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娃随妈妈来到边防连 见到手机里的爸爸了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武元晋、王婧凌、殷鹏钊责任编辑:姜可
2018-02-07 16:22

军娃宋晨菲随妈妈来到清河口边防连——

见到手机里的爸爸了

█ 记者武元晋、中国国防报记者王婧凌、通讯员殷鹏钊

今年春节,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清河口边防连的军医宋晓宁是幸福的,妻子张小娟带着6岁的女儿宋晨菲年前来到连队,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在这阖家团圆的日子里相聚在连队。

“看,这是我送给你的春节礼物。”小晨菲把一个硬纸箱塞给爸爸,“这是一个微波炉,以后你天天都能用它热牛奶喝。”

纸箱很简陋,但小晨菲做的很用心,上面用彩笔画上了美丽的彩虹、笑脸、花朵,还有可以提起的把手、能够拉开的“微波炉门”。拉开“炉门”,里面放着两张小纸条,用稚嫩的笔迹写着“爸爸,你过得还好吗”“爸爸,我来看你了”。拿着这份特殊的礼物,宋晓宁紧紧地把女儿和妻子拥在怀中。

自从扎根连队16年的白发军医赵俊飞离开,宋晓宁接过这副担子已经9个年头了。尽管每年休假都能与家人团聚,但他却没有在家呆过一个完整的春节。老军医临走时给他留下一句话:“在这荒滩上只要有你在,兄弟们执勤巡逻时心里才踏实。”多年以后,等他对清河口的每一块黑石头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他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深意——在这方圆数百平方公里难觅人踪的“生命禁区”,军医对于连队官兵是何等重要。

“他呀,连队在他心里比天大。”说这话时,张小娟的话语里有埋怨、有委屈,但更多的是理解。她说,前年冬天,丈夫已经买好了过年回家的车票,可刚走出连队不远,就听说哨所一名战士肚子疼的厉害。宋晓宁二话没说跳下车,背起药箱往20公里外的哨所赶。“肾结石,需要解痉止痛和消炎处理。”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羸弱的身体和期待的眼神,宋军医悄悄撕了车票,一门心思留下来为战友处理伤情、护送他到医院治疗。

妻子说这话时,宋晓宁一直默默无语,他知道自己亏欠家人太多。这几年一家人聚少离多,小晨菲心中爸爸的形象就停留在了手机里。有一次宋晓宁休假回家,妈妈说要见到爸爸了,小晨菲的第一个动作不是去开门,而是冲到卧室去拿手机。

“小晨菲,喜欢你爸爸工作的地方吗?”听了记者的问题,扎着两条小辫的小晨菲忽闪着大眼睛,冒出一句话:“嗯,像到了月球上。”哈哈,一屋子人都被这稚嫩的话语逗得大笑,然而笑过之后,留在心底的却是难言的辛酸。小晨菲第一次来清河口是2013年11月,那时她还没满周岁。在从嘉峪关到连队的路上,一米一个坑,搭乘的矿山皮卡车5小时才走了100多公里。本来人就被颠得浑身散架,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凌晨四点多,车行驶到离连队还有七八十公里的地方,汽车钢板突然被颠断,更令人崩溃的是,车子的车窗也坏了,小晨菲被冻得哇哇直哭。

眼前的小晨菲搂着爸爸的脖子亲昵地玩耍,妈妈诉说的这段往事,在她的记忆里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爸爸,我饿了,你给我做红烧肉好不好?”因为感觉对不住家人,宋晓宁每次回去都特别想弥补一下,入伍前不会做饭的他,在连队跟着炊事班学了一身好手艺,蒸包子、炖烩菜样样拿手,每次回家就做给妻子和孩子吃。“走,吃饭去,爸爸今天下厨。”被爸爸抱在怀里的小晨菲心满意足,咯咯的乐了。

(军报记者额济纳2月9日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