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军委总部总部直属海军部队空军部队第二炮兵沈阳军区北京军区

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武警部队院校科研

标题 正文
您当前的位置:军报记者 > 总部直属  > 正文


生命科学领域的挑战者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生命科学院院长付小兵

发布时间:2012-04-19 17:00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记者范炬炜等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特约记者 王继荣 特约通讯员 罗国金 记者范炬炜 )有人说,付小兵那宽阔饱满的脑门里,装的全是挑战性思维。可不是嘛,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973”创伤和组织修复与再生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团队项目负责人和全军“十二五”重大项目首席科学家,他始终在科研创新之路上信心满满地挑战难题也挑战自我,把许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严重创(战、烧)伤的救治一直是军事医学的重要课题,也是和平时期对平民造成伤害的重要损伤之一。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研究生长因子与创伤修复关系为代表的现代创伤修复研究,已在国外悄然兴起。那时,付小兵只是就读于第三军医大学创伤急救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可他敏锐地意识到,深入研究这一关系,有可能从分子与基因水平真正揭示创伤修复的奥秘。为此,他先后4次奔赴边境自卫作战前线进行战伤实地考察。前沿阵地上,一个踩上地雷的侦察兵因无法准确判定伤情,医生只好给他截肢保命。那兵哭:“我的腿没了!”这给付小兵很大的心理刺激。

他开始挑战科研路上的第一道难题。通过对2000余例战伤资料系统而深入的研究及动物实验,他在创面坏死组织范围判定的基础理论研究中,利用光谱分析技术对受创组织的光谱特性进行了研究,发现正常组织与失活组织对光的反射在某特定波长段存在显著差异,这种差异与组织活力的大小明显相关。根据这一发现,他研究发明了用于创伤与外科领域的“滤色清创眼镜”,使外科医生即便在野战条件下,也能比较快速而准确地判定出组织损伤范围,提高清创质量,大大缩短伤员康复时间。他还总结出高速枪弹伤伤道周围不同区域组织活力的变化规律,从组织活力变化本身为战创伤早期清创提供了理论依据。

1991年,刚30岁出头的付小兵就编著出版了国际上第一部有关生长因子与创伤修复的专著《生长因子与创伤修复》。可在那年代出国开国际行业会议,中国人老是被安排坐最后一排,没发言资格。这又给他很大的刺激。他立志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我军和我国创(战、烧)伤救治医学研究在世界舞台上挣得一席之地。

不久,付小兵通过对实验动物和临床病例系统研究和动态观察,在国内外首次发现急性创伤导致组织内源性生长因子含量减少现象,揭示了生长因子促抑创伤修复的机理,为外源性应用生长因子促进创面修复提供了理论依据。该系列研究成果在第一届欧洲组织修复学会与创伤愈合学会联合会议上报告后,西班牙国家外科研究学会聘他为第一位中国籍会员,并吸收他为“欧洲组织修复学会”会员。

他率先在国内系统开展了用生长因子防治内脏损伤和促进损伤器官修复的研究,并在动物实验中获得成功。1994年4月,付小兵登上在日本召开的第94届外科学术会议讲台,报告了这项全新的研究成果。国际权威专家评价:该成果“为人们从分子生物学领域促进受损内脏主动修复开辟了一条有希望的新途径”。

2001年9月,在英国卡的夫举行的第11届欧洲组织修复学术会议上,美国和欧洲等国家首次将内脏损伤修复列为大会议题,付小兵作为特邀科学家应邀在大会上报告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进展和最新成果,表明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走在世界前列。

编辑:记者部网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