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钢铁部队:陆军第42集团军纪实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张旭 赵利 骆宏望 编辑:姜可 发布时间:2015-02-04 17:39

陆战王者:中国陆军集团军之

—— 信息化战场“钢铁部队”

陆军第42集团军纪实

集团军某装甲团在陌生海域与海军组织两栖装备进行海上课目训练,锤炼部队两栖作战硬功。

陆军第42集团军是一支战功卓著、具有光荣历史的英雄部队,它曾披坚执锐、南征北战、浴血疆场,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崛起和振兴作出了突出贡献。部分前身先后参加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秋收起义、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平型关战斗、黄土岭战斗、百团大战、狼牙山战斗等;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开辟东北根据地斗争、东北大反攻、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安新战役、南下剿匪和进军西南,部分连队还参加了中原突围、进军大别山、淮海战役、太原战役、渡江作战等。先后参加战役战斗2178次,歼敌19.6万余人,解放(攻占)县以上城市118座,涌现出“大渡河连”“狼牙山连”“黄土岭功臣炮连”和全国战斗英雄杨海水、特等战斗英雄姜新良、李万余等英模单位和个人。

和平建设时期,集团军部队发扬优良传统,不断续写辉煌,不管形势任务如何发展变化,始终高举旗帜、听党指挥、履行使命,先后参加了抗美援朝、炮击金门、粤东沿海打击国民党军队窜扰活动、援越抗美、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等战役战斗;参加98抗洪、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支援奥运会、亚运会等非战争军事行动,有力支援了国家经济建设;圆满完成了战备执勤、军政训练和总部、军区组织的系列演习等重大演训任务,涌现出了“黄草岭英雄连”“能攻善守英雄营”“抗洪抢险突击营”和志愿军一级英雄貟宝山、战斗英雄黄纪石、吴志平,学习雷锋模范赵燕青、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宗道辉、矢志打赢模范连长刘珪等一大批英模单位和个人。

2012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临集团军部队视察,指出“历史上集团军部队是一支打不垮、拖不垮的钢铁部队”,这既是对集团军部队历史的肯定,又是对部队新发展的期盼和嘱托。

初夏时节,记者走进了陆军第42集团军部队。

战斗未打响,硝烟已弥漫——敢于较真碰硬是这支部队的鲜明个性

“一梯队的登陆行动,没有充分考虑到潮汐对航渡的影响,建议重新部署!”“×地域村庄密集、地域狭小,不适合开辟机降区域,建议进行调整!”“6类重点打击目标针对性都很强,但忽视了B海域的海底光缆,没能从根本上毁伤其通信枢纽,破袭其体系。”采访中,回忆去年一次演习交战开始前的作战会,集团军军长刘小午仍历历在目。当时,根据最新战场态势,提出决心调整建议后,指挥员们走到沙盘前,综合战场信息提出意见建议,展开激烈讨论。“把所有的问题解决在‘战斗’打响之前,作战会议就应该这样开!”刘军长告诉记者,一支能打胜仗的部队,必然有敢于揭底亮丑的勇气、求真务实的作风,以及啃硬骨头的冲劲。

战场无小事。这次会议上,陆航、两栖、特种部队等指挥员也通过视频系统,源源不断地传来意见建议。一条条作战建议,直奔主题、直击要害,直指作战方案的疏忽和漏洞。刘军长感慨道:“有的意见建议让我们直冒汗!”最终,综合各方意见建议,他及时调整了兵力部署等,对4个作战方向、6个作战编组和10余个作战群的兵力配置、作战时间和协同要点等,迅速定下决心。

同样是这次演习,另一条更惊爆的新闻,是集团军所属某团团长任征宇突然接到导演部命令:“抽调你部支援某部作战,立即机动至某地域!”

重新调整部署、指定先遣分队……任团长迅速通过一体化指挥平台,明确新的作战任务,调阅战场信息数据库,研判战场敌我态势,标绘新的行军路线图,指挥部队快速机动。他说:“这样的突发情况,今天已是第5回了。”

战场随时会变脸。正当参演部队万人千车朝预定“战场”进发时,导演部又临机给出了“颠覆性”的重大变化:“战场”转移至数百千米之外某地域。

面对这些猝不及防的命令,他们能随机应变,正是得益于平时苦练内功。

每年,集团军都要组织多次演习,紧贴作战任务,设置真实作战境况,构设逼真战场环境,使部队始终处于紧张的“打仗”状态,最大限度地摔打锤炼部队。

这次演习,导演部接连给出新情况:地面突击群右翼伤亡过大,进攻受阻;一架运输直升机遭敌击毁,需要重新选择机降地域……指挥方舱内,集团军指挥员从容应对,根据战场态势及时调整作战方案。

夜色深沉。隐蔽在山岳丛林间某师中军帐里,师长马启贤和指挥参谋人员征衣未解,面对全新的作战沙盘,紧锣密鼓研究新的作战方案。谁也不知道,明天“战场”上又将发生怎样的变数……

告别旧的羁绊,迎接新的生长点——敢于向传统“叫板”要战斗力

某日清晨5时,雾气未消。粤东地域某火车站内,数趟军列鸣响汽笛,驶出车站。

这次训练,与以往一辆列车装载“清一色”同类装备不同,集团军组织的铁路装载,完全按照作战需求进行“模块”组合。一辆辆列车的拖挂平板上,两栖坦克、高射炮、火箭破障车、防化洗消车等10余种装备“联袂”出征。

另一场演习中,黄昏时分,经过400余千米的左冲右突,某机步团“穿插英雄营”营长李红磊带领“合成营”按时抵达某海滨宿营地。跳下车,李红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路,“走”得实在艰险——如果不是自己的这个“合成营”兵种多、种类全,他们可能早就“败在路上”了。刚出营门,前方小桥就被“炸毁”,李红磊派出工兵小分队前出架设简易机械化桥;部队通过不久,前方又出现了数百米的染毒地段,李红磊又命令防化小分队展开洗消……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只能待在原地等上级支援。”李红磊说,“这次我们配属了侦察、防化、工兵和通信等多个兵种,在机动过程中可随时调配配属的力量,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遇到什么情况就处理什么情况,随机解决,随时解决。”

近年来,集团军不仅在兵力投送上实现了“模块”组合,更在作战上实现了立体多维。

两架武装直升机掠海飞行,从侧方位逼近战场,突然跃升后连发数枚空地导弹,精确命中“蓝军”雷达阵地。“红军”先遣战斗群10多辆新型突击车搭乘大型登陆舰,在空中战斗机群的掩护下,从海上向岸滩发起突击。工兵团火箭破障车前出破障,两条登陆通道被成功打开。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