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我问》

作者:刘丽群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2016-01-18 10:53

自胜者强

——品读王毅作品《我问》

解放军报社记者 刘丽群

《我问》,是王毅作品的第一卷。莫言在其序言中写道:“王毅通过自己独特的视角,没有因循守旧或落入窠臼地进行表达,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体验,用优雅且非常质朴直白的方式,令她的诗文闪烁一种独有的光泽和质地。”王毅的生命如诗,是因为她在追问中,把问号拉直变成了叹号,她的这种“柔弱胜刚强”,让笔者想到了“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问是最好的走近”,她走近了专家学者,也走近了歌者舞者,而无论是什么身份,透过她的思考,都让她走进历史,走近现实,而这“一问一世界”,就是她的视界。“目光有多远,就能走多远”,她的目光,锁定的是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因此,“上下求索”,她收获了丰厚的人生,因为她是站在巨人的肩上起高楼,视界开阔,胸襟开阔,道路也开阔,可以说,她“问”出了精彩的人生世界。

问题过于简单,就会浮浅肤浅;问题过于宽泛,就会不深不透;问题过于尖酸,就会刻薄苛刻。由此可见,看似简单的“问”,实则包含了采访的成败。为了问好,王毅是在不断地学习,也在不停地发问,胸中无点墨,腹中无丘壑,就无法让她获得“满意的答案”。何谓满意的回答?那就是切中要害。问,不是要问倒对方,而是要厘清思路,因此,王毅在“问”上下足了功夫,而功夫不负有心人,正是因为她的思路清晰,逻辑合理,问题适中,才有了她的《我问》问世。

“抓住了人来写,就抓住了关键”,这是莫言的思考,也是王毅创作的核心理念。她的头脑里有形形色色的人物,如何让这些人物个性鲜明,如何让这些个性鲜明的人物跃然纸上,这是一个关键点,也是一个难点,因为所谓的个性表达,更多的是对人物内心的参悟,换位思考,就显得尤为重要,但是,仅仅换位还不够,还要真正站在人物的角度,去梳理其成长的脉络,而能让讲述者敞开心扉,需要的不仅是真诚,还需要的是智慧,智慧就来源于知识储备,因为鸭子听雷,就会让受访者产生“鸡同鸭讲”的落寞,所以,良好的互动才是深究深问的前提。

抽丝剥茧式的追问之后,就是巧妇做有米之炊的环节了,如何取舍,如何架构,如何编排,考验的就是王毅的功力了;如何不落俗套,如何不人云亦云,如何推陈出新,检验的就是王毅的视角了。驾驭庞杂的素材,整理海量访谈,把人物定位在什么角度上,都需要王毅去把握,而把握不是断章取义,是依据事实的基础之上,还原出一个个性格迥异、职业各异的时代先锋和楷模,让他们不是一尊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活生生可以触摸到灵魂深处的人。

经过每一次采访,还能保持如初的热情与真诚,实属不易;经历岁月的沉淀与积累,还能保持工作的严谨与执着,实在难得。王毅的心,始终没有变,她怀揣一颗忐忑的心,走近每一位采访对象,她没有停歇追问的脚步,也没有停止渴望学习的心态,不断地问,不断地写,不断地重复这一工作,却做出了不重复的文章。学者有范儿,诗人有魂魄,舞者有灵气,歌者有深情,医生有大爱,在她的柔肩妙笔中,我们看到了各行各业的精彩,我们也感受到了她的良苦用心和专注。她把问号拉直了,也把拉直的问号变成了脚下的路,我们有理由相信,她能走得更远,因为脚比路长,所以,对于王毅而言,生命,就是问出来的精彩。

2015年12月16日于解放军报社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