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谱”的爸爸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尤誉颖责任编辑:张春雨
2018-11-30 15:58

我的爸爸是一名军人。从小,同学们都挺羡慕我,觉得我有一个军官爸爸,肯定对我和妈妈特别疼爱。可从我记事起,他就是一个整天不着家、甚至有点“不靠谱”的人。

记得我上幼儿园时,因为老部队撤编,爸爸从山西临汾调到了北京。得知我们全家将要从晋南的小城市搬到首都生活,年幼的我非常兴奋。在火车上就央求爸爸,到北京后带我到老师经常提起的天安门转转,去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游乐场玩玩。看到满眼期盼的我,爸爸满口答应了。

可是一到新单位,爸爸就把承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匆匆忙忙地安放好行李,他就直接上班了。一连几个周末,不是值班就是加班,要么就是和战士们在一起搞业务训练,答应我的出行迟迟不见动静。在听了无数次“爸爸忙,下周一定带你去”的理由后,既失望又委屈的我跟妈妈哭了几天鼻子,甚至埋怨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说话不算数的爸爸。直到春节团拜时,部队的政委伯伯来到我家,得知我跟爸爸闹情绪后,摸着我的头说:“妮妮啊,你爸爸是咱们这的业务骨干,这半年多,他没带你出去玩,可是他带的兵获得了联勤部队业务比武的第一名啊!我们正准备给你爸爸请功呢!”听了政委伯伯的话,我第一次感到,原来“不靠谱”的爸爸在单位里竟然这么靠得住。

201X年,爸爸已经40岁了。虽然脸上有了皱纹,甚至还有了几根白头发,但是他对家人还像年轻时那样“不靠谱”。特别是当了直工处长后,负责整个大院的衣食住行,成了大家口中的“大管家”。但是这个别人眼里的“香饽饽”,却三番五次地拖家里的后腿。调整住房,他说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符合条件却几次“按兵不动”;逢年过节,他说不放心营院安全,常常值班留守、昼查夜巡。记得一年冬天,北京下了一夜鹅毛大雪。我起床后看着没过脚脖子的积雪,想着上午还要参加考试,就希望爸爸派辆公车送我上学。谁知,还说完就被拒绝了。虽然当时很不理解,但这两年听到一些领导因为摆不正亲情的那一“点”,把“家”变成了“冢”,才深感原来“不靠谱”的爸爸拥有的是大智慧。

201512月,顺着部队改革的大潮,爸爸调到了陆军后勤部工作。他变得更忙了,尽管单位离家只有十几公里,可是他却常常个把月都不回来一次。就算回到家,也是一脸疲惫。家里所有的活,都落在了妈妈肩上。听爸爸的同事讲,新组建的陆军机关百事待举,编制员额却少了很多,成了“一个萝卜几个坑”,大家只能加班加点地“连轴转”。16年我参加中考时,爸爸正在青藏高原蹲点。第一门考完后走出考场,看着别的同学都有家人陪着,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谁知刚回到家里,妈妈的手机就响了,原来是爸爸从青藏高原发来的视频通话。看着手机里的那个胡子拉碴、嘴唇皲裂、甚至脸上浮现“高原红”的中年男人,我由失落变成了心疼。当我问爸爸高原苦不苦时,他淡淡地笑着说:“有你和妈妈的理解支持,爸爸再苦心里也是甜的。”一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积郁在我心中所有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

这两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我懂得了,爸爸虽然对家人“不靠谱”,但是在这“不靠谱”里面,蕴含的是对部队的无限热爱,是对强军目标的无限憧憬和对国家安全的无限责任。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个“不靠谱”的爸爸,我们的军队才能“hold”住,我们才有底气喊出“厉害了!我的国。”

有这样一个“不靠谱”的爸爸,我骄傲!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