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4563米,听排长讲故事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马三成责任编辑:曾礼明
2018-02-14 15:03

军报记者讯(记者马三成)2月中旬,记者来到海拔4563米的西藏军区边防某团一营四连。戴眼镜的排长胡盛轩,快人快语,说只有指导员和他两名干部在位。说有啥问他,让指导员少说点。

记者挺好奇,指导员病了?胡排长说,指导员代德鹏是病了。

去年9月14日,连队突击一项任务,指导员晕倒了,经送医被诊断为糖尿病,2次报病危,救治后控制了病情。经过休养,指导员于今年1月6日,又回到了连队。

连长武金多吉,18月没有休假;新任指导员,家属生孩子。尽管团里把他调整到了机关,但指导员代德鹏还是要求到老连队代职,让两个连队主官回家过年。

胡排长说,指导员每天自己打4针,还主持连队工作。即使体力活不能干,也要看着战士干;吃饭不能吃稀饭和面食,也要坐在一起,看着战士吃的咋样。指导员说,他要等新任指导员休假回来,把情况交接了,再去机关报到。也陪战士们再过一个春节。

这时,指导员代德鹏的眼圈红了。

胡排长说,四连官兵真是好兄弟。他深有体会。从国防科大毕业培训一年,他于2017年8月26日来到四连。落座半个小时,就到海拔5395米的哨位执勤。

开始几天,头晕胸闷,四肢无力。挖工事时,天冷土硬,他连拔草根都喘不上气来。七班班长彭绍玮,抡起?头,帮他干完了活。

他问彭班长多大了?彭班长说,还小才30岁。彭班长又问,排长多大了?胡盛轩说,24岁。彭班长讲,在高原边防,不论年龄大小,只要你不怕,啥事都没有。大不了一死,也是烈士,光荣!如果你前怕老虎后怕狼,啥事都干不成,只能当逃兵。

战士左亚豪,是胡排长敬佩的一个人。那是2017年9月26日,二班战士左亚豪,在巡逻途中不幸被滚石砸中头部,血流不止。当时,大家都让他赶紧下撤。可左亚豪说,死也不当逃兵!他让连队卫生员简单包扎了一下,坚持巡逻,从早上八九点到下午四点巡逻结束,他几乎变成了“血人”。

新战友为他悄悄地抹泪,他却若无其事的说,战场上伤员还打仗呢,我负点小伤,这算什么。巡逻结束,大家把他从受伤的地方,送到山下海拔4700米的营部卫生队,医生给他缝了好几针,还让他下山住院。可左亚豪扭头就回到了连队。

胡排长问左亚豪为啥不住院?左亚豪说,我又不是泥捏的,磕碰一下就住院,还咋打仗?老兵传下来的规矩:不怕死,才能守边防!

胡排长说,连队的故事多着呢。去年7月,连队在海拔5592米的点位执勤。那里没有路、坡太陡,在运送物资时,连里雇了老百姓的40多匹骡马。可是,驮着驮着,骡马就爬在坡上起不来了。老百姓用鞭子打,骡马也起不来。官兵们心疼骡马,劝老百姓不要再打落马了。彭班长说,我们自己背!

战士们背着生活物资,踉踉跄跄向山上走去。彭班长回头让老百姓回去。突然,他发现骡马“哭了”。也不知道是大风的刺激,还是牲畜很通人性,反正看见它们的眼角都湿了。

彭班长背起搭帐篷的铁架子,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点位。那一天,他背了8趟。有的战士累的躺在地上不想动了。彭班长说,党员不能倒!就这样,党员上路了,战士们也跟上了。

抬柴油发电机时,4个人一组,在斜坡上走,尤其在底下的两个人受力最大。彭班长在底下抬,一走小腿都陷在了泥里。一个来自广东的战士郑元锐说,他头痛欲裂,撑不住了。彭班长说,你就当自己上了战场,死也要与敌人同归于尽。郑元锐说,我试试。他硬是坚持下来了。

晚上下雪了,雪化了帐篷漏水,睡在上铺的被子经常是湿的。战士们就拿出来在石头上让风吹。他们外出搬运给养物资,或者巡逻什么的,衣服经常被打湿,他们就穿在身上,靠体温暖干。这样的生活过了几个月。

胡排长问彭班长,苦不苦?彭班长说,想想上甘岭,看看对面的敌人,你还觉得苦吗?

老班长的话,战友的故事,给了胡排长强大的力量。在接下来的执勤巡逻中,他也能豁的出去。

在海拔5700米的观察点位,风沙大,眼睛睁不开,一个劲流眼泪,流鼻子;天气冷,棉衣、绒衣、皮大衣,叠加一起还是冷,观察一会腿上就没有了知觉。但胡排长还是每天坚持观察8小时。回到帐篷,战友们用热水热气温暖他的手脚。

九班班长翟一凯,嘴唇发黑,全身发抖,还笑着说:“排长,坚持就是胜利!”

记者连连点头,但还是提醒:你是新排长,身体单薄,慢慢来。

胡排长不服气地捋起袖子说,别看我瘦,可浑身腱子肉!练出来了,爬山打仗不掉队! (本报拉萨2月13日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