒……”东岭头骤然响起激烈枪声。熟悉的间歇性射击,显示战友们正撕开血口突围。钟延祥扭曲的脸庞露出微笑,他哆嗦着掏出背篓中的弹夹绑带,试图把血流不止的半截右腿扎紧,弹夹陡然生出奇异力道,轻荡中激转数圈牢牢卡紧绳头。绑腿带传给军医手指一缕触电的灼热,仿佛牺牲战友冥冥中伸出援手,助他完成这个简单此刻却艰难的动作。

突破天险腊子口惨烈激战,硝烟遮蔽的野战救护站,钟延祥刚为红一团政委做完手术,抬头瞬刻,一个驮负伤员的重叠身影冲出硝烟,弹啸送来一声沙哑嘶喊——“哥……”

军医的心仿佛就在那一刻蹦出胸腔。打草甸宿营那晚起,师弟们就异口同声改称他班长。前天,聪颖幺弟钟恒祥被红四团团长调去当警卫员,临走背上药篓说我还兼着卫生员哩!待钟延祥飞奔过去,幺弟已颓然倒地,右胸口两个弹孔冒着血泡,挣扎着从药背篓带中抽出左手伸向哥哥——“快救团长!”

此刻幺弟命悬一线,但军医却无法回避血色瞳仁那道灼热目光,那是幺弟强撑一口气在催促他。钟延祥转身颤抖着手解开团长衬衣扣,身侧猛然一声重咳,幺弟一口鲜血激喷在药篓上……

“轰隆隆”,数颗炮弹坠落炸响,一块弹片击中钟延祥腹部。火光激闪中他看见弹片削净虬枝的崖口,崖底回旋气流正把硝烟抬向空中。猛然低吼,倚靠红豆杉躯干的军医奋力将背篓掷向断崖,他判定鬼子修正诸元后炮弹不会落向深谷。又一排剧烈爆炸冲天腾起,红豆杉林带霎时变成一片火海。而那一瞬,翚岭峰顶“嘀嘀嗒嗒”的冲锋号也骤然响起。

钟延祥,四川合江人,1918年出生,1934年参加红军,次年入党。长征到达陕北后入学红军大学,1939年底被派往新四军一支队采购药品药械。1941年11月28日于塘马战斗中牺牲,是役十六旅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并270名官兵壮烈殉国。

追寻学徒七红军短暂而壮烈的生命轨迹,几经波折后我于新四军七师纪念馆见到这件战争遗物。时逾80载,那一刻摄入我双眸的感应是无与伦比的悲壮。

背篓于炮弹覆盖红豆杉林前瞬刻,被身负重伤的军医钟延祥奋力掷出,挂于峭壁松枝得以免遭炮火之祸。十六旅部队浴血突围后,地方抗日武装清扫战场发现这只血染的背篓,一个曾被钟延祥治伤的烈属睹物思人,将背篓藏于本家宗祠。

人俱逝,物独存,一段凄婉情缘似乎湮没尘埃。然而,1956年,一位独臂红军战将到塘马拜谒牺牲烈士,意外邂逅一只似曾相识的军用药篓。几番探访后,身经百战的将军抚摩药篓潸然泪下,他就是当年钟延祥火线疗伤的红四团团长。

血雨背篓承载着一份永远的赤红。7名袅袅飘逝的生死战友,亦将恒远闪烁于美丽中国的历史天空,因为那腔热血忠诚,已然升华成横贯苍穹最美丽的彩虹!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