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无声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韩丽敏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8-01-04 16:17

1

林强拉着小型旅行箱,随着渐渐向前挪动的人流,等待安检。他目光平视前方,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 这时,衣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林强连忙掏出手机。

是妻子书雅来电。

书雅,我一离开工作区,就给你打电话,你一直不接。我现在在机场,正等着过安检。儿子的腿——是扭伤还是……别的?林强问得急切,似乎又怕听到“别的”。

书雅说自己刚才在厨房,手机在卧室充电。她告诉丈夫儿子右腿骨折,已打上石膏,又说你们单位派了人过来,这两天一直在家帮忙。她让丈夫别太着急。

一阵头晕袭来,林强的身子晃了几晃,强挺了挺才没倒下,心像被掏空了捣碎了。半晌,他才稳定住情绪,喉结骨碌了几下,不放地追问,医生有没有说……会落下残疾之类的话?

医生说要看恢复情况。老公,飞机不晚点吧?

目前没报晚点,落地后我给你电话,先这样,等会儿见!

去年春节一过,林强就带着科研小组成员深入南部地区环境恶劣的地下坑道,进行带实战背景的科研攻关。这次任务难度空前,完全是边研制边建设,边使用边改进,全方位展开,同步推进。林强课题组负责任务中通信指控系统研发这一块,是重中之重。未来战争,态势情况复杂多变,军事通信指控系统作为未来战争不可或缺的通信手段,要确保诸军兵种在联合作战中通信实时畅通无阻。保障通信易,但保障通信实时畅通,是存在着瓶颈的。

日子快得像高速列车,眨巴眼功夫就奔出几十里,一杯茶没喝完,已到下一站。林强和科研小组成员宵衣旰食,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眼见瓶颈就要拿下,时令也已到5月下旬。

离开北京近3个月的时间,林强仅回过一次北京,还是为了协调系统需要的一个特殊芯片,满打满算,在京停留48个小时,在家住了一晚上,妻子精心准备的饭菜都没来得及吃一口。

5月的北京,迎春花一片一片开得烂漫,而祖国的南部,却是闷热潮湿的季节。

上午,林强进入坑道,继续对系统进行联试跟踪。两百多平米的地下坑道,“滴滴答答”敲击键盘的声音响成一片,一组组指令在天地之间传送,海量信息如银河奔流,形成一张巨大的信息网络。

林强工作台上那部米色内部电话响了。盯着屏幕潜心分析数据的林强点了保存才接起电话。他喂了一声,电话那端一说话,他就听出是总指挥柳杨,忙问柳总有什么指示。柳杨让林强到自己的位置——“基指”来一趟。

“基指”是“基本指挥所”的简称。

柳杨的语气是平静的,但那平静中又分明夹杂着一丝品不出的味道。林强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一种不祥预感顿时笼罩了他:难道B区那边指控系统也出现一加载终端设备通信就中断的问题?林强不敢耽搁,跟攻坚组副组长邹永川交代了自己的去向,快速走出坑道。

坑道外面十几辆负责保障的吉普,排列整齐地停在那儿待命。林强跑步到离坑道最近、前窗右上角贴着“1号”的吉普车,坐进副驾驶位,对司机说去“基指”。

2

半个月前,林强的父亲因腹部剧痛住进当地县医院,输了三天液,症状不但没有缓解,反而一天比一天重,医生说县医院设施有限检查手段有限,建议到省城大医院检查。万般无奈,林强的姐姐给弟弟林强打电话,可林强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只好打电话给弟妹书雅。书雅一听,让赶快带老人来北京。

林强的父亲被确诊为直肠癌,是否手术,主治医生请病人家属尽早决定。

书雅和大姑姐根据医生对病情的介绍,衡量了利弊,决定这个手术必须做。为了不影响林强工作,书雅恳请大姑姐暂时不把老人的病情告诉丈夫。因为她清楚,即使通知到丈夫,他也回不来,白白给他增加心理负担。姐姐也心疼唯一的弟弟,不愿他为工作之外的事情分心。

手术很顺利,老人术后恢复得也不错。

林强的姐姐有两个孩子,儿子已上大学,女儿还在读初中,姐夫前些年在煤矿打工,一次事故中受伤,腰部落下不能受力的病根。从某种意义上说,林强的姐姐是她那个家的顶梁柱。她虽不说,但书雅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那种惦记那种魂不守舍。老人术后第三天,医生告知各方面情况良好,书雅长长松了口气,善解人意地劝姐姐回老家。开始,林强的姐姐觉着把术后需要照顾的父亲交给弟妹一个人,不好意思也不落忍,最主要的,侄子再过十天半月要高考,她知道家有考生的家长,内心紧张、焦灼的滋味。

