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昏暗,艇体晃动,汽笛声混合着机械运转的嘈杂声,还有刺耳的声呐嘀嘀声。纸上只写了“遗书”两个字,我扔下笔,从逼仄的铺位上站起来。
  水太蓝,所以想念漫出地平线,心思太浅,所以一眼望穿。站在窗台前,时刻凝望着纹络清晰的月亮,好像望着它也能望见自己的家。1000多公里的长度的思念,在它的眼下,也变得简单。
  五月的夜,沉静的如一汪静潭,波澜不惊。
  和查海生这位诗人相识是在几年前,在忙碌的课业歇息之余,随手拿来他的一本诗集翻阅。
  现实题材小说创作——或可称之为纪实文学,是介于真实与虚构之间的一种文本存在,这类体裁的作品因其记述的真实性而打动读者,却又因为难于在真实与精彩之间取得某种适度的平衡而不易创作。善于把握现实题材小说的作家,需要具备既能沉浸其中,又能观照其外的人文修养,将直接经验与间接经验相互融合,以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为基础,对繁冗零散的原始素材加以精选锤炼,进而构筑起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艺术文本。
时间:2017-07-20 08:35 作者:刘常
  这是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得最多的话,因为是我自己走上创作道路感受最深的真实,所以大致都是顺口飘出,不假思索,从来也没有怀疑过它的正确性,只管说只管劝说而已。
时间:2017-07-20 08:57 作者:二月河
  踏着壮美河山,谁不曾有借景抒情的冲动?夜深人静,谁又不曾有思念故园山水的感怀?也正因为如此,作家王剑冰的散文集《驿路梅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后,才能在广大军人读者中产生共鸣。从梅花胜雪的梅岭到芦苇飘香的滩涂,从夺人眼球的现实美景到历史背后的典故轶事,《驿路梅花》用一段遍走全国的文化苦旅和一篇篇优美的地理散文,带领读者进行了一番心灵的赏美之旅。
时间:2017-07-20 08:53 作者:郭赣荣
  当满载着新兵的大轿子刚一启动,车里立刻响起一阵男声独唱: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你不要悄悄地流泪/你不要把儿牵挂/当我从战场上凯旋归来/再来看望亲爱的妈妈……
时间:2017-07-21 09:08 作者:文清丽
  在革命者的心里,它是红都 火红的红,映山红那样的红 红,在枪林弹雨的年代呼之欲出 青春伴着一颗颗燃烧的红星 为老表们送去温暖与光明
时间:2017-07-17 09:51 作者:苗雨泽
  孟夏时节,独自一人踏上了回故乡的路。 车过运粮河,连绵起伏数百里的崇山峻岭被缓缓丢在身后,随即,平坦而辽阔的松嫩平原在眼前铺展开来,还有扑面而来的习习暖风。
时间:2017-07-17 09:48 作者:盖枫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