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训“囧遇”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柯欢
2019-01-03 08:42

 

作为一名二次入伍的“老兵”,我很快找回了熟悉的感觉——被子叠得有棱有角、队列动作干净利索、谈吐交流头头是道……工作训练可谓驾轻就熟,骨干们对我评价也很高:在部队摔打过就是不一样!

本以为第二次新训生活能够大放光彩,可谁知近3个月的入伍训练我却遇到了一箩筐“囧事”。

引体向上摸底测试,我自信满满地第一个登场,心想:这个我擅长,让我给新战友们“打个样”。

“准备,上杠!”伴着熟悉的口令,我一跃而上,抓住单杠节奏感十足地抖动着腰腹,“唰唰唰”一连做了好几个。看着自己当年的“功夫”还在,心中窃喜,期待着班长的夸奖和战友们的掌声。

“不算!不算!不允许抖腹。”没想到,班长一开口却给我泼了冷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的身体顿时僵硬得不知如何发力,最终成绩定格在7个——不及格。

“班长,我原来就是这样做的……”下杠后,我满心委屈地找到班长。然而,还没等我把话说完,班长斩钉截铁地说:“新大纲明确规定,引体时身体借助振浪或摆动,该次动作不计数。”“怎么标准变成这样了?”我喃喃自语,不承想自己一出场就遇“囧”。

新训课目逐次展开,我决定在自己的拿手绝活——防护课目上找回颜面,毕竟当年我参加这一课目比武还拿过名次呢。

“实战中,如遭到毒气袭击,应迅速穿戴防毒面具……”课上,班长边讲解边示范。然而令我意外的是,穿戴防毒面具竟然是在全副武装的基础上进行,我印象中的迷彩帽也被钢盔取而代之。

这下子,我彻底蒙圈了,原来稍稍抬起迷彩帽就可以将防毒面具戴上,现在却需要先解开钢盔,难度提升好几个层级。接连几次我都将钢盔带和面具带搅在一起,本以为驾轻就熟的课目让我再次遇“囧”。

新训3个月,我的“囧遇”是一波接一波——轻武器射击,碰到卡弹没有了以往“专业修理工”帮忙排障,我捣鼓半天没能解决,结果显靶时间到,子弹没打完;手榴弹投掷,现在要求投掷时必须战斗着装同时携带轻武器,习惯了徒手投掷的我,成绩明显下降;观察、报知与指示目标训练,为了体现气势我刻意提高嗓门,却被教练员以“容易暴露自身、不符合实战要求”为由批评……

“是不是有种‘重出江湖,沧海桑田’的感觉?”我的囧态,班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告诉我,部队改革重塑后,在训练标准、条件、考核等方面,要求都比以往更高更严更贴近实战。

揣摩着班长的话语,品咂着新训的囧事,我若有所悟:虽是二次入伍,但千万不能再走“老路”,只有摆正练兵备战思想,才能适应新体制新变化。

 

微议录

兵之初就树牢“练为战”思想■第73集团军某旅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韦建崖

新体制新变化,让二次入伍的柯欢囧态百出,也“敲”醒了从旧体制走来的“柯欢们”。头脑中的和平积弊,是阻碍打赢的最大敌人,那些练为考练为看的训练老套路不再受欢迎。“柯欢们”只有勇于蜕变、刻苦训练,形成新的“肌肉记忆”,才能实现能力素质跃升。

“练练练,练为战……”一首耳熟能详的军歌唱出军人练兵备战的状态和生为打赢的追求。每名新战士都应当从兵之初就树牢“练为战”思想,把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当成一种职业习惯,把能打仗、打胜仗当成唯一价值追求。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