林强的姐姐跟医生请教过,父亲拆线出院后可以乘坐火车,说这次要给父亲买软卧。书雅说那不行,这么大的手术,术后怎么也得好好养一养,复查过后再考虑回去。她让大姑姐安心走,说自己能行,又说儿子凌一大了,参加完高考就能帮着自己照顾爷爷。

老人术后第8天出院。

书雅紧绷的神经刚放松下来。一个电话,她的心又拎起来。这时,离高考还有一周又两天。

电话是儿子凌一的班主任打来的,告知凌一课外活动打篮球扭伤了脚,请家长去学校接孩子。

接这个电话时,书雅刚把老人从医院接回家。

她拿着手机足足愣了有一分钟。当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老人安顿到床上,说凌一学校有点事,自己要过去一下,又交代些注意事项,便匆匆离开家门。

3

林强在“基指”帐篷前立定,喊了声报告!

林强吧,进来!总指挥柳杨在帐篷内说。

林强撩开帐篷门帘走进去,立正、敬礼:柳总指挥!

柳杨已经离开座位,抬手还了礼,满意地说:够迅速,合格!

召之即来是一名军人应具备的起码素质,如果连这都做不到,说做新形势下能打仗打胜仗的革命军人,就是瞎扯。林强说。

柳杨黝黑清瘦的脸上法令纹刀刻一般,那双不大但极其有神的眼睛流露着赞许的光芒。他点点头说:自觉在改革大局下行动,是流淌在军人血液里的“崇高基因”,围绕打仗搞科研,就是自觉践行强军目标。林强,实践证明,你是经得住考验的,“强人”这个绰号,并非浪得虚名啊。

林强的脸红了一下,尴尬地来回搓着两只大手,说:我就是这么个直来直去的性子,也想改,也试过,可不说实话不干实事的滋味,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顺其自然吧。

改他干嘛!大家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实干精神,咱研究所几个常委,谈起你都竖这个。柳杨说着竖起大拇指。

林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不接柳杨的话茬,而是问:柳总指挥,急着让我过来,是不是有新任务?

柳杨不想一上来就告诉他家里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一个人承受能力再大,忽闻慈父身患绝症、孩子临近高考发生状况,也很难能把持住。自己也曾家有考生,高考前那种紧张那种焦灼,自己深有体会。这样想着,柳杨敛起笑容,说:那我言归正传。是这样,今天一上班,所办秘书将电话打到我这儿,说昨天下午政委在301医院,遇到你家属背着儿子跑上跑下做检查,一问才知道,是你那宝贝儿子凌一在学校打篮球时,腿受了点伤……

林强的脸色顷刻间煞白,不安与焦虑毫无掩饰地写满全脸:我儿子腿受伤啦?严不严重?

柳杨的大手掌按在林强的肩膀上,有力晃了晃,像是安慰又像是给他定心丸:别急,应该就是肌肉拉伤之类的。柳杨撒了个善意的小谎。接着他又说,你的请假报告填的是6月4号开始休假,休8天,我已经签字,政委的意思让你提前回去几天,离高考也就一周多点时间了,不能为了工作,真就连家也不要了。这里信号不好,跟家里通个电话也难,还是提前回吧,陪陪儿子和老婆。一眨眼你来这边已经三个多月,其他干部还可以轮着倒休几天,你却扎了根似的;中间虽说回过一趟,还是因为工作,我这个总指挥有责任,没安排好。噢,机票都给你订好了,下午两点三十分起飞。一会儿你去交代下手头工作,收拾收拾就出发吧。

柳杨没把林强父亲身患重疾刚刚手术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一并告诉林强。现实太残酷,他不想让林强同时承受双重痛苦。

4

林强好不容易等到自己安检,刚要走向指定位置,手机在兜里又震动起来。他对安检人员说声抱歉,自觉站到一边,掏出手机。还没有过什么时候,林强如此担心漏接妻子的来电。

手机屏上显示的却是邹永川的名字。他心里一紧。工作区域不能开手机,不能打私人电话,打手机需要坐车到几十里以外的地方。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小邹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小邹,什么情况?林强紧张地问。

林主任,刚才进行突然断电快速恢复网络通信试验,可是……

林强感到自己的心都要飞出喉咙:说结果!

加电后所有数据成为乱码,能用的恢复手段都试过了,数据……没找回来。电话那边的邹永川已经带了哭腔。

林强握着手机半晌没说话。此刻,他的脸发木头发木周身发木,仿佛忽然失忆,大脑一片空白。

半晌,林强才回过神来,说小邹,我知道了,别着急,先挂电话吧。林强握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下,站在那儿茫然地注视着前方,直到安检员请他过去进行安检的声音传来,他才如梦方醒。这个时候,一个念头在脑海形成!

林强对安检员说声谢谢,拎起小旅行箱,穿过等待安检的队伍,匆匆朝机票改签处走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