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兵者》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刘丽群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2016-01-18 11:07

直抵人心

——品读王毅作品《兵者》

解放军报社记者 刘丽群


《兵者》,是王毅作品的第四卷。“像《兵者》里的‘英雄’‘礼赞’篇章用诗歌记录汶川大地震,对部队官兵最高的礼赞,尤其是那些参与过抗震救灾的官兵一定深有同感”,这是莫言在其序中写下的共鸣。“兵者如山”“兵者如水”,兵者开始跋涉,“冷峻与险境逼面而来,低头是满地疾驰的马蹄,抬眼是迎风猎猎的旗帜”,这是王毅眼里的兵者,她用诗歌的形式,讴歌这些铁骨铮铮的“兵者”。

“都说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要多,写诗和读诗的人都越来越少了。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遇到好的诗,写到心坎里,引起了共鸣,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看下去,在我看来,其实生活中并不缺读诗的人,缺的是能把诗写到人们心坎里的诗人。作家同样如此,需要真正了解读者的心理,才能真正走进其心里。王毅的诗创作于生活,寥寥数语,情感真挚充沛,容易引起共鸣”,莫言道出了诗人的尴尬,也写出了王毅诗歌的特色,她就是能“把诗写到人们心坎里的诗人”。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王毅写的“兵者”“大事”,都是用极简的语言来表达。军旅诗人刘立云说:“我是一名军人”“我希望我的诗歌发出剑的光芒”“在他看来,写诗的人和他的诗,就像怀剑的人和他的剑,这是一个事物的两种呈现;诗人钟情于他的诗,就像剑客钟情于他身怀的剑。剑怀得越深,越具有灵性,它会自己行走,自己在剑鞘里鸣嘤和颤动”,这一观点也正如军旅诗人简宁所说:“诗写出来之后,会自己走路,会自己生病,因为它们同人生活在世界上一样,也有自己的命运。不管别人怎么看。”王毅就是这样,执着地前行着。

“站在一个士兵的位置思考战争、思考人在战争中的命运,成了我无法回避的写作主题”,刘立云如是说,这也正是王毅追求的主题,因为他们同为军旅诗人,所以,“用诗歌来抒写和思考战争,比用其他文体更感到得心应手,显示出这种文体的难以替代的尖锐性和抚慰性”,军旅诗歌都是激昂向上的,正如王毅在《仰望党旗》中所写的:“她用肺腑的真诚仰望,用深情的崇敬仰望,仰望一个民族智慧的精华,仰望一个国家时空不朽真理。漫漫长夜时,她是慈祥的母亲,用一种叫信念的东西,照亮你的灵魂你的整个生命。”

王毅的诗歌,有大气磅礴的气势,也有心语低喃的婉转,她对于生命的意义和生存方式的探寻,让她的诗歌充满了生命的张力。她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诗歌的热潮再一次席卷并感染了中国,就在《汶川大地震中的诗歌救赎》一文中写道:“真情,为衰落的诗歌赋予了一种重生之力”“如果不能用心去写、去临摹、去关照这个世界,如果不能赋予人们精神上的牵引力,诗歌只能是书房中用于装饰的假花,空有美丽形态,而无任何实质内容,自然,也绝不会如同汶川大地震中广为流行的诗歌一样,让人们尚未读罢便泪流满面。”

“总有一种力量让你泪流满面”,这也是王毅的心声,她认为,“如果诗歌不能关照人类共同的命运,不能关照生命之潮的起起落落,不能关照我们身边发生着的日新月异的变化,那么诗歌又有何用呢?这也正如评论家谢有顺所言:如果文学都成了无关痛痒的窃窃私语,或者成了一种供人娱乐的肤浅读物,它不仅不探究存在的可能性,甚至拒绝说出任何一种有痛感的经验,这样的文学还有什么力量可言?”她在追问:“中国诗歌需要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这个力量又在哪儿呢?”这个力量,至少在她的内心深处,支撑着她走过军旅诗歌的瓶颈和困境。

2015年12月17日于解放军报社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