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霍去病的尚武精神说起

来源:国防部网作者:刘金祥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8-01-10 16:19

尚武是一种枕戈待旦、精武强能、效命疆场的勇者风貌,是一种不惧淫威、敢于“亮剑”、血脉偾张的强者风范。中华民族是一个爱武、崇武、尚武的民族,是一个刚毅、血性、硬朗的民族,正如梁启超所说:“中国民族之武,其最初之天性也。”自古以来许多铁骨铮铮、慨然赴死的民族英雄,以强悍之性、勇武之躯、英浩之气杀敌御寇,建功立业,留下了千载伟业和不世英名。汉代名将霍去病“挟雷追风奔战场,横扫匈奴如卷席”,将尚武精神与血性基因挥洒在两千多年前的北中国大地上,成为中国历史上“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

历史反复证明,尚武精神强,则国家民族强;尚武精神弱,则国家民族弱。生逢其时、应时而动的霍去病秉承实施一代雄主汉武帝的宏图大略,“长驱六举,电击雷震”,率领汉军铁骑不断向叩关扰民的匈奴出击进剿,逐步将战争重心向北推移,用军事征战手段为汉朝北部边疆的安宁稳定祥和赢得了时间和空间,树立并强化了大汉王朝的威名和尊严。自古英雄出少年。第一次跟随大将军卫青出征,霍去病只有17岁,就是这样一个生于乡野长于皇宫、不满成年的毛头小子抛却对强敌的胆怯、对死亡的恐惧、对优裕的贪恋,以斩将杀敌的决绝与果敢带领八百轻骑冲向敌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灭两千多名匈奴士兵,“斩首捕虏二千二十八级,得相国、当户,斩单于大父行籍若侯产,捕季父罗姑比”,霍去病一战成名,被汉武帝封为“冠军侯”,自此开启了他如流星般耀眼、亦如流星般迅忽的戎马征战生涯。骁勇善战的霍去病并未辜负汉武帝的期许与希望,厉兵秣马,运筹帷幄,在以后多次统兵出战中,屡战屡胜,屡建奇功,霍军所到之处犹如狂飙卷长空、疾风扫落叶,匈奴兵卒望风披靡,片甲不存。战争要催生一代名将,便不会让其淹没在其处女作里。在汉武帝前期对匈奴实施的3大战役中,霍去病以副将身份参与了漠南大战,担纲主帅独立领导了河西大战,与其舅父卫青携手完成了漠北大战,短短5年间霍去病4次领兵征伐讨剿匈奴,攻营拔寨,斩将夺旗,每次皆以大胜告罄班师,成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坚定践行者,成为那个时代中国少年的杰出代表!宋代何去非在《霍去病论》里写道:“去病奋于骄童,转战万里,无向不克,声威功烈震于天下,虽古之名将无以过之。”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种劲健的尚武精神,即便经济隆盛、富甲天下,也不可能真正获得他人的敬畏与尊重;一个民族如果没有尚武好勇的内在精神支撑,即便历史悠久、文明辉煌,也不会持续获得别人的钦敬与仰慕。换言之,任何一个国家的强大、任何一个民族的强盛必须以武力勃兴和军事崛起作为有力保障。决胜千里之外的一代战神霍去病,深得汉武帝的信任和器重,深受大将军卫青的支持和偏爱,多次率领霍军远程奔袭,闪电突击,大规模成建制地剿灭匈奴,给敌方以毁灭性打击,从此匈奴在一个较长时段内称臣远遁,“漠南无王庭”,西汉王朝霸业如日中天。将一生行状书写在铁马驰骋战旗翻飞征战中的霍去病功垂青史,名震四方,其形象永久地刻在匈奴人的心中,也永远地刻在中国历史的画卷上。

尚武决不意味着好战,而是以战止战、以战慑战、以战制战;决不是好大喜功、穷兵黩武,而是唤起和激活深藏于人民身躯内的刚烈与血性。秦汉以前,凡是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冲突,都以游牧民族的最终胜利而宣告结束。但历史进入到汉武帝时期,霍去病带领汉军内修武德、外练武行,打造了一支无坚不摧无险不克的霍军铁骑,纵横捭阖,所向披靡,将匈奴打得七零八落、四散逃亡,首次实现了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的巨大胜利。

作为汉民族战争史中最为荡气回肠的一页,霍去病的胜利已不单单是一次对外战争的完胜,更成为一种精神象征的丰碑,后人对霍去病的仰慕和钦敬,也不仅仅是对一代战神的怀念与哀思,更重要的是对尚武精神的推崇与向往。公元前119年,为彻底消灭匈奴主力,汉武帝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漠北大战。霍去病率军穿越茫茫大漠,转战2000余里,与敌展开殊死决战,斩敌7万余人,大获全胜。霍军乘胜追至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在此举行了祭祀天地的盛大典礼。狼居胥山下,北风扬沙,战马嘶鸣,强敌远遁,霍军欢庆,霍去病和他的封狼居胥,从此成为中国历代兵家的战功旌表,成为中国军人为之终生奋斗的最高荣耀。

天妒英才,公元前117年,年仅23岁的霍去病英年早逝。在沧桑巨变的历史长河中,霍去病也许正在成为一个日趋模糊的英雄符号,也许他的故事逐渐被时间侵蚀得锈迹斑斑,但他那滚烫的血性和旷古的彪悍永存于天地之间。以至于两千多年后,世人仍然在遥想少年将军霍去病的绝世风采,为他与生俱来的尚武精神而折服,为他不恋奢华以身许国的高洁品性而惊叹不已。

霍去病的生活是俗常寡淡的,甚至是枯燥乏味的,除了打仗还是打仗,除了战争还是战争。翻阅典籍,检点史册,这位少年得志、功高权重、英武帅气的奇伟男子,几乎没有私德败笔和品行不端的记载。霍去病真正是以安邦定国为重、以打击匈奴为己任的一代英烈,特别是那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言壮语,仿佛金声玉振,折射出霍去病的阔大胸怀、澄澈心境和高蹈志向。“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王维这首《少年行》,既是对一代战神霍去病的吟咏和褒扬,也是对后世军人的触动和驱策。霍去病的尚武精神警示和启发当下国人应铭记:能战方能止战,尚武才能保障和平!